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境艰难的亚洲鳄鱼家族

从鲨与鳄之城说起

自古以来,我国与南洋诸多国家就通过海运进行通商交流。其中,印度尼西亚群岛很早就成为重要的贸易地区。在爪哇岛的东北部坐落着印度尼西亚的第二大城市——泗水。泗水很早就成为爪哇的主要贸易港口,如今也是印尼的第二大海港。早在千年以前,就有商船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的广州出发,漂洋过海到达泗水,明代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也曾在此短暂逗留。

在印尼语中,泗水意为“鲨与鳄之城”。相传曾有一位国王在此目睹了大白鲨和大鳄鱼的搏斗,该城因此得名。如今,鲨鱼和鳄鱼已经成为泗水城的标志。

_MG_6866.JPG

泗水市区动物园门前的雕塑

 

鲨鱼和鳄鱼都是令人着迷而又望而生畏的动物,但相比之下,鳄鱼与人类的关系要密切得多。从古至今有关鳄鱼伤人的记载也比较多。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鳄鱼外形丑陋,避之唯恐不及,然而它们在许多文化中都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古埃及人认为鳄鱼是一种神兽,而鳄鱼之神“索贝克”是法老的守卫者。在我国,鳄鱼甚至可能催生了龙的传说。今天,从热带到亚热带的河川、湖泊和海岸中生存着24种鳄鱼。它们有的体形庞大,性情凶猛;有的性情温和,行踪隐秘。

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国家也有鳄鱼分布,从中国到马来西亚,从泰国到印度,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其中一些正受到来自人类活动的严重威胁,处境十分艰难。

龙的原型与扬子鳄

龙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瑞兽,也是几千年传统文化里的重要符号。传说中的龙的原型主要有三类爬行动物:鳄鱼、蛇和蜥蜴。龙的身躯和花纹可能源自蛇,头、角、鳞和爪可能就源自鳄鱼。

事实上,鳄鱼在我国古代并不少见。许多典籍中都有“畜龙”的记载,意思就是养鳄鱼。用鳄鱼皮制成的鼓称为“鼍(音:túo)鼓”。在从新石器文化到商、周的遗址中,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鳄鱼形象的纹饰和物件。山西省博物院收藏有一个商代的青铜器——龙形觥,上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鼍纹”,即鳄鱼纹。商代青铜器上有鳄鱼纹的仅此一物。

龙形觥

 

人们更熟悉的是鼍的另一个名字——扬子鳄(Alligator sinensis)。作为中国特有的一种鳄鱼,扬子鳄又被称为“猪婆龙”。虽然被称为“龙”,但扬子鳄其实是世界上体形最小的鳄鱼。据考证,我国古语中提到的“鳄”指的是更大型的鳄鱼(如马来鳄或湾鳄),而扬子鳄体型较小,多称为“鼍”。

目前世界上已知24种鳄鱼,分属于短吻鳄科、鳄科和长吻鳄科。扬子鳄属短吻鳄,因此又被称为“中国短吻鳄”,与分布在美国东南部的密河鳄(又称“美国短吻鳄”)外形类似,但体形要小很多。成年扬子鳄长约1.5米,很少超过2.1米。有的体重能达到38千克,但大部分在23千克以下。相比之下,成年雄性密河鳄的体长能达到3.4~5米,体重可达450~600千克。除了体形差别巨大之外,扬子鳄和密河鳄还有一些细微的差异。扬子鳄的头部相对更粗壮,吻部略微上翘,全身包括眼睑和腹部都覆盖着称为皮内成骨的骨板;而密河鳄的眼睑和腹部则没有骨板。

扬子鳄

扬子鳄生活的洞穴入口

 

在现存的8个短吻鳄科物种中,扬子鳄是唯一分布在美洲以外的种。从考古发现和文献资料看,扬子鳄曾经广泛分布在长江中下游的大型湖泊和湿地中,也在黄河流域出现过。目前,扬子鳄主要分布在安徽、浙江和江苏的少数地区,野生数量可能不足200条。

