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七鳃鳗

包括人类在内的脊椎动物,都是从类似七鳃鳗的原始鱼类演化而来。七鳃鳗没有上下颌,大部分种类以吸食其他鱼类的血液为生,它们可能还害死了一位国王。图为泼氏七鳃鳗(学名:Lampetra planeri)的幼鱼。

七鳃鳗(学名:Lampetra fluviatilis)的圆形口盘

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据称非常喜欢吃七鳃鳗

海七鳃鳗(学名:Petromyzon marinus)

雄性和雌性七鳃鳗正准备交配

幼年的泼氏七鳃鳗

吸食金鮻(学名:Liza aurata)血液的海七鳃鳗

聚集在溪流底部的泼氏七鳃鳗

泼氏七鳃鳗

 

古老七鳃鳗并不可怕:携带人类最初起源线索

    包括人类在内的脊椎动物,都是从类似七鳃鳗的原始鱼类演化而来。七鳃鳗没有上下颌,大部分种类以吸食其他鱼类的血液为生,它们可能还害死了一位国王。

  在“性手枪”乐队(Sex Pistols)高喊“无政府主义在英国”之前约840年(1135年),这个国家的一位大块头人物遇到了真正的麻烦。一场王室继承危机引发了接下来将近20年的内战,在英格兰和诺曼底——当时受英国王室统治——也同时爆发了叛乱。不过,引发这些动乱的不是被剥夺公民权的年轻人,而是一盘鱼。

  据记载,英格兰国王亨利一世没有死于战场,也不是平静地死于自然原因,而是因贪食七鳃鳗而死。在他去世之后,许多人开始为争夺权力展开战争。然而,根据英国杜伦大学历史学家贾尔斯·加斯珀(Giles Gasper)的研究,这个故事几乎可以肯定是伪造的。在有关亨利一世死亡原因的记载中,唯一提到七鳃鳗的是一位12世纪的历史学家,而他对这位国王毫无好感。无论如何,多年以来许多人已经从这个故事中了解到,过于贪食七鳃鳗是很危险的。

  亨利一世的故事显然没有吓退后来的许多国王。在他的后继者中,仍然有许多七鳃鳗的忠实爱好者,而七鳃鳗在千百年来也一直被视为一种王室食物。这在今天听起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特别是考虑到它们令人恐惧的外形,可能世界很多地方的人们都会敬而远之。

  另一个令人感觉意外的是,科学家对七鳃鳗也有着很高的评价。生态学家称,七鳃鳗能保持河流的健康。医学研究者认为七鳃鳗具有一种神奇的自愈能力,即使它们受到了严重的神经损伤,这种能力或许能帮助人类治疗脊柱伤病。

  最后,演化生物学家发现,七鳃鳗在生命历史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它们是动物界中最早出现的脊索动物类群之一,因此在它们身上携带着有关人类最初起源的重要线索。七鳃鳗的外形有点像鳗鱼。它们的身体细长、柔软,眼睛、嘴巴和鳃在身体一端,尾巴在另一端。

  不过,正是失去的东西才使它们变得与众不同。与其他一些原始鱼类一样,七鳃鳗没有硬骨:它们的骨骼是软骨。它们也缺少一些重要的鳍,包括一对胸鳍和一对腹鳍,而在其他鱼类身上,正是胸鳍和腹鳍演化成了陆地动物的四肢。

  最引人注目的是,七鳃鳗没有上、下颌。它们的嘴巴是一个一直张开的口盘,布满了令人恐惧的牙齿。许多种类的七鳃鳗会咬住其他鱼类的身体,刮掉鳞片和皮肤,吸食它们的血液。“当你看到七鳃鳗的图片时,往往会看到一个扁平的、布满牙齿的口盘,”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约翰·休姆(John Hume)说,“有些人会对它们有一种病态的着迷,因为它们是吸血的寄生动物。”

