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如何“消化”你理解水平之上的书,并把它转化成你的知识?

转自 @36氪​​

编者按:很多时候,我们看一本书的时候,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讲的是什么意思了。在瑞安·霍利迪(Ryan Holiday看来,这才是我们应该读的书,这些书才能推动我们成长。那该怎么读这一类书呢?他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了自己的读书方法论。文章由36氪编译。

关于读书,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来自一位神秘的电影制作人,他同时也是一名经纪人。他卖出了1亿多张专辑, 电影的票房收入超过10亿美元。有一天他对我说:“瑞安,单单是读很多书是不够的。想要做伟大的事情,你必须要读那些超过你理解水平的书。”

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一个几乎没有人愿意读书的时代,拿起书读是很不错,但如果只是读一些你不费力就能理解的书,还远远不够。必须要阅读那些超出你理解水平的书,这样才能够推动你不断成长。

很多时候,我们看一本书的时候,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但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这才是那些值得阅读的书。打个比方来说,读书和学习需要像你对待肌肉一样来对待你的大脑——用最紧张和最有力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认知能力。

在我看来,这意味着你要把自己推向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然后在这个领域艰难前行,直到你能够避开那些读起来丝毫不费劲儿的书。这意味着要读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的书,而不是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书,或者是一些传记和畅销书。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奇迹:在我19岁时,我就是好莱坞的一名高管了,当时我21岁的时候,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营销总监,24岁时,我出版了5本畅销书,然后自己把它们买给了世界上最大的出版商。虽然我已经不再上学了,但我有世界上最好的老师:难理解的书。

我的家里满是这样的书。想要“消化”它们并不容易。但是,借助下面的一些“秘诀”,我就能做到。而且这个过程在你还没有翻开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在翻开第一页之前

打破学校教给你的思维定势

在学校里读书学习,是为了在考试中获得一个好成绩。但是这些考试通常并不是为了证明你是否“消化”了这些书,而是证明你的确花时间看了这些书。比如经常会问一些名词解释以及理论阐述等等。最直接就是从书中挑出来一些难懂的段落,然后问你这来自哪本书,然后问你第四章里的主要人物是谁等等。在经历了学校的学习后,我们通常也会带着这些阅读习惯去读书。

但你要记住:你现在正在为你自己而读书。

假设你在读伯罗奔尼撒战争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科林斯(Corinth)和科西拉(Corcyra)之间的冲突并不值得我们记住,尽管这引发了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战争。

(为了举这个例子,我还重新去查了一下资料,因为我只记得他们的名字是C开头的)

你应该注意到的是,当这两个人在争取雅典的盟友支持时,一个人是以傲慢的态度说“你欠了我们一个人情”,另一个人则是提到了援助他们会带来什么好处。猜猜最后谁赢了?地点、名字、日期等等,这些都不重要。教训很重要。

来自塞涅卡(Seneca):

我们没有时间去关注其他地方是否有风暴,我们每天都遇到自己的风暴,精神风暴,以及那些由恶习带来的麻烦。

忘记除了这个信息之外的所有东西,想想该如何将它应用到你的生活中。

毁了书籍的结尾

当我开始读一本书的时候,我总是直接去维基百科(或者亚马逊,或者从朋友那里)查相关资料,很显然这会毁掉作者精心布置的书籍结尾。但谁在乎呢?作为读者,你的目标是理解为什么会发生一些事情,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次要的。

你应该毁了书籍的结尾,或者是直接找出书籍的基本论断。因为这会让你把注意力集中在两个最重要的任务上:

  • 1、这是什么意思?

  • 2、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你不应该在一本书的前50页中浪费时间,去弄清楚作者想要在书中说些什么。相反,你的精力需要花在弄清楚他的观点是否正确上,以及你如何从他的观点中受益上。另外,如果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能在第一次通读的时候,识别出事情发生前的所有预兆和线索。

阅读评论

从已经读过书的人那里去了解一本书,看看他们认为书中什么东西最重要。去亚马逊和《纽约时报》,阅读读者们的评论,这会有助于你搞明白读这本书是否有意义,以及这本书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否有意义和意义何在。同时,你也可以从评论中搞明白这本书的主题是什么,然后在读的过程中去从中获益更多。