扬子鳄多栖息在流速较缓的淡水区域,包括溪流、湖泊和沼泽等环境。它们擅长挖洞筑穴,能挖出结构复杂的“地下迷宫”,地宫里有众多的“房间”、出口和水潭。这些迷宫般的洞穴帮助扬子鳄度过了严酷的冰期以及后来每年一度的寒冷冬天。

几千年来,扬子鳄生活的许多区域被开垦成了农田,它们也遭到大量捕杀。目前,扬子鳄是我国一级保护动物,被列入CITES附录I,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中为极危级别。为了拯救这种我国特有的珍稀动物,我国在安徽宣城建立了扬子鳄自然保护区和繁殖研究中心,专门进行野外保护和人工养殖,如今已经可以人工繁殖扬子鳄了。

韩愈《鳄鱼文》与湾鳄

如今,在我国境内生活的鳄鱼只有扬子鳄一种,但在历史上,我国可能存在过三种鳄鱼。据考证,古时扬子鳄分布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马来鳄(Tomistoma schlegelii)分布在珠江流域;而湾鳄(Crocodilus porosus)分布在海南岛及北部湾附近,在珠江三角洲和韩江流域(是广东省除珠江流域外的第二大流域)也可能出现过。

湾鳄是鳄科中体形最大的一种,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现生爬行动物,成年雄性的体长为3.5~6米,体重可达300~400千克,最大的超过1 000千克。在鳄鱼家族中,湾鳄是唯一的颈背没有大鳞片的鳄鱼,因此它们又被称为“裸颈鳄”。湾鳄主要生活在近海的河口,既能在淡水中活动,也能游到海里,因而又被称为“河口鳄”或“咸水鳄”。

湾鳄

 

汉代的历史文献中有关于华南地区有鳄鱼的记录,但最引人注意的是唐代韩愈的《鳄鱼文》。这篇散文常被人认为是一篇祭文或檄文,因此又被称为《祭鳄鱼文》或《驱鳄鱼文》。当时,韩愈被贬至尚属蛮荒之地的岭南地区(相当于现在广东、广西全境,以及湖南、江西等省的部分地区)担任潮州刺史,上任后他了解到鳄鱼是当地的最大祸患,威胁着家畜和百姓的安全。为此,韩愈作《鳄鱼文》,限鳄鱼三日内迁往南海,否则将“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据史料记载,后来鳄鱼向西迁徙六十里,不再为害潮州,而这也成为韩愈治理潮州的一大政绩,至今还被当地民众传颂。

不过,韩愈当年的功绩很可能只是一场巧合。据史料记载,潮州的鳄鱼“体大如船”,生长在有潮水的河口区域,并且性情凶猛、能吃人畜,因此韩愈所驱赶的鳄鱼应该就是营半咸水生活的湾鳄。

在现存的鳄鱼中,湾鳄是唯一的半咸水生存种类,分布范围最广,从东印度洋到西南太平洋沿岸都有分布。湾鳄对气温变化更为敏感,温度的微小变化就可能导致它们种群分布的位置出现很大变化。此外,根据古气象学的研究,在韩愈被贬谪的公元819年前后,我国华南地区的气温一直低于平均水平,而在韩愈作祭文后不久,一场连续数日的暴雨使气温变得更低,湾鳄种群因此迁徙至更温暖的西南方。

鳄鱼在韩江流域的活动并未就此终结,宋代时潮州当地也有杀鳄记录,直到明代还有采用生石灰毒杀等方法灭杀鳄鱼的记载,此后则再也没有鳄鱼在韩江为害的记录了。可见,在明代初年之后,韩江的鳄鱼种群很可能已灭绝。

