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i's log 0929

甲   外面風雨大作,時不時傳來風刮倒東西的砰砰聲。住在如家酒店的七樓,樓下是一家KTV,節奏感強烈的咚咚聲一直在持續,特別是在電視機突然沒聲音之後愈發明顯。莫非是颱風的緣故,電視臺都沒信號了?還好同住的師弟跑去打牌了,可以用他的電腦用一用,不然這晚上還真不知道怎麼過了。這次出海真是失策了,沒帶電腦也沒帶移動硬盤,在避風的日子里就得經常面對精神食糧短缺的問題。船上也有個DVD機(似乎好像是EVD?),可以放放碟。好幾部電視劇,《天涯赤子心》,《方世玉》之類的,還有張林正英的僵尸片集合,看得還挺歡樂的。我最佩服周,他把《碧血丹心包青天》兩張碟,共40集一口氣看完了,而且是先看后二十集。

乙     出海的內容是采水、測水質,幹完活就下水浮潛一番。沒有學潛水,所以還不能下去看,只能在水淺的礁盤處游游泳。不過珊瑚礁的景致還是足夠漂亮。五顏六色的珊瑚,更加多姿多彩的魚類,還有各種海星、海綿、海蛇尾、海膽、硨磲貝等等。有時候游得近了,魚兒們會出來,盯著你看,似乎要把你從領地上趕走。這裡的水實在是太清了,如果不是有珊瑚礁,這裡可以說相當貧瘠。陽光讓這許多生物得以生存和繁榮。不過,大多數地方看到的珊瑚礁已經破壞了很多,有些礁里幾乎都是死去的珊瑚骨骼,只偶爾才能見到一些正在恢復中的幼體。人類活動的痕跡經常可以見到,在某海島避風的時候,還見到一艘漁船上放滿了很大的硨磲貝。

丙     晚上迎著狂風暴雨衝出去吃飯。找了一會,最後到了一家以各種骨頭湯為特色的店。豬頭骨湯、牛骨湯、豬肚湯、羊肚湯,還有玉米排骨湯,一碗也就十幾塊錢,很是實惠。回來的路上又見識了一番風雨大作,路邊的樹枝、雜物等到處都是。幾個人衝了出去,淋了一身雨回到酒店,過了一會,其他人居然打到的士回來了。有時候跟對有人品的人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丁     避風的日子還有排等,先下幾部電影吧,不然到時候又要無聊了。本來最後想送上西沙永興島日落照一張,結果網速實在不給力,這電腦上又沒有壓縮圖片的工具,就先到這裡吧。等日後歸來再與大家分享。

戊     可憐的電視還是沒有信號……

出發前夜

下午三點多,一個人走出三亞站,穿過一大片泥濘不堪的工地,找到3路車,準備去市區晃一晃。之前有一撥人已經去了,五個人坐了一部車。他們走的時候我正在找鑰匙,最後還是沒找到,等到下樓的時候才想起被一位師兄拿去劃紙箱的膠帶之後,被他隨手拿走了。那個紙箱,裝的是一位老師從青島帶來的水果,葡萄、桃子等。機場的卸貨人員顯然不知道這箱子里裝的是昨天剛從枝條上剪下來的又大又甜的葡萄,因此打開箱子之後,我們聞到了一股葡萄酒的味道。

回到3路車上。半個小時就到了市區的解放路附近。在鴻港市場附近買了幾個魚鉤和一條魚線,到時候如果晚上閑的沒事干就可以釣釣魚了。然後就在一市場路口和一方百貨兩個公車站走了兩圈,尋找傳說中那個賣雙氧水的油漆店。途中遇到了之前出來的那一撥人,說了兩句又分頭行動。問了下成龍,又走到了一方百貨,終於被我找到。老闆娘很客氣,最後拿了六瓶雙氧水,還給了幾張看上去已經過時了的發票大發了我。回到站裡已經快七點,和國偉一起吃了飯,然後看了會新水滸,然後就跑來辦公室上網了。本來想看看球,發現直播速度實在是太不給力了,但重播的視頻速度還行。我又不是太喜歡看視頻的人,所以鬱悶了。