小贴士:如果你认可他们的评论,以及认为他们的感悟对你有帮助。那就把它“偷”走吧。毕竟这是在生活中,而不是学校,谁也没办法去保护一个观点的版权。

读这本书本身阅读书籍简介/目录/标注等信息

当你读一本200页的书,有80页都是译者的介绍时,你就会明白这些信息有多么重要了。

每次我跳过它们,我最后都得回去重新刚开始读一遍。阅读书籍的简介,书前所有的内容,甚至是编辑的推荐语。这会为你提供大量的信息,来帮助你了解要读的书。

请记住:你必须要获得足够多的信息以及优势,才能读懂高于你理解水平的书。不要跳过那些能够为你提供阅读背景的内容。

记得查资料

如果你正在读一些超出你理解水平的书籍,你肯定会遇到一些你不熟悉的概念或名词。不要不懂装懂,去查一下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比如说你读战争史的时候,你需要对战场的情况有所了解,维基百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能够为你提供地图,来帮助你理解地形。

我曾经在读一些关于南北战争的书的时候被卡住了。当我看了肯·伯恩(Ken Burn)的纪录片《内战》之后,毫不费力就把它们“啃”下来了。不要纠结于里面的城市名字或人物的名字,你要抓住最重要的经验:结论。

标记段落

我喜欢用便利贴。我会把我感兴趣的段落都标记出来,这会帮助我更好得读书以及思考其中的问题。当没有便利贴的时候,我会把书页折起来。

而且,我随身也会带着一支笔,随时写下我对书中某些段落的想法和感受。

不要害怕这些东西会毁了你的书,一本书是很便宜的。另外,如果你真的读懂了一些有价值的书,会让你赚更多的钱。

读完书之后回顾

我读的每本书都会遵循同样的时间表。读完1-2周后,我会用一堆4*6的索引卡片来重新读一遍。这些索引卡片很关键,都是我手写出来的,上面写的是我认为的书中重要的内容。

这看起来可能会很奇怪,但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方法。从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从托拜厄斯·沃尔夫(Tobias Wolff)到蒙田(Montaigne),再到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等,他们都在使用这种方法。每一个卡片都有一个主题,然后归档到我的索引卡片盒里面。

4-5年后,我积累了成千上万张卡片,主题各种各样,从爱到交易,从笑话到对死亡的沉思。当我写作或者是想要试图解决一个商业问题的时候,我很容易就能从其中获取知识。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源。

从参考书目中找下一本要读的书

这是我想要去坚持的一个小规则。在我读过的每一本书中,我都试着在脚注或参考书目中找到我下一本要读的书。利用这个方法,你会很容易以一个主题为核心来建立知识库。

应用和使用

你标记出来一个段落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你不打算记住它或者使用它,为什么要把它标出来呢?

把这些内容用到你与人的谈话中。在写文章、写邮件和生活中提到它们。

你还想怎样去吸收它们?

如果你能够从中找到一种成就感,你就会非常积极地去做这些事情。试图在你正在写的文章中插入一些从书中学到的东西,在困难的时候从书中找些安慰,或者利用你学到的东西去编辑维基百科的页面。一定要做点什么。

这里有一段塞涅卡说过的话:

我的建议是:要把我们所听到的哲学家的话,以及从他们书中读到的东西,应用到追求幸福生活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找出那些具有教导意义的片段,学习那些能够立即付诸实践的精神和高尚的格言——而不是学习那些牵强附会的表达方式,以及一些夸张的比喻和修辞手法。

记住:我们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关键是要把我们读过的东西拿出来,像塞涅卡所说的那样,把这些东西转化成实实在在的成果。

结语

当然,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人们总是问我,我随身带的那些全是笔记以及折页的书,是不是为了要考个什么学位。不然为什么会如此努力呢?因为我喜欢它,因为它是唯一能让我与无知区分开来的东西。

但它也很贵,我已经买了成千上万本书,并花了很多时间来“消化”它们。但是,读个MBA又要花多少钱呢?或者是参加个TED?我认为,在过去5000年的历史中,有很多书籍都隐藏着智慧,这些智慧要远远超过参加一两次会议带给你的知识。

所以去尝试一下吧:选一本书,好好研究,认真阅读,不要陷入到细节里,然后去与它建立联系,去应用和使用从中学到的东西。这能让你超越同龄人,人们也会以你为榜样。而且你也会发现,“消化”你理解水平之上的书,并不是太难。

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吧。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personal-growth/how-to-digest-books-above-your-level-and-increase-your-intelligence-a11bd134da13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真正的“悠闲”

节后综合症的影响实在有点猛,今天才缓过来。早早地还没八点钟就爬起来——或许是换了新床的缘故——在刚开工的食堂里拿了馒头和面包,到办公室泡了杯咖啡,看了下昨夜英超的比赛结果,这一天的工作总算是开始有点状态了。先看会博客和科学网吧……

于是就看到了这篇童牧晨玄的《丰富多彩的危害》,内容直切我现在状态的要害,不能不转来与大家分享下。另外还有一篇《持续的注意力》,都是同一个问题,只是多了些生理上的分析,希望大家有所收获。

