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home

中午十二点五十的大巴,广州至诏安。天气阴,刚刚下了一阵子雨,有点凉。

家里应该也差不多这样吧,带件厚外套回去总归是没错的。

都想不到买什么东西回去,两手空空,回去看看需要添置点啥再买吧。

在外这么多年,有时候还真有点“反把他乡当故乡”的感觉……

前天的午夜,一个人骑着车,沿着珠江最经常走的路线转了一圈

消失了绚烂的灯光,寂寞了路边的游人,

“深情”望去,满眼都是你和我的影子……

——插播:这个句子无耻地引用自天下足球那段“海布里的国王时代”,原句是这样的“32岁的亨利深情望去,满眼都是自己22岁时的影子”……

午夜的二沙岛寂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还能看见正在收拾吉他的音乐艺人

还记得我们一起听过的歌吗?

别墅区的灯光许多都还亮着

使我不由想起某次也是午夜时候走在厦大白城的海滩

看到别墅的落地窗后面,几个人正在喝茶聊天的情形

广州大桥依然是车流汹涌

转进过来,那些一线江景的小区之内又是 不一样的安静

还真有人摆了桌子出来,一群人在那里喝着洋酒,时不时发出放肆的笑声

路过元旦前夜一起坐过的石凳,我们都说了些什么?

广州真是一座让人眷恋的城市,够华丽,也够庸俗;够纯粹,也够丰富

这里充满了各种色彩,都带着热烈的温度

这是一种和家乡完全不同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家总是要回去的

只有在那里,才能获得真正的平静

寡淡的时光

·一晃又好多天没更新,连记事本的日志也落下了。不知为何,临近放假——其实现在已经放假——和回家,心里就有点空落落的。师姐要把本子拿回去用了,看来还是只能带个移动硬盘回去。以后在办公室里,就用师兄的台式机好了,屏幕变大了,从原来的12寸小屏升级为20寸的宽屏,处理excel和word的时候就爽多了。

·那日组里有位老师请客,女儿满月。大中午的喝了不少酒,白的红的一起来,算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喝得最多的一次吧。三点多回到办公室,听了会歌,就回寝室躺了去。不多时,师兄打来电话,说T老师给了他几张《阿凡达》3D的电影票,叫我一起去看。赶紧说好。七点的电影,六点我就到电影院了,进了门,一上楼就一股爆米花的味道飘来。闲来无事,就在放映厅外面的沙发上坐着,头还有点晕乎乎的。俄而一位制服美女过来,开始blabla跟我介绍华尔街英语的课程,发送教材什么的,又聊了几句,貌似还挺投机的——可是已经过去好多天了,那免费的教材怎么还没来……

·看完《阿凡达》,师兄不住地说,真是大片啊,十年的差距,十年内中国拍不出这种电影。让我想起王小波写的那篇《中国为什么没有科幻片》——这文章在网上流传很广,可以一看——倒不是咱们中国人缺钱缺人缺想象力,而实在是“为什么我要搞这么一部古怪的电影?最主要的问题是:我这部电影是怎样配合当前形势的?”……现在的大片,不管是什么片,都一票的古装现代肥皂剧,想提起精神都难。想看科幻,还是指望好莱坞吧。话说回来,在去电影院的公车上,电视里介绍的是卫斯理系列的电视和电影,看上去好像还蛮有看头的。有机会找些来看看。

·能看IMAX的就去看IMAX吧,3D也可以,《阿凡达》确实很震撼。虽然剧情比较简单,“暴力反抗非法拆迁”嘛,但主要看的是特技,看的是效果,图的就是视觉享受。附送两个来自科学松鼠会的有趣文章,潘多拉星动物为何有“六足”?大脑欺骗之旅——从西洋镜到阿凡达

·歇息多日,昨晚去踢了场球。今天例牌,又是浑身酸痛。两次单刀机会居然都没进球,我都快服了我自己。差不多一个月没踢球赛了吧,状态感觉还可以,就是郁闷了点。

·4号在厦门有个海洋生态学的会,去凑凑热闹,顺便回趟家。突然想去泉州走走,不知可有同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