開郵箱看到粉碎娘發來郵件一封,關於老早之前一篇稿子,提出了很犀利的幾個問題,實在不好招架。偏偏又是在我就要出海的時候……只能涼拌了誒……

其實早上已經預熱過出海了。四個人坐著大飛出去,繞著小洲島周圍轉了一圈,在十個點測了水質情況。兩個多鐘頭搞定,也不怎麼累,就是沒吃早飯,直接從床上爬起來就去出海實在讓我有點使不出勁。不過還好,我故作鎮定,一切還在掌握中。明天上午還得熟悉一下過濾的流程,下午出發。這天氣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兩百多噸的船,應該還好吧,但都說會很晃……

=========================================

話說三亞真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雖然物價高房價貴。從飛機上看下來的時候,三亞灣的景色還是相當不錯的。當然據說亞龍灣的風景更好。中秋節晚上,幾個人在三亞灣的海邊大排檔上胡吃海喝了一頓,沒有月亮,沒有海風,只有遠處的三亞夜景。但和幾個很爽快的人在一起喝酒吃飯,聊聊各種事物,也算人生樂事之一。那晚回到房間,打了幾通電話,跟家裡人說了要出海,總免不了說要怎樣怎樣。自己在他們眼裡真的永遠是個孩子。

冬季珠江口航次片羽

 

上一篇虎门写的是一月五日的情形,接下来把后面几天写的东西都依次罗列好了。带了本本出海,晚上有时还可以上上网——那是在酒店里的时候,闲时可以看看电影,虽然后来都看到没东西看——下次应该带上移动硬盘,看周星驰全集向星爷致敬——晚上一个人的时候还可以写写日记,显然我现在更习惯用记事本了。之前博客大巴出了些状况,出海回来之后发现已经恢复过来,甚感欣慰,不过以后还是用记事本再备个份吧。图片什么的,明后再说吧。发觉回来之后,坐在办公室里虽然舒坦,却没了写日记的心情。所谓兴之所至,写日记、周记或半月谈都好,这种东西,本就是有兴致的时候才会写,所以如果没心情,那就不写罢了。

一月六日

·晚上还是住翡翠宫。幸好还有无线网络,可是打开blog,却发现上不去了。有点累,其实也很累了,看一会国足对叙利亚——我还是这么俗啊——然后就洗洗睡了吧。看来杭州的冷天气并没有给西亚人带来多少困扰,现在还零比零胶着着,倒是现场的观众穿着冬衣,不停蹦着跳着跺着脚取暖。

·在校内看了一会,RH又飞了半个地球回到新加坡了。真想也到美国欧洲澳大利亚逛一圈去,听说只要一个卫生间的价格,咱这辈子还是奋斗得起的。

·上午天气还可以,没什么风。中午吃饭的时候开始刮起风来,夹杂着雨点吹进船舱后部来。做到最后一个站时风浪已经很大,都可以看见周围都是片片的白头浪。拖完网采完水,就呆坐在那里看着海面,听着手机里的歌曲,许巍的《曾经的你》,“每一次难过的时候,就独自看一看大海……”,真是应景,心想或许还可以坚持到珠海。途中还看到一头中华白海豚,就跟在我们的船后面,很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粉红色的皮肤上还残留着的灰色斑块。后来觉得有点冷了,起来拿了下雨衣,恁地喉头一热,急忙跑向船舷处交了公粮,交完之后就舒服多了,简直神清气爽。

·刚刚导师打来电话,询问出海的情况。还得一步走一步看吧,努力把工作做好。从今天下午的情况来看,今后几天不容乐观啊……

一月八日

·东澳岛,冬天的东澳岛人迹寥寥,临海的宾馆也关门大吉。后来上到半山腰找到一座“山海楼”,一间一百,也不算贵。就是累了一天上得岸来,还要爬上这半山腰,实在是脚都软了。

·午饭时候没什么胃口,没去吃饭,其实一直是想去喝碗粥,但最后还是没有动。晚饭时候吃了三碗饭,喝了些汤,但似乎还是有些意犹未尽。明天再熬上十几钟头,最难过的阶段就过去了。形势真是一片大好……哥出的不是海,是芥末啊……

·昨天又去吃自助火锅,39块钱一位。这次的战斗力显然没有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高昂,但肥牛肥羊也没有少拿。张师兄吃了至少半斤白菜,大家笑他,他说,白菜贵着呢,三块五一斤。ZQ拿了一大盘丸子来,后来发现这些丸子一点弹性也没,实在吃不下去,再后来就都捞出来放盘子里了。刚刚看香港的world电视台,一个华人女子跑到青岛街头炒起了蚬子,加上红辣椒青辣椒,还有料酒和醋,真是五颜六色撩人胃口。也算意外的收获,这趟出海,还学会了一道菜。