  丝毫不令人惊讶的是,七鳃鳗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恐怖电影——2014年的《血湖》(Blood Lake)。即使是古罗马人,在看到七鳃鳗时也带着一定的恐惧。根据记载,一位名为波尼奥(Vedius Pollio)的演说家曾经养了一大池塘的杀人七鳃鳗,并时不时将奴隶扔到池中。对此约翰·休姆表示,这个故事“很可能就是一派胡言”。

  七鳃鳗确实很容易被人们误解。休姆称,在紧咬住其他动物的时候,很难将它们移开,但它们也很少会导致流血。他说:“有些人认为七鳃鳗长着剃刀般锋利的牙齿,但其实它们没有。”

  七鳃鳗吓人的尖牙其实是朝后的,只用来帮助它们固定在目标表面。真正能刮掉鱼类鳞片的是七鳃鳗的舌头,上面具有细小的锋利角质结构,而这些结构也不足以对人体皮肤产生严重的伤害。七鳃鳗所缺少的特征,特别是上、下颌,使它们在今天的动物界中成为异类。不过,数亿年之前,七鳃鳗的形态才是主流。最早的脊椎动物都没有上、下颌,并且数量繁盛。这些“无颌总纲”(agnathans)的动物现在几乎都已经灭绝,只有七鳃鳗和另一类称为盲鳗的无颌类,为我们提供了研究最早期脊椎动物起源的线索。

  在非常长的时间里,这些原始鱼类的形态一直没什么变化。3.6亿年前的七鳃鳗化石与今天的物种相比,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七鳃鳗曾经是我们的祖先。七鳃鳗和盲鳗的共同祖先,无论其外形如何,都在更早的时候,或许是5亿年前就与我们的远古祖先分道扬镳了。

  也就是说,在谈论人类的演化历史时,七鳃鳗有点类似今天的黑猩猩。这两种动物都可以告诉我们一些有关祖先的事情,但二者都不在我们的直接演化路线上。不过,我们最初的直接祖先可能与七鳃鳗相当类似,它所具有的一些特征后来发展成了上下颌、四肢和免疫系统等结构。

  即使是中世纪的英国人也认识到:七鳃鳗与众不同。根据12世纪一本关于动物的作品《阿伯丁动物寓言》(Aberdeen Bestiary)的描述,“七鳃鳗……全部是雌性,并且只能通过与蛇交配而怀孕;因此,渔民通过模仿蛇的嘶嘶声来捕捉它们”。这本寓言还警告称,七鳃鳗十分狡猾,很难杀死,“你需要用棍子反复击打它。

  事实上,七鳃鳗的生命灵位于尾部,因此如果只击打头部,就很难杀死它;但如果击打它的尾部,它就会立刻死亡。”亨利一世对七鳃鳗的嗜好证明,渔夫们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约翰·休姆称,七鳃鳗的热量很高,并且因为味道上佳而价格不菲,它们所提供的肉量也很高。这一特征使七鳃鳗成为中世纪餐桌上非常有用的一种辅食,因为当时的宗教严格限制食用肉类,而鱼肉除外。“一年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是斋戒日,”贾斯珀说道。我们不知道亨利一世是怎么吃七鳃鳗的,因为并没有当时的烹饪书留下来。

  不过,稍微晚期的一些食谱显示,典型的中世纪七鳃鳗菜肴可能更合21世纪的口味。七鳃鳗常常与它们自己的血液一起烹煮,并倒入大量的酒。中世纪的厨师有相当充足的理由这么做——或者至少他们认为如此。当时,基于4种体液(humour)的古希腊医学系统依然被奉为真理。

  食物也具有自己的体液,而一道“平衡”的菜肴需要对不同的体液进行搭配,例如,粘液质(属性为湿、寒)的鱼类应该与胆液质(属性为干、热)一起烹调。还有人提出,体液学说刚好可以解释亨利一世的死亡。十分年老的人体液为粘液质,因此在医学上,像亨利一世这么上年纪的人如果再吃湿、寒的食物,将是非常危险的。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说法而已。“体液学说显然是理解中世纪食物的某种方式,从13世纪到14世纪,我们可以找到大量这种证据,”贾斯珀说,“这一说法是否能用来解释亨利一世对七鳃鳗的嗜好,是很难说的。”

