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转基因

转基因好不好?转了才知道

来自 土摩托日记

转基因水稻最近一直被热炒,说什么的都有。我今天看到纽约时报一篇非常好的报道,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转基因到底好不好?只有自己转了才知道。

事情要从2002年说起。那年有个名叫Drew Endy的32岁的科学家去了MIT,研究生物工程:
drew-endy-1008-def-78913658

Endy是工程师出身,他发现生物工程和他熟悉的工程学相差太远了,典型的工程学很像搭积木,零部件都是现成的,工程师所要做的就是把它们组合起来而已。他想把生物工程也变成这个样子,这在早几年还不可能实现,但在2002年时时机已经成熟,他甚至在MIT还发现了几个和他志同道合的工程师,分别叫做Gerald Sussman:
sussman

Randy Rettberg:
rettberg

Tom Knight:
Tom Knight

这4人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开始在MIT实践他们的理想。他们把单个细菌的基因组视为工具箱,DNA视为工具,细菌就是成品。他们设想通过基因工程的手段造出新的细菌,具备一些原本没有的新颖功能。说实话,这个想法并不新奇,但他们想出了一个前人都没有想到过的方法:利用学生们的自主能力去扩展研究思路,扩大研究范围。

他们在MIT为本科生开了一门课,布置的第一个作业就是让学生们制造一种“会眨眼”的细菌,每隔一定时间就发出荧光。这门课很成功,于是很快变成了一个竞赛,取名iGEM,就是“国际基因工程机器设计竞赛”。第一届参赛的队伍一共才有35所大学的学生团队,到今年已经有120个学校了。

这个竞赛不光是把现成的基因转来转去,而是要求参赛者对现有的基因做出改良,或者干脆自己设计一个(或几个)基因,再组装到细菌中,把细菌变成一个全新的东西。MIT负责为参赛者提供“工具”,也就是“基因试剂盒”,里面包括各种基因片段和工具箱(Kit),参赛者需要在这些“工具”的基础上设计出自己的新工具,然后组装成一个新的生命。也就是说,目前大家争议很多的所谓“转基因”只是简单的复制和粘贴,而当我们还在争论复制和粘贴是否可行的时候,人家已经开始自己制造新的内容了!

如此“高科技”的东西,肯定只有高等学府才有资格参加对吧?中国就是这么做的。目前中国只有北大复旦清华和科大等少数高校参加这个竞赛,北大的团队甚至获得了2007年度的iGEM大奖。但我去搜了这方面的报道,最详细的是这篇,我仅仅看到了为国争光的信息,就连北大学生的获奖作品究竟是什么都没有提到。

纽约时报的那篇报道就是关于2009年iGEM比赛的,但记者选取的报道对象却是一个来自旧金山湾区的一所社区学院的参赛队伍。所谓社区学院很像我们的技校或者成人大学,上学的都是一些考不上正经大学的所谓“后进生”,或者是工作后又打算补点知识的成年人。通常学费很便宜,这所社区学院每个学分只要26美元,一般每门课也就3-4个学分,大家可以算算上这个学院需要花多少银子。

就是这样一所社区学院,居然决定参加2009年的iGEM大赛!学校经费紧张,只能提供一间屋子作为临时实验室。研究经费大部分来自一位校董从一个伯克利校友的遗孀那里拉来的1.8万美元的赞助,其余大部分仪器都是队员自己买来或者借来的。一开始学院里有很多学生参与进来,设计方案,做些准备工作。后来逐渐固定下来,形成了一个核心团队。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是谁:14Biology-t_CA0-articleLarge

左起:
Leeza Sergeeva,19岁,来自莫斯科的第一代移民,小组组长。
Bowen Hunter,27岁,按摩理疗师,中学上的是特克萨斯一所神学院,学的是神创论。
Angela Brock,34岁,电子工程专业学生,退学10年后重新回校读书。
Bertram Lee,47岁,曾经做过10年软件工程师,后来对生物工程发生兴趣,重新回来读书。
Colby Sandate,21岁,一半墨西哥一半意大利血统,平日的工作是卖化妆品。
Dirk VandePol,41岁,旧金山城市学院教师,也是这个团队的指导员,但他教的不是基因工程,而是“人体生理学入门”。

就是这样六个人,试图制造出一种细菌,能够利用太阳光来发电!

读到这里,你也许认为这又是一个美式的英雄故事。错。这个团队最后没能成功,甚至连参赛的基本要求都没有完成,被取消了评奖资格。最后获胜的是来自剑桥大学的团队,获奖作品是一种能够根据环境毒素的不同而发出不同颜色的荧光的细菌。可以想象,这种细菌将会对环境监测有帮助。

通过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我们可以看出现代科技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仅靠业余科学家小打小闹,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是,这个故事又不是一个美版“民科”的故事,他们并不想通过科学出人头地,或者“颠覆现有的科学理论”,而是觉得科学好玩,很想参与进来,跟上现代科学的发展步伐而已。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这个团队都是普通得没法再普通的人,他们有梦想,同时又肯钻研,我敢肯定他们在参赛的过程中学到了生物工程的很多知识,从此便不再对“转基因”产生盲目的恐惧。别小看来自民间的恐惧,这种恐惧实际上已经严重影响了生物工程技术在现实中的应用。

对比一下电子工程和生物工程的进展就知道了。我们对电子工程几乎从一开始就全盘接受,允许电子工程师犯错误,并在犯错误中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给生物工程这个机会,当然生物工程也确实需要采取比电子工程严格得多的管理,但有些人已经走到了另一个极端,那就是要求所有的生物工程都必须证明完全没有任何错误才能应用,这个标准已经高到几乎无法实现的程度了。比如中国批准的转基因水稻转的是一个Bt杀虫基因,这种基因编码一种生物杀虫剂,已经被使用了70多年,但有些人还是觉得试验不够长,还要继续试验下去。请问究竟需要试验几千年才能让您满意呢?

转基因确实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我从目前的大部分报道中没有读出任何一个站得住脚的质疑。比如说专利问题,新技术当然要有专利,您以为科学家都是活雷锋吗?再比如抗性问题,当然会有,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应该是不断研发新的转基因农作物,而不是干脆禁止,任由农民使用化学农药,您以为化学农药就不会产生抗性了吗?

说白了,很多质疑的人都属于一提到转基因就骂娘的主儿,根本就不相信科学技术能解决问题。对比一下中美对于iGEM比赛的态度和报道方式你就知道,说到底这还是一个科普教育的问题。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知道基因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别说亲自转个基因了,所以他们才会把转基因当做洗脚水,不惜把孩子一同倒掉。如果有机会让普通人都来转个基因试试,他们就会明白,转基因没什么可怕的,它就像很多先进技术一样,都会有优缺点,只有用平常的心态来对待它,扬长避短,才能发挥它的优势,造福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