·突然发现吴彦祖跟船老大有点神似。

·天天看翡翠台,天天晚上追着看翡翠台的《美丽高解像》。主题曲还挺好听的。娱乐圈的恩恩怨怨,成人世界里的卑鄙与善良,狗仔队的无孔不入,香港人的乐观搞笑,说真的,这些港剧还真是适合居家观看,不费脑子,还特别容易赚眼泪和话题。

·岛上的电力明显不够强劲,一开风筒,电视机都飘起雪花。没有网络,生活没什么改变。明天本科的同学们去明记聚会,估计那时我已经快回到珠海了。吃川菜?看来我的上火是一直要保持回广州了…

·“唔好急,最紧要快。”

一月九日

·酒店里的网速实在太慢,想看一集辛普森一家,卡了半天就看了七八分钟。算,看看电视好了。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好节目看。翡翠台今晚是什么慈善仁济夜,一台明星聚集的慈善晚会,此时张卫健——他的光头还真有型——等自称BIG 4的四个人正在舞台上又唱又跳。似乎晚会就结束了。

·ZQ家就在三灶,所以他抽空回家了一趟,现在还没有回来。想早点睡了,前几日都是十一点多才睡,白天又早起,在船上没得睡,实在困得慌。特别羡慕他们创新团队出二号船,排水量整整比这艘渔船大了十倍多,开起来应该相当稳当。其实今天并没有去到最西面的站,因为涌浪太大,船长不敢做站,毕竟安全第一,风浪可是不会随我们的心意而改的。

·中午吃饭时感觉很没胃口,也许是逆风而行,总是闻到柴油机发出的柴油味。你知道,浪大的时候,这种味道就特别重。DC当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船中央的小凳上,没敢起来走动。午饭最后就喝了一碗粥,就了点咸菜,也就这么过了。下午时吃了点巧克力,总算还有把力气在。晚饭按计划去吃了川菜,四个人点了六个菜,吃得好饱。招牌的“天下第一排”虽然贵点,但味道还不错。

·博客还上不去,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莫非博客大巴被封了?还是倒闭关门了?还是服务器被谁拔了?…

·电吹风就挂在洗好的衣服上,任它吹吧。不到十分钟就差不多干了,而且电吹风也没因为过热停下来。看来之前实在不必那么谨慎,开一会关一会。

·中午饭点时突然想上甲板上去透透新鲜空气,结果看到了两头结伴而游的中华白海豚。又是离我们船很近的地方。

·天天给mf发短信,基本没给我回过。也许已经习惯了我的短信,无非就是无聊时发的感慨,劳累时找人诉苦,换我,如果有人常常给我发这些短信我都会觉得无聊。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月球》里那个整天面对机器人和电子屏幕的克隆人,日复一日都是相同的生活。想找个一起来分享的人,怎么就这么难?

一月十一日

·昨天早上接到WX的电话,说阿苏有事去不了创新团队的航次,让我赶回去第二天接着上二号船。跟老板说了之后,再把注意事项、如何记录等与ZQ交待了一番,还让张师兄帮忙拖网和采水。明天在珠江河段作业,还有7个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早上还没六点就醒了,看来这几天的生物钟调节得很规律。赖在床上直到七点才起来。洗刷完毕,整理了下行李。本来想坐所里的大巴去码头,但上车的人太多,都没有座位。后来坐YW他们的车到新洲码头。这次上二号船的人还是挺多的,好几个实验室都派了人。我上去主要是帮助拖网,工作量不是很大,但要连续作业,每隔几小时就要采一次样,不像前一个航次每天晚上还能上岸住酒店。

·二号船的伙食果然不错。中午吃了鲤鱼和鸡肉,晚饭有豆角,炒蛋和烧鸭。工作的间隙把《黑鹰坠落》拿出来看了一遍,和几个师兄一起。想想接下来还有五六天的时间要在船上度过,后悔没带本书过来看——还有好多书没看……或者就看看电子书吧,《金瓶梅》什么的。

·大船上的拖网比在小船上轻松多了,有自动的绞车,起重下落方便许多。重锤比以前用的大多了,有五十斤左右。安全起见,每次采样都要带上安全帽。早上开出来的时候雨还比较大,中午之后雨停了,但温度还是很低。风夹着小雨点吹进来,感觉甚是冰凉,双手也有点不听使唤了。好,还是把毛衣穿上。