现在亚洲地区的大型鳄鱼(包括湾鳄、马来鳄、恒河鳄等)主要分布在印度、孟加拉国、东南亚到澳大利亚北部的热带范围内,与历史上的分布范围相比已经大为收缩。在珠江三角洲还出土过许多鳄鱼遗骸,推算其生存时间为2500~5 000年前。一开始,研究人员通过生态环境和形态记述推论,认为这些鳄鱼骸骨属于湾鳄,但后来经过仔细鉴定,发现它们其实是马来鳄。因此,目前有确实证据的在我国华南地区存在过的大型鳄类只有马来鳄一种,湾鳄存在的可能性也很大,但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身长嘴长的恒河鳄和马来鳄

恒河鳄(Gavialis gangeticus)和马来鳄同属长吻鳄科,而且是该科下面仅存的两种。顾名思义,这两种鳄鱼都具有狭长的吻部,十分适合捕食鱼类,因此长吻鳄科又被称为“食鱼鳄科”。恒河鳄是世界上现存最长的鳄鱼种类之一,体长上限能达到6.25米,平均值为3.5~4.5米。

恒河鳄

 

恒河鳄曾经广泛分布于南亚次大陆的所有主要河流系统中,从东边的伊洛瓦底江到西边的印度河,但如今它们的分布范围只剩下历史水平的2%,主要在印度河、恒河、马哈拉迪河及布拉马普拉河这4条河中。孟加拉国曾经也有恒河鳄分布,但现在已经灭绝。

有趣的是,恒河鳄的吻部末端呈现独特的圆形突起,很像印地语中被称为“ghara”的一种陶罐,恒河鳄的英文名“gharial”正来源于此。由于人类的捕杀和栖息地被破坏,恒河鳄的数量急剧减少,目前已被列为极危物种。尼泊尔和印度正在推动保护鳄鱼的计划,恒河鳄的种群数量有所回升。

马来鳄体形比恒河鳄略小一些,吻部末端没有圆形突起,而且在靠近头部的一侧相对较宽,因此比起恒河鳄来更像是鳄科的种类。然而,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的研究表明,马来鳄是恒河鳄亲缘关系最近的物种,属于旁系群(又称姐妹群)。

马来鳄

 

马来鳄是一种淡水鳄,又称马来长吻鳄,体长3~4米,主要分布在东南亚的马来西亚、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泰国和新加坡曾经有分布,但现在已经灭绝。马来鳄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易危物种,据估计全球成年个体数量不足2 500只。

马来鳄具有现存鳄鱼种类中最大的颅骨,这毫无疑问得归功于它们吻部的惊人长度。在全世界博物馆中收藏的8件最长的鳄鱼颅骨标本中,有6件是马来鳄。现存最长的马来鳄颅骨(也是最长的鳄鱼颅骨)收藏于大英博物馆,长度为84厘米,该标本的下颌骨长度更是达到惊人的104厘米。

历史上,马来鳄的栖息地包括河流、沼泽和湖泊等环境,而现在几乎只能在泥炭沼泽和低地沼泽森林中见到它们。由于捕猎、伐木、森林大火以及农业开发等因素,马来鳄的分布范围已经大为缩减。

神秘且濒危的暹罗鳄

与马来鳄相比,东南亚另一种鳄鱼——暹罗鳄(Crocodylus siamensis)——就显得神秘得多。暹罗鳄是最濒危的鳄鱼种类之一,1992年甚至有报告称暹罗鳄实质上已经在野外灭绝。1996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将暹罗鳄列为极危级别,目前依然是这样。从2000年开始的野外调查发现,暹罗鳄还保留着一些野生种群,但规模很小,分布十分零碎。

暹罗鳄

 

