金色梦乡

从上个月开始到现在,把堺雅人主演的李狗嗨,半泽直树和Dr.伦太郎 三部剧都看完了,中间还看了两部电影,偷钥匙的方法 和 金色梦乡。最喜欢的还是 金色梦乡,有点日剧式的温情和无厘头,跟好莱坞类似题材的电影完全不是一路,准备找原著小说来看看。

现在想想,或许是电影中背景音乐的缘故,让人在观看时并没有太过紧张的感觉——好莱坞电影就特别擅长用配乐来制造紧张感,让你停不下来。本身电影名字就来自于披头士的歌曲,披头士成员的相聚和分开也都与片中角色暗合。真正信赖的人之间,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彼此都有的那种默契吧,比如按电梯的手指,比如晴子去换电池,比如宅急送同事那句“够摇滚”,还有青柳母亲收到的那张字条“痴汉都去死”。无论是父母,朋友,那个被救的明星,还是刚刚认识的人,被逼到绝境的青柳所能依靠的只有他们的信任,所幸雅人叔也确实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永远都是那副连眼睛看起来都在笑的表情。

这样一个既内敛又阳光的人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虽然我是如假包换的直男。

当然,香川叔我也挺喜欢的,特别是 偷钥匙的方法 里面的那个角色。金色梦乡 里香川叔换了发型,忽然有些不太适应。

该写点什么

上个周末看了阿乙的《阳光猛烈,万物显形》,以及书中提到的神作,余华的《现实一种》。两位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家。研究生时候看了阿乙的《鸟,看见我了》,还与一位江西来的师兄交流了一番,书中所描写的案件就发生在他老家附近。

阿乙的小说给我的印象是阴郁、真实,仿佛在看一部波兰斯基的电影,有时候更像是科恩兄弟的风格,但再咂摸几下,又全都不同。对于县城和乡村人物的描写,经常会让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些对白和动作,仿佛就是身边人甚至自己做出的。

《阳光猛烈,万物显形》是本随笔集,既随意又克制。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写作的过程和可能性。有对某些事情的感悟,有小说创作时的不同草稿,有模仿电影创作的故事,还有对自己过往事件的回忆——当然你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虚构。或许对写作的不放弃才是他的最可宝贵之处,尽管这其中也饱含挣扎。

觉得自己应该开始动手写一些自己的东西了。虽然每周有好几千字,甚至近万字的翻译量,但想自己写点东西的时候,却感觉无从下笔。翻看几年前自己写的博文,写的电影观后感,仿佛并不是自己。最近几年的观影量突飞猛进,其中不乏好看又经典的电影和剧集,但动手记录下来的却很少——似乎也失去了感悟能力。

从现在开始就努力追回来吧。

有时候,当你把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利用起来,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的时候,反而忘记了思考的感觉。微博或许会记录一些,但是总浮于表面。刚刚看到阿乙的LOFTER页面,看到那句“人类比你想象的要傻上一百倍,特别是微博上的”,不禁哑然。

需要强迫自己静下来,花上若干时间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早上做梦,梦到获得了一种超能力,能听懂小狗的话。梦见和你看了场电影,什么电影忘记了,只记得看完后走过一群穿着黑色罩袍的观众,有点像《千与千寻》里的无脸男,但那些观众应该是女的吧。电影院出来后看到有人在卖油炸的面食,有点类似手撕面包,走过去想买点来吃,结果老板撕着撕着弄出来一盆绿色盆栽,中间绿色白色的叶子,周围有淡绿色垂须。这时候,才发现你不见了。于是,拿着盆栽往你家的方向走去。路上见到两只小狗说着要去兜风,结果真的看到它们哼着歌骑着辆电动车走了,消失在小路尽头。终于见到你,拥抱,接着就热醒了

the sense of immersion

“I just want to be happier,” I told him. I could hear both the selfindulgence
and the sloppy thinking in the demand. I needed to dial
back on the whine. Some years before, a friend and university colleague
asked, “Why can’t you just be happy?” I tried to answer her
honestly. Happiness was not something I aspired to. I had a good
man, a good job, and a dog who was trying to be good—and I was left
wanting more. I wanted to be challenged and engaged, to fire on all six
cylinders. I wanted to do something that made me lose track of time.
I wanted to push my limits.