·我们从码头开出去,昨天坐的渔船往码头方向开,所以我们是会相遇一次的。航行的时候,在船两旁的江面上看了好久,还是没有看到那艘船的影子。后来吃过饭,进船舱里看电影,不觉忘了时间。十二点多的时候才看到DC发来的短信,说看到我们的船。六分钟之前的短信。于是上到甲板上努力眺望了几眼,似乎看到在后面好远的地方有艘船很像,但又似乎不是。DC说以为我看得到,还使劲招手。郁闷,应该坚持看着江面的……

·大船就是好,一点都不晃,但也有意想不到的“灾难”发生。晚饭后闲得无聊,在舱里看了一会电子书之后,看到外面灯火辉煌——其实是广州南沙的港口而已——就决定出去拍几张照。拍了几张夜景,突然收到条短信。一边看短信一边往回走,还没看完就脚底一滑,紧接啪的一声倒地,右手重重砸在甲板上,还仅仅抓着手机。我感觉摔得很重,却没有人听到。拿起手机一看,不知按到哪个键竟然给我连上网了。我可爱的K818,竟然把你左下角给磕了,我有罪啊……

·LG师兄打完电话回来,似乎还是一个多小时前出去打的电话吧。看来他可以从上次跟女友分手的阴影中走出来了。谈了七八年的女友了吧,说分就分了,女人嘛,我也搞不懂。现在这个是植物所的,刚认识,昨天他们去看了《阿凡达》,今天又打了这么久电话,进展实在迅速。想想自己,总是在唱独角戏,戏的名字叫单相思,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突然很想回到过去,从高三重新开始,或者从大学,在珠海的时候开始,有些事情我原本可以去做的,有些东西我原本可以去尝试的。可惜现实不是科幻电影。说到科幻电影,出海之前那个星期六,在广州有个看科幻电影的活动的,没去,可惜了。

·住船底,窗外差不多快到水面,行船的时候常看到浪花。邻近发动机,因此噪音特别大,现在是22点37分,耳边听到的都是轰隆隆的声音。这几天睡觉要受点罪了。

一月十二日

·看完白先勇的《树犹如此》,感慨良久。人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想想也不过如此。作者和王国祥数十年的友情,在花草树木的变换和一场唤作“再生不良性贫血”的疾病之间沉淀和永恒。人生无常,我们面对的许多事情往往非我们所愿。忍耐和坚强,是我们面对某些灾难时所能做的一切;而一个真朋友,即使平平淡淡,即使话不多说,但患难之中才能言知己。我实在还不知有没有朋友对我有如此的友情,但有些人,我是愿意用生命为他们做任何事的。

·做船头拖网,风很大,浪很急——这倒是影响不大——戴着安全帽,却一点也不防寒,里面都是空的嘛。所以会感觉冷,给朋友发短信,戏言都快冻成冰雕了。还好每次作业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紧手紧脚地做完,又回到宿舍里躺着了。我睡上铺,床离天花板约莫六十公分的距离,不能坐直。因此常常霸了师兄的下铺位子,摆上笔记本看电影。今天看了些04年欧锦赛的集锦,最后都有些困倦了。

·竟然接到狮子从珠海打来的电话,说让我帮忙拖一些小鱼儿给他养。若是前几日说与我,倒还可以帮他一帮。小渔船虽然做不了其他科考,拖拖网打打鱼还是可以的。我甚至想到可以带只河豚给他。可惜我现在已经在二号船上,拖的是浮游生物网,基本完全是打不上鱼的。虽然和三号和一号船比起来,二号船小了很多,但上面的设施还是很齐全。那日见上面的铭牌,1980年广州造船厂,也是一把年纪了。

·回去之后要好好生活。该追的姑娘要追,该玩的地方要玩,该学的该看的该会的样样都不能少。

·大风起来,翻起珠江口的泥沙,整片海域一片浑浊如黄河一般。朝阳和夕阳都很美,手机还是不行,什么都拍不下来。

一月十五日

·终于完成了这次珠江口航次。过道中贴出一张告示,上书“为庆祝顺利完成本航次科考任务,今晚备好饮料一罐,大家一起喝杯!”其实最后都没有“一起喝杯”。吃饭的时候过去,椰汁已经被拿光了,最后拿了一听珠江纯生——虽然其实很不喜欢喝这个,又苦又涩,但好歹也是啤酒。晚上的菜还挺丰盛,现在还剩了许多白虾在那里。师傅也没有做夜宵,看来今晚再弄个泡面吃好了。

