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N天前,盼了许久的补贴终于到手,马上到当当上买了两本书:《带一本书去巴黎》和《西班牙旅行笔记》。很早之前就想看的书,买来之后却放了好些日子,直到最近某个早上上厕所才拿起来,好书两枚。都是图文并茂,《西班牙旅行笔记》比较厚,

其实我不算一个很喜欢出游的人,很多时候,我都只想一个人宅在房间里,看看书,写写blog,看看电影,下下视频,从这个网站链接到那个网站,甚至干脆什么都不干,就在那听一下午的mp3。但宅久必疯,有时间的话到处走走还是很有益处的。有一段时间,我很喜欢晚上十点多,戴上耳机,一边有的没的地听着《傲慢与偏见》,一边绕着校道一遍遍地走。黄黄亮亮的路灯照在光滑的树枝上,偶尔还有阵阵隐约的玉兰花香,竟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说回那两本书。不像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高三的班主任曾送了一本《文化苦旅》给我,后来断断续续看了两三遍。那时候还颇以为,旅行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需要做许多功课,仔细地看各个标志牌,听讲解,巴不得把那些知识都装进脑袋里。这才能确确实实算得上是“苦旅”。可惜真正能做到这般的人实在不多,能静下心来看几本《文化苦旅》的人也很少。旅游嘛,本来就是出来放松和休闲,拍拍照录录影,大家喊声“茄子”就可以了,那么多字看着都累。

不过,翻着《带一本书去巴黎》,发黄的图片和娓娓道来的文字,却让我内心陡然生出向往的感觉。街道、教堂、城堡不再是冷冰冰的石头建筑,而是活生生的、可以触摸到的历史和文化。这让我想起亚当·沙维奇(Adam Savage),探索频道“流言终结者”节目的主持人,他的爱好就是探究那些使他着迷的东西及其背后的故事。不是每个人都像沙维奇这么精力旺盛,但偶尔尝试一下一种“带本书去某某”的旅行方式,说不定也会有另一番收获。

于是有一天,我就拿起一本也是买了许久却还未看过的书,坐上火车往东北去了。

带的是那本凯鲁亚克的《在路上》。真正促使我买下这本书的,是《学习的艺术》里的一段话:

“在奥地利的那天午夜,我看完了《在路上》。一辆破旧的火车吱嘎吱嘎地驶入黑暗之中,雨水重重地拍打着车厢。一个醉汉打着呼噜,掺杂着隔壁小房间里吉普赛小孩的欢声笑语。我当时的情绪状态很奇特。我刚刚输了比赛,输了爱情,而且我已经六天没睡觉了,但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有精神。”

跟林达不同,他去巴黎带的是一本雨果的《九三年》,一边旅行一边回眸那个“革命”的法国。我,带着一本描写垮掉的一代——还是美国的——精神状态的小说,出发去鞍山找一位中学同学……纯粹消遣而已。

后来的事实证明,带一本这样的小说上火车是多么不明智的做法。十几个小时的硬座是很痛苦的,我又是那种想睡不能就睡的人,拿着本《在路上》,看得我双目模糊,时不时得放下来,瞥一瞥斜对面的mm来提神。翻完半本,已然不记得前面讲的什么东西了,完全没有维茨金在奥地利时体验到的感觉……看来还是应该带一本《鬼吹灯》之流的书……

到鞍山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多。出了火车站便到了一个建筑工地,低头一地的黄土,抬头是灰灰的天空,果然是重工业城市啊。老同学带了对象来接我,吃过早饭,便拉着爬千山去。大概七八个小时吧,一个山头接着一个山头,爬到最后的“五佛顶”,瞻仰了五尊不大像古迹的石佛像,其时脚底已经快有当年50公里徒步的感觉了。

走得很匆忙,似乎我心里也觉得这些山景大同小异,无甚特色。而山间的寺庙,供的是佛,旁边的殿里便是关老爷,为你点香的却是道士装扮。中国式的宗教氛围,儒释道一家早已见怪不怪。千山一行中最好玩的还是“百鸟园”,或许是因为本科专业的缘故?看到最喜欢的两种小鸟,红嘴相思和虎皮鹦鹉。赶紧短信Renee说,我看到你家集集了!

算是这段旅行中比较有意义的一个片段。

接下来就去了沈阳。很意外地在一个公交站发现了站牌边还钉着几块金属板,印着点状的盲文。算是第二个比较有意义的片段。

后来去东北大学,遇到两位故乡的朋友。诏安话好久没说得那么顺口,发现雪花原生原来也这么爽口。客串了一回毕业生,在餐馆里排队上厕所的时候,旁边一哥们过来握着我的手说,“哥们,也是毕业的吧。我四川的,连续第三天了……”……这两天也喝了好多酒,莫的在北京这一年,好似上了一年大五一样,到了现在离校回所,还有种当年回迁,去年毕业的感觉。

酒醒之后,去沈阳世博园玩了一天,继续徒步。虽然《在路上》没看完,身体却是一直在路上。很喜欢里面的一个开满鲜花的木头火车。

没有看到杜鹃,没有看到樱花,满目都是绿色,到处都是阳光的味道……

有点讨厌酒精了。

0

旅行的意义》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