  尽管许多人认为,七鳃鳗会给老年人带来危险,但它们仍然是王室最喜欢的食物之一。800年前签署大宪章的约翰国王,在他的臣属无法为王室餐桌提供足够的七鳃鳗时,展现出了标志性的残酷。格洛斯特城正是由于这种所谓的“轻慢”,被课以40马克的罚款,相当于今天的25万英镑。即使是今天的王室也热衷于七鳃鳗。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就曾收到格洛斯特市赠送的七鳃鳗派,以祝贺她的加冕,后来在二十五周年和五十周年时又各收到一个七鳃鳗派。

  不过,在2012年,也就是伊丽莎白二世加冕60周年时,格洛斯特的河流中七鳃鳗产量减少,为了填满七鳃鳗派,该市不得不从国外进口。休姆认为,英国河流中的七鳃鳗曾经数量众多,如今却难觅踪影,这很可能与工业革命有关。问题并不在于污染物进入这些河流,而是人们在七鳃鳗和它们的产卵地之间建起了越来越多的障碍物。就算一个低矮的河堰,也会阻止七鳃鳗洄游到上游的产卵地。

  英国是三种七鳃鳗的家园,分别是七鳃鳗、泼氏七鳃鳗和海七鳃鳗。这三种七鳃鳗幼年时都在河流的泥沙和淤泥中度过。它们就像海绵一样,滤食水中的食物颗粒。之后,它们会像蝴蝶一样经历变态期。泼氏七鳃鳗不会变成半寄生性的成年个体,它们甚至不会发育出肠道。它们只是交配,然后在变态期之后死去。

  七鳃鳗(学名:Lampetra fluviatilis)会发育成半寄生性的成年,并迁移到近海环境中,以吸食其他鱼类的血液为生。海七鳃鳗也是如此,不过它们游得更远,吸食海洋鱼类的血液,数年之后再返回河流中——几乎就像大麻哈鱼。

  然而,当我们审视七鳃鳗DNA的时候,情况又变得复杂起来。泼氏七鳃鳗和七鳃鳗虽然外形和行为很不一样,但它们在遗传学上几乎一模一样。它们甚至能够杂交。“它们似乎还不足以建立两个‘真正’的物种,”休姆说道。

  休姆最近的研究提供了一个解释。泼氏七鳃鳗和七鳃鳗的基因可能是混合的,但那些与生长速率,或释放特定荷尔蒙有关的关键特征在两个物种中的表达并不相同。这些细微的差别导致了生活史中的显著差别。2015年9月,英国传来了一个关于七鳃鳗的好消息。

  英国环境署的报告称,在消失了几个世纪之后,这种鱼类重新回到了英国河流中。休姆称,事实上七鳃鳗从未真正离开过英国的大部分河流。在某些数十年没有出现过七鳃鳗的河流中,七鳃鳗之所以会重新回归,最关键的因素是河流上安装了一些帮助它们更容易通过障碍物的结构。七鳃鳗回归的新闻显然是个好消息,但北美洲的人们可能会对英国人的欢欣鼓舞感到不解。海七鳃鳗已经在五大湖区达到数量泛滥的地步,成为主要的入侵物种。在当地居民和官方机构的眼中,海七鳃鳗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它们甚至无法安全食用,因为其组织含有高剂量的汞——尽管这并未阻止格洛斯特市从这里进口海七鳃鳗,用于为女王的60周年庆典制作七鳃鳗派。

  但是,即使是在五大湖区,七鳃鳗带来的生态益处也超出了许多人的认知。休姆说:“它们会将湖里的营养物质运输到河流里,并最终提供给无脊椎动物,后者又成为捕猎鱼类如大西洋鲑的食物。它们会在产卵的时候清洁河底砂砾,而它们滤食性的幼鱼还会收集我们排放到河水里的污染物。它们对生态系统的益处太大了。”