——“what the dog knows”

多天前看到的这段话,前天又找出来思考了一下。昨晚上看了《爆裂鼓手》,于是又想到了。多年以前,有位老哥曾跟我说过,要找一件能让你沉浸的事情来做。我找了找,似乎翻译这件事可以算,但好像又不能算。这是一项安静的工作,不像敲架子鼓那样噼里啪啦,再来段时高时低的爵士乐伴奏。没有那么多激情,只有每月打入银行卡的稿费,以及科普杂志上的一篇篇不知道有没有人细看的文章——当然还有网站上的那些,只是更不会有人细看了。

那么,什么事情才能让我沉浸其中呢?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生活将会如何?好好想想吧。

昔时站已没

上午闲来无事(其实是偷懒),一边听音乐,一边更新了几篇博文,主要是之前翻的几篇比较有内容的长文。

很久没有写个人的东西了,一方面是每天对着电脑,或者忙于工作,或者翻译,闲下来的时候就不再想写点什么了;另一方面感觉生活其实也没太多可以记述的,或者是因为自己的语感下降太多吧,总觉得词不达意。

也算是憾事一件。

打开早期在博客大巴的博客,发现上面的许多链接已经失效,有的是站点关闭,有的是无法打开,也有的已经好多年没有更新。现在还写博客的真是珍稀动物了。

清明

总是让自己保持忙碌的状态

眼睛停不下来

耳朵停不下来

意识停不下来

仿佛停下来就会被某种黑暗的东西淹没

如同放在被抽空的玻璃罩里的闹钟

无论怎样敲打

都听不到任何声音

长假结束

长假之后,上班总感觉有一些困顿。
七天时间,大部分时间都宅着做电影狂魔,偶尔出去踩踩单车,唯一的亮点是第一天去了华南植物园。南非帝王花展比想象的规模小些,但花的美丽依然足够惊艳。感谢陈浩南童鞋提供的两张门票,免费转了一圈向往已久的温室。从热带到极地,从高山到沙漠,不同的生境造就了各种奇妙的植被。如此有趣的地方还会再去。

(手机流图略渣,下次至少得带个微单过去)

用手机听完了《平凡的世界》、《四世同堂》和《尸语者》。不得不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制作(前二者)实在精良,发音清晰,感情充沛,比现在的许多有声书都好很多。昨天打开《三体》听了一会,完全没法接受那般生硬的语气和节奏,幸而早已看过实体书。

本篇部分文字为手机输入,以后睡觉前用手机在这里写写日记好了。

 

春分

转眼又过去好几天,世界各地又发生了好多事情。台湾的学生折腾不止,马航的飞机还没找到(马来官方说已经坠毁南印度洋),里瓦尔多宣布退役……

周六去见了个老同学,在迪卡侬又买了一辆山地车,跟原先的那部很像——毕竟都是最便宜的那款,加上配件最后不到一千。买单时卡里面的钱不够,只能刷一部分,另一部分用现金付,让后面的哥们等得小不耐烦。买完车从东圃骑了回来,路线其实并不复杂,但还是用了两个多小时。许久没骑车,屁股到今天还有点痛,不过还好没有影响到周日的踢球。

昨日踢完球,去看了场广州对长春的中超。原本以为会是场大胜,没想最后竟一比三告负。难得……

周六晚的英超着实火爆,进球和世界波好多,红魔也赢球了。这周中打曼城,凶多吉少,但求打出点气势……

每日回顾之0317~0319

周一因为前一晚的球赛而倍感郁闷。球队被打得魔性全无,梦剧场的堕落啊……明天凌晨还有场欧冠比赛,还是看一下吧……

感谢沈万九兄的套票,昨晚去看了人生第二场亚冠比赛。尽管中间出现了小插曲,但最后广州恒大还是有惊无险地拿下了比赛。进球时的欢呼声震耳欲聋,令人久久不能平静。

亚冠的气氛还是比中超好很多啊!

工作上乏善可陈,报账也都没动静,郁闷….

昨天订了4月1日回家的动车票,清明节回家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