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中走过珠海

 

 

告别钉子户的生活,跟老麦来到珠海,来到这个脑海中依然清晰明净的所在。告别了广州的喧嚣,告别了网络,告别了bbs上面无穷无尽而又极其无聊的话题,只轻轻地走过珠海,向当年的青葱岁月告别一下。

时不时的雷阵雨,好像一直都没有停过的绵绵细雨,冷冷的风,有点凉,但又不至于太冻。跟师弟借了辆单车,一个人惬意地在校园里晃悠。隐湖的水变黄了,荷花已经凋谢,荷叶已经干枯,南校的东湖荷花开的正欢,这里竟一片萧条,难道珠海的夏天走的特别快?逸仙大道的榕树长大了,郁郁葱葱,从教学楼看过去已经开始有了南校的feel。荔园到榕园中间的小山上出现滑坡,下雨的季节,这好像也是常有的事。沕水依然迷人,后山云遮雾绕,山脚下无拉拉多了个高尔夫球场,路过,没进去。游泳馆前面那些桃树已经不在了,当年我们在的时候,好像就已经不行了。跟老麦争论那个养白鸽的小屋子什么时候拆的,呵呵,争赢了又怎么样,反正都已经不在了。荔园后面又建了好几栋宿舍楼,听说又要多一个海洋学院了,sigh,综合性大学不是这么扩出来的……

去泡图书馆吧,怀念那时候一整天看完一大叠杂志的时光。上了九楼,现在已经不用再把书包放一边了。翻了半本《鹿鼎记》,发现自己已经看不下这些消遣的书了——或者说不能一口气看他一天了。收拾书包,下了八楼。好像都没怎么更新的样子。找到两本好书,《乳房的历史》&《布罗卡哪里去了?》。前一本似乎露骨了点,其实这是一本关于乳房的文化史,作者是美国女学者玛莉莲·亚隆(Marilyn Yalom)。书中列举了大量的史料,从古典雕塑、广告招贴、电影海报、绘画艺术等等方面,让人得以一窥乳房文化史的变迁。  另外一本《布罗卡哪里去了?》,作者美国人沃克,他一方面从牛顿的经典力学,广义相对论,光的波粒二象性,再到量子物理,“一路走来,并以贝尔定理中所提到的‘一个粒子将会对另一个粒子的行为瞬间产生影响’为起点,探究大脑中复杂的“电子隧道”现象,因此揭示了意识的本质,并触及心灵,以及意志的力量。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的是沃克对已逝爱人的追思一直不断地贯穿在他的物理学历史中,这种想念是自然而然的,随时随地的,就在你思考光的干涉等问题时候,眼前突然就会出现她的笑容——意识是什么,实相(reality)是什么,实在捉摸不透。 其实这本书对我们这些学生物的还不会太艰深,绝对是值得一看的好书。

两本书都没看完,算了,以后买来看吧。出门口的时候,天降大雨。走过去借伞,突然想起卡已经借不了任何东西了,呵呵,等下再走吧。

吃饭的时候,习惯地走去荔园。多了许多书画,似乎也有了所谓的文化气息。久违的煲仔菜,已经从当年的四块涨到六块,那时候生科四条A还经常晚上八点钟时才下来吃饭,就吃这煲仔菜。路过球场的时候,看见几个人在踢球,仿佛也有自己的影子。

没有去走翰林山的两百多级台阶,没有上教学楼顶散步,一切都是这么的安静,平常。

0

烟雨中走过珠海》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