  问题在于,七鳃鳗会寄生一些经济上十分重要的鱼类,这在一个捕鱼业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地区就成为严重的问题。“它们对经济不利,这就是它们受到控制的原因,”休姆说道。不过,当看到七鳃鳗在医学研究上的作用时,即使是最痛恨七鳃鳗的人可能也会改变看法。

  七鳃鳗以导致一位国王的死亡而闻名,但通过对它们的研究,可以为人类健康带来巨大的好处。七鳃鳗黏液中的蛋白质可以作为一种抗凝血剂,具有扩大血管的作用,可以使它们更容易吸食其他鱼类的血液。

  在医学上,这些特征都非常有用。七鳃鳗还具有处理大量铁质的能力。铁是血液中的关键成分。它们的这一特性将帮助科学家研究治疗血色素沉着病(haemochromatosis)的方法。这种疾病的患者无法控制从食物中吸收的铁量。最后,七鳃鳗还具有非凡的再生能力。一只脊椎完全损伤的七鳃鳗可以恢复到几乎痊愈的地步,这是人类瘫痪患者只能梦想达到的效果。“我们很希望能达到这些动物所具有的能力,”美国纽约范斯坦医学研究所(Feinstein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的奥纳·布卢姆(Ona Bloom)说,“我们的第一步就是了解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布卢姆称,七鳃鳗是少数几类能重新长出肢体的脊椎动物类群之一,此外还有蝾螈和一些蜥蜴。他说:“这些动物是否都是通过开启某些相同的分子程序来进行再生?一些物种用于促进再生的基因中,是否存在重叠的地方?”

  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将为开发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的再生技术指明方向。当然,这也可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目标。毕竟人类与七鳃鳗已经隔得太远了。

  不过,2013年对海七鳃鳗的基因组测序表明,它们的基因与人类的基因具有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相似性。“大量相同的基因家族在七鳃鳗和人类中都存在,”布卢姆说,“其中包含许多保守基因的区域是神经系统。”

  因此,布卢姆对接下来对七鳃鳗再生能力的研究充满希望。它们或许能最终帮助其他动物实现肢体的再生——尽管这可能要等上许多年时间。(任天)

原文链接:http://www.bbc.com/earth/story/20151102-meet-a-lamprey-your-ancestors-looked-just-like-it

有关黑鱼

前天skydy跟我约了个有关黑鱼的稿子,赶了两个晚上终于炮制了出来。没想到今儿下午就在果壳上发出来了。也好久没在果壳上发文了,上次答应skydy的海洋杀手系列一拖再拖,这星期好歹也把水母那篇搞出来吧。话说月底还得给惠空港交一篇,这周末的白天算是交代了。

把黑鱼这篇转过来~

===============================================

“恐怖”黑鱼入侵北美,中国胃拯救美国人?

linki 2012-02-23 14:29:42

它是美国人眼中的的怪物鱼种,外形独特,习性凶猛,生命力顽强,它以其他鱼类为食,离开水甚至能活上三四天。此鱼国内俗称——黑鱼,国人眼里“水煮红烧两相宜”,却在远征入侵北美后,摇身变为“鱼斯拉”。

最近在微博上,一则怪鱼入侵北美的传奇故事再度风行。据说,这种鱼吃所有其他的鱼,捕食手段凶残,离开水还能活三天,可以在陆地上滑行,会袭击小孩,宠物甚至杀死成人……一番对比后,网友发现,这种鱼其实就是国内大江南北喜闻乐吃的黑鱼,也叫乌鳢、乌鱼。

http://img1.guokr.com/gkimage/lp/t1/ei/lpt1ei.png不过,正如微博上 @Hui-K 指出,这条广为流传的微博配图并非黑鱼(乌鳢),而是斑鳢,两者同属不同种,在颜色、斑纹和体型上都有所区别。

http://img1.guokr.com/gkimage/y3/ez/dy/y3ezdy.png正如Discovery节目所说,黑鱼“杀死成人”一事的确只是流言而已,不过,黑鱼的厉害程度确实可不容小觑。那么,吃货们的盘中餐到底何德何能,可以远征北美,成为令人恐惧的入侵物种呢?