·船暂时停在珠江河段广州附近,等明日潮水上来之后再开到新洲码头停靠。昨天还是前天换了个发电机,噪音小了许多。现在在船舱里,感觉不到一丝晃动,只有外面传来些许的发动机声音提醒我还在船上。没有带移动硬盘来,电脑里的电影都找不出想看的了。一部三集的《疯狂的足球》,看得大家都挺乐呵。他们在重新看《越狱》。下次出海,带个移动硬盘才是王道。

·刚刚听到师傅炒面的声音了,看来今晚还是有夜宵。

·看《蚁族》,单单只记住了这么一句话:未来啊,钱途啊,人生啊这些东西,想想就会睡意全无。身处这个奇怪的社会,有时候就是得学会选择性失明。虽然许多东西终究还是要面对,但总是挂在心里确实很折磨人。我佩服那些还在唐家岭挣扎的人们,因为我自己,换在那种环境下,估计是难以忍受下来的。硕士毕业之后的工作会如何,我的人生之路接下来怎样走,这些事情,想想真是睡意全无的。广州不似北京,我似乎找不到百多块钱就能租个床位的地方,也不必跑到郊区的农村中寻找同道中人,因为广州城中就有农村,城中村。相比而言,广州是一座更容易生存下来的城市。想要在大城市中生活,而非生存的人们,所要付出的辛勤和汗水是相同的,能不能达到,就看各人的能力和造化了。

虎门

 

·写了好一会的博客突然就没了,WTF…网络问题,所里办公室的网络虽然偶尔也会慢,但总体上还算是不错的。

·再次回到虎门,又见到了熟悉的船老大和老板娘,还有肚子略微发福,发型变得很是狂放的湖南船工。哈,又要跟他们混个六七天了——如果天气好的话。下午睡了个短觉,晚上又换了个地方吃饭,湘菜,后来在好又多买了些水果零食,拿了几盒凉茶。有点风了,船老大说接下来的天气也不算好。前天看天气预报,接下来要降温6到9度,看来临阵买的外套还是明智的。希望一切顺利吧,朋友们,祝福我吧~~·在酒店里上网有点怪异,旁边还有个不停喳喳响的电视。刚才写博客的时候澳亚卫视——在广东就有这个好处,能看到许多香港台——正在讲台湾的牛肉面,据说台湾古早时候是没有牛肉面的,因为当地以务农为主,水牛是主要的劳力,人们不吃牛肉,直到现在也有些人不吃。后来国民党军及其眷属来台,也带来了牛肉面,算是对家乡口味的思念。后来台湾的牛肉面越做越大,现在已经成为一大特色了。回广州再找鹿港小镇吃吃看。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看电视的,现在想起以前在家跟妹妹抢电视遥控器的情景,着实羞愧啊。现在开着电脑倒不知道干嘛了,邮箱check,qq信息check,博客check,还有什么?

·还是有点困。出海时候,每天干活都会很累,但睡觉很踏实。同行的是来自工程中心的一位朋友,和我一样是08年毕业的,然后他就来所里工作了。很随和的一个人,还有些学生气,应该会处得很愉快。

·群里面讲到要组团去看阿凡达。想起初中时去看的一部立体电影,忘了名字叫什么,似乎是讲动物园的。记得清清楚楚的是票价12块钱,对我来说,那时候这算好大一笔零花钱了。其实是被广告蛊惑去的,依稀记得那张传单里写着什么,看电影的时候,会觉得恐龙就在眼前走过,会感觉活生生的虫子仿佛就要爬上你的脸….也许夸张,但也差不多了。买票进了那个经常有所谓“歌舞表演”的电影院之后,又花钱买了个立体眼镜,然后就开始看,过程中一直在安慰自己:看,电影上的人物啊街道啊动物啊都很立体耶!……

·广告的力量真是可怕。后来还有部电影,似乎是“妈妈再爱我一次”,还是传单,上面说,请准备好多包纸巾,因为你会哭得不可收拾。想想当年我还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男生,看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镜头,或者是《我的兄弟姐妹》里那群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时,我都会热泪盈眶。所以当时就很想去看看那部能让人不可收拾的电影。不过后来还是没去,忘了是因为没钱,还是把钱拿去上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