暹罗鳄历史上出现在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现存种群主要零散分布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泰国和越南。有研究人员认为,越南的暹罗鳄野生种群很可能已经消失。目前越南正在进行重新引入暹罗鳄的项目,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过去十年来,科学家虽然获得了一些新的生态学信息,但暹罗鳄依然蒙着神秘的面纱,很多情况仍不为人知。暹罗鳄数量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20世纪中期的鳄鱼皮贸易导致大量鳄鱼被捕杀;二是20世纪末期,东南亚的鳄鱼农场从业者捕捉野外的鳄鱼进行饲养。2010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东南亚的商业养鳄场里养着超过70万条暹罗鳄。

暹罗鳄通常分布在低地(海拔50~200米)的淡水栖息地中,包括流速较缓的河流、湖泊、季节性河迹湖(又称牛轭湖、马蹄湖,是由于河流变迁或改道,曲形河道截弯取直后留下的旧河道形成的湖泊)、沼泽和湿地等。也有研究人员在柬埔寨列文地区(Veal Veng)的湿地(海拔560米)和塔泰河上游(海拔730米)等海拔较高的地方发现过它们的踪迹。在雨季,暹罗鳄会分散在洪水泛滥的区域。

暹罗鳄是中等体形的鳄鱼,大部分个体的长度在3.5米以下。对暹罗鳄的繁殖行为研究很少,到目前为止只有几十次关于其野生个体筑巢的记录。在柬埔寨、老挝和泰国,人们观察到的野生暹罗鳄巢主要建在漂浮的草垫上或筑于河边、湖边。观察到的野生暹罗鳄通常在旱季末期或雨季时筑巢,对筑巢地点有一定的忠诚度。它们一窝能产11~26枚卵,而圈养个体能产6~50枚卵。经过70—80天的孵化,小鳄鱼在雨季破壳而出。暹罗鳄的猎物范围很广,包括各种无脊椎动物、蛙类、爬行类、鸟类和哺乳动物等,有时也吃腐肉。

暹罗鳄是名副其实的极危动物。科学家估计,过去75年来(以每个暹罗鳄世代25年计,相当于3代),全世界的暹罗鳄数量下降了80%以上。目前,暹罗鳄的生存受到了严重威胁:鳄鱼蛋被人们采集、幼年和成年鳄鱼遭到捕捉、栖息地丧失、捕鱼设备的误捕等等,小规模野外种群本身也十分脆弱。如果不加以保护,这种鳄鱼的种群数量将继续下降,直到有一天彻底消失。

其他种类的濒危鳄鱼

在亚洲的鳄鱼家族中,还有另外三个成员:新几内亚鳄(Crocodylus novaeguineae)、菲律宾鳄(Crocodylus mindorensis)和沼泽鳄(Crocodylus palustris)。新几内亚鳄是小型鳄鱼,主要分布在东南亚的新几内亚、苏拉群岛及菲律宾,外形与暹罗鳄接近。菲律宾鳄只分布于菲律宾,曾经被认为是新几内亚鳄的亚种,体形也较为细小。沼泽鳄分布在南亚,有两个亚种:指名亚种和锡兰亚种。指名亚种分布范围和恒河鳄类似,但在伊朗东南部和巴基斯坦都有分布;锡兰亚种则分布在斯里兰卡的平原和低洼沼泽。

这些鳄鱼的处境各不相同。菲律宾鳄和扬子鳄、暹罗鳄一样被列为极危级别,沼泽鳄和马来鳄是易危级别,而新几内亚鳄又与湾鳄一样被列为无危级别。作为曾经与恐龙一同漫步在地球上的动物,鳄鱼无疑拥有着迷人的魅力(当然,也有不少体型非常庞大的鳄鱼物种随恐龙一起灭绝了)。它们有着灵敏的感觉器官、细致的育幼行为,还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学习能力。在坚硬的铠甲之下,鳄鱼家族还有许多奥秘值得我们探索。

过去几千年里,鳄鱼曾遭到人类的无情捕杀,许多栖息地因人为破坏也变得支离破碎。希望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仍然可以在野外见到它们,而不只是在养殖场或动物园中饲养和利用它们。

 

本文发表于2018年1月《大自然》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