黑鱼,北美“鱼斯拉”?

黑鱼(学名Channa argus),属于鳢科鳢属,原产地在中国、俄罗斯和朝鲜半岛。我国的鳢属鱼类有7种,其中黑鱼分布最广,养殖最多。本来在国内,黑鱼还有“孝鱼”的好名声,而到了异国他乡,黑鱼便声名狼藉了。2002年,黑鱼首次在美国的新闻报道中出现。它们那独特的外形,凶猛的习性以及顽强的生命力,着实让北美人民受惊不小。2004年还出了一部以黑鱼为原型的恐怖片,《科学怪鱼》(Frankenfish),片中的黑鱼体型庞大,成为吃人的怪物。美国人甚至给黑鱼起了个绰号,叫“鱼斯拉”(Fishzilla),足见其厉害程度。

影片《科学怪鱼》中的黑鱼变成了吃人怪物,虽有明显夸张的成分,但美国人为何会对这种鱼存有心理阴影?影片《科学怪鱼》中的黑鱼变成了吃人怪物,虽有明显夸张的成分,但美国人为何会对这种鱼存有心理阴影?

鳢科鱼类是一类能呼吸空气的淡水鱼,统称蛇头鱼(snakehead),包括两个属:鳢属(Channa)有26个种,原产于亚洲,主要是东南亚;副鳢属(Parachanna)有3个种,来自热带非洲。有些蛇头鱼较小,也就17厘米左右,但大多数都可以长得很大,报道的最大个体有1.8米长。所有的蛇头鱼都是攻击性很强的掠食者,其成体都主要以其他鱼类为食。在探索频道的《河中巨怪》节目中,出现了两种蛇头鱼,眼鳢(Bullseye Snakehead,学名Channa marulius)和小盾鳢(Giant snakehead, 学名Channa micropeltes),二者是鳢属鱼类中最大也是最危险的两种。

国内人民爱吃的黑鱼,也被唤作北方蛇头鱼(northern snakehead),从外形上看,这类家伙名副其实,覆盖着鳞片的头部很像蛇,全身也遍布“蛇纹”,且体表常覆盖一层黏液。与大多数鱼类不同,黑鱼的鳃具有小囊,起着类似肺的作用。黑鱼能游到水面,将空气吸进小囊,在游动的时候吸收小囊空气中的氧。这种空气囊使黑鱼能够在氧含量很低的水体中存活,甚至能离开水在空气中存活长达4天,当然前提是没有干掉。雌鱼一次产卵可达数千枚,而且亲鱼会在水中植物间的空旷地带筑很大的巢穴,并合力保卫幼鱼。受到威胁时,这种护幼行为会十分猛烈,所以在水下还是少惹这些小鱼为好。

除了能呼吸空气外,黑鱼的耐受力也很惊人。它能栖息在0至30℃的淡水中,喜欢泥底有植被的浅池塘和沼泽,也会出现在溪流、运河、水库、湖泊等环境中。黑鱼是贪吃的猎食者,能吃下体长达自身三分之一的猎物,主要食物包括泥鳅、鲤鱼和鲈鱼等鱼类,以及小龙虾、甲虫、青蛙等。

在泰国被钓上的小盾鳢(Giant snakehead),跟黑鱼同属于鳢属鱼类,块头要更大,都是攻击性很强的危险分子。图/fishing-in-thailand.com在泰国被钓上的小盾鳢(Giant snakehead),跟黑鱼同属于鳢属鱼类,块头要更大,都是攻击性很强的危险分子。图/fishing-in-thailand.com

黑鱼远征北美史

过去几年,北美水域中黑鱼的出现,使野生动物保护者、渔业商人和钓鱼爱好者都大感头疼,他们害怕黑鱼入侵其他的河流,肆无忌惮地对其他鱼类进行种族灭绝。2002年,马里兰州的一伙钓鱼者在克罗夫顿的一个池塘里抓到条约46厘米长,瘦得皮包骨的鱼。拍完照后,鱼被扔回了池塘。一个月后,其中一名钓鱼者将图片带到了马里兰州自然资源部,工作人员找到鱼类专家,鉴定为黑鱼。

不久以后,又有钓鱼者在同一个池塘里钓到了黑鱼,并网起了不少幼鱼。这下子引爆了舆论的恐慌,报纸和电视将黑鱼描述为凶残的捕食者,会将池子里的其他所有鱼吃掉,然后蠕动滑行至另一片水域,继续扫荡工作。巴尔的摩太阳报的记者甚至将其称为“黑湖怪物的同伙”——这一称号源自1954年的恐怖电影《黑湖妖潭》(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不过,这些描述并不完全准确。的确有些蛇头鱼能够在陆地上滑行一段距离,但黑鱼并不擅长。它们鱼雷状的体型和瘦弱的胸鳍注定其陆上运动能力不强。但是,黑鱼确实是以其他鱼类为食的狠角色,而一场大雨就可以将它从池塘里冲到邻近的河流中,甚至到达北美最大的河口切萨皮克湾。为了消除黑鱼的威胁,马里兰州的野保官员将除草剂和鱼藤酮倒入克罗夫顿的池塘中,将所有鱼杀死。六条黑鱼加上超过1000条的幼鱼浮上了水面,问题似乎就此解决。

两年之后,黑鱼在波托马克河出现,令生物学家恐慌不已。专家们担心因为黑鱼的捕食和竞争,将导致更具有经济价值的鱼类,如鲱鱼和大口鲈数量的下降。在小池塘里投毒并无大碍,但在波托马克河则不现实。这条河发源于西弗吉尼亚州,长达610多公里,直达经济发达,以旅游业和捕鱼业闻名的切萨皮克湾。黑鱼不能在湾中的咸水中生活,但它们还是能威胁到鲱鱼的数量,因为后者在波托马克河及其支流的淡水中产卵。除了上述地方,黑鱼在美国其他地方如加州南部、佛罗里达州、马萨诸塞州等也有出现。2004年7月,费城一个公园湖泊里发现了两条黑鱼。它们已经开始繁殖,而湖泊与邻近河流是连通的。费城渔业管理部门考虑一番之后,认为投毒或者排干池塘都会对本地的鱼类造成更大的伤害,因此决定听任黑鱼成为池塘生态系统的一部分。2005年10月,密歇根湖里也钓出了一条黑鱼,有人担忧它们终将把五大湖纳入势力范围。

美国市场上原也有活的黑鱼出售。追根朔源,克罗夫顿的黑鱼就来自纽约的市场。在佛罗里达州南部,黑鱼的近亲眼鳢(Bullseye Snakehead,Channa marulius),已在布劳沃德郡的运河里生活数年。这种鱼原产于南亚和东南亚,能长到1.2米以上。有关人士认为,眼鳢很可能是由于宗教的放生活动而来到佛州水域的。池塘黑鱼事件之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马上禁止了黑鱼及其他鳢科鱼类的进口和跨州运输,并且所有鳢科鱼类活体的进口成为非法,包括用于水族馆的,色彩缤纷的热带种类。垂钓者和渔民还被要求,必须杀死所有蛇头鱼,不能重新释放,并需立即向当地渔猎部门报告。

被“通缉”的黑鱼  图/whyfiles.org被“通缉”的黑鱼 图/whyfiles.org

除立法之外,美国人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投除草剂和鱼藤酮、电捕、网捕等,但都无法完全移除黑鱼。较大的体形、凶猛的习性和强大的耐力,加上北美当地缺乏感兴趣的吃货,使黑鱼成为对本地其它鱼类威胁巨大的外来户。波托马克河中,外来的金鱼、鲤鱼还有鲶鱼等都已经在河中占据了一席之地,黑鱼是否能在此成就一番霸业呢?准确的预测并非易事,大部分的外来物种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麻烦,但黑鱼绝非善类——特别是在吃货稀缺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