===============================================================

丰富多彩的危害

      《三联生活周刊》2010年第21期有一个很好的特别报道,题目叫《你患有大脑”肥胖症”吗?》。里面介绍了一些对数字技术如何使人类头脑功能产生变化的研究。计算机使得全人类的工作效率有了质的飞跃,搜索、计算、数据汇总这类人类做起来费时且易错的事情由计算机很好地完成了,互联网的发明降低了人类的沟通成本和信息获取成本。但人脑的另一项重要资源在互联网发明之后被大量浪费,那就是注意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蒙早就看透了这个问题的本质:信息消耗的是接收者的注意力。因此,信息的聚敛必然意味着注意力的匮乏与欲求。

      数字技术发明的本意是希望人能够将工作交给计算机处理,使得人可以将注意力放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但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打开电脑,我们的注意力根本就不放在重要的事情上。每次我在学院的实验室都会发现,有接近一半的人在上校内、看新闻或是看优酷的视频。小时候家长形容一些小孩“坐不住”,即没法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踏实地把一件事情做完,这和许多人打开电脑后就“坐不住”的本质是一样的:重要的工作和丰富多彩的网络内容相比总是不那么有趣,为了寻找新鲜刺激,我们的头脑总会催促我们打开浏览器,看看凤姐最近又干了些什么。
彼德.德鲁克在《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中早就说穿了卓有成效的秘诀,即“坐得住”。任何有意义的工作都需要大块时间(至少1小时)的专注才能取得阶段性的成果,中间的打断只会使原来1小时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在3小时之后还无法完成。一心多用的高效率只是一种幻觉。“但是,到了网络上,多任务处理的欲望会变得很难克制。一个意外的搜索结果、一封陌生人的邮件、一个朋友刚刚更新的状态,一段Youtube搞笑视频…..这些小小的随机的兴奋和刺激会一次次启动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系统,刺激越多,思考越快;思考越快,则自我感觉越良好。”这段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丰富多彩的信息使我们上瘾的原因。
这种由大量外界环境带来的刺激恰恰使得信息狂或是速读者产生错误的良好感觉,同时开着25个窗口让我们感觉自己的头脑就像一台超级电脑,在各类刺激间游刃有余。“一开始,我们的大脑能以加快信息处理速度的方式来适应这种压力。它会本能地向肾上腺发出分泌皮质醇和肾上腺素的信号。短期看,这些应激激素可以提高能量水平并增强记忆力,但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对大脑的伤害很大。实验证明,压力下的动物在海马回的记忆细胞比正常状态下小得多。海马回呈马蹄形,分布在大脑颞叶内侧,管理人对新信息的学习和记忆。但是,当我们进行‘多任务处理’时,一旦大脑负载过重,它的信息处理区域会从海马回(负责记忆)转移到纹状体(负责机械性任务),从而导致理解困难,甚至一旦完成任务就忘得一干二净。”这正是信息狂、速读者和考前临时抱佛脚者的共同特征:他们机械地“处理”了大量信息,却没有获得多少理解,信息无法进入长期记忆系统中。
既然注意力是信息时代中的稀缺资源,那么对此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将注意力真正有效地分配到重要的事情上。因此,处理大量信息的秘诀不是读得快,而是筛选出优质的信息进行深度阅读,从而将99%的不相关的信息踢出你的注意力范围。要做到这点,要诀之一就是克制自我对丰富多彩信息的追求。以前在读加德纳(多元智能的发明者)的一本书时,他谈到在教学中适量地使用影片的形式是可以的,但是不能过多使用,因为影片造成了过为丰富的印象,在阅读完三联的这篇报道后,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环境里的外界刺激过多,会使你很难聚焦注意力于目标上。
在这个时候回看罗素在《幸福之路》中的一段话,会被他敏锐的洞察力所深深折服:

兴奋过于充足的生活会使人精疲力尽,在这种生活里,人需要连续不断的强烈刺激,才能产生颤栗狂喜,而这种颤栗狂喜往往被人当作是快乐的主要因素。一个习惯于过度兴奋的人,就像一个对胡椒粉过份爱好的人一样,对足以使别人窒息的一定份量的胡椒粉,他甚至不能品尝出一丝味道来。为了避免过度的兴奋,一定量的厌烦是不可缺少的;过度的兴奋不仅有害于健康,而且会使对各种快乐的欣赏能力变得脆弱,使得广泛的机体满足为兴奋所代替,智慧被机灵所代替,美感被惊诧所代替。我并不完全反对兴奋。一定的兴奋对身心是有益的,但是,同一切事物一样,问题在数量上。数量太少会引起人强烈的渴望,数量太多则使人疲惫不堪。因此,要使生活变得幸福,一定量的厌烦忍受力是必要的。这一点从小就应该告诉年轻人。一切伟大的著作都有令人生厌的章节,一切伟人的生活都有无聊乏味的时候。试想一下,一个现代的美国出版商,面前摆着刚刚到手的《旧约全书》书稿。不难想像这时他会发表什么样的评论来,比如说《创世纪》吧。“老天爷!先生”,他会这么说,“这一章太不够味儿了。面对那么一大串人名——而且几乎没作什么介绍——可别指望我们的读者会发生兴趣。我承认,你的故事开头不错,所以开始时我的印象还相当好,不过你也说得太多了。把篇幅好好地削一削,把要点留下来,把水份给我挤掉,再把手稿带来见我。”现代的出版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现代的读者对厌烦感到恐惧。对于孔子的《论语》,伊斯兰教的《古兰经》,马克思的《资本论》,以及所有那些被当作畅销书的圣贤之书,他都会持这种看法。不独圣贤之书,所有的精彩的小说也都有令人乏味生厌的章节。要是一部小说从头至尾,每一页都是扣人心弦的话,那它肯定不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伟人的生平,除了某些光彩夺目的时刻以外,也总有不那么绚丽夺目的时光。苏格拉底可以日复一日地享受着复会的快乐,而当他喝下去的毒酒开始发作时他也一定会从自己的高谈阔论中得到一定的满足;但是他的一生,大半时间还是默默无闻地和克珊西比一起生活,或许只有在傍晚散步时,才会遇见几个朋友。康德据说在他的一生中,从来没有到过何尼斯堡以外十英里的地方。达尔文,在地周游世界以后,全部的余生都在他自己家里度过。马克思,掀起了几次革命之后,则决定在不列颠博物馆里消磨掉他的余生。总之,可以发现,平静的生活是伟人的特征之一,他们的快乐,在旁观者看来,不是那种令人兴奋的快乐。没有坚持不懈的劳动,任何伟大的成就都是不可能的;这种劳动如此令人全神贯注,如此艰辛,以至于使人不再有精力去参加那些更紧张刺激的娱乐活动,除了加入到假日里恢复体力消除疲劳的娱乐活动,如攀登阿尔卑斯山之外。

 

评论一则:

brakejoke:西蒙用的比喻确实很好。一壶水,连续不断地煮,不用一小会就会开,断断续续地煮,可能一万个小时也不开。刘未鹏在《暗时间》一文中其实也对注意力也有所论述,其实差不多。多线程工作并不高明。
引用罗素的那段话让我有一点启发。记得竹村健一说过:“真正的悠闲,其实存在于繁忙的生活中。……太多的空闲时间里干点什么,不过是消磨时间而已,而从繁忙之中挤出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这个时刻才能让我们感受到发自内心深处的快乐。“把内在的逻辑迁移过来就是,漫无目的地干点什么,想感受丰富多彩,其实并不能获得快乐。我们需要一点兴奋,但是必须是在厌烦中体验这一点兴奋,否则并不能感受到快乐。劳逸结合,有劳再逸,才会感到快乐,先逸后劳,只有痛苦。很多人往往就如博主所描述的那样,漫无目的地上一些网站感受”丰富多彩“,但我觉得他们内心不过是空虚。有一个故事这么说的,一小和尚觉得压力很大,老和尚让他举起一块很重的石头,他受不住了,老和尚叫他放下,突然间他感到无比放松,于是他明白了。我想使用一个词叫”调济“,生活并不总是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快乐的,经历过烦闷抑或痛苦,而后能够放松,这就是”调济“,这种调济能够带来快乐。
注意力的频繁转换,或许就是让人感受不到快乐吧。近乎麻木。
谢谢童牧写这篇文章,有所启发,所以回复一下也分享我的心得,希望大家还有其他更多的好的观点拿出来一起分享。

====================================================================

持续的注意力

      前段时间我面璧思过,发现自己读书还是不够系统。虽然比一般人也许好一些,但有时还是没抑制住自己的兴趣,突然对某个领域感兴趣就抄起书来看了,而没有仔细考虑现在有没有精力和时间。我原来觉得,在学的每样科目只要隔两三天能复习一次就可以了,比如你同时学语文数学英语,一天学一样,三天一个回合。但实际上,这样学用来应付本科考试的要求可能还可以,对有一定深度的研究来说,远远不够。

      从理论上看,似乎一个人只要按照艾宾浩斯记忆曲线来复习,就能够同时掌握足够多的科目,但这种看法忽视了很多问题。艾宾浩斯研究时选用的是无意义的音节,比如asww, cfhhj等,记忆成功的标准即是能够顺利地回忆起这些单词。注意到这些单词之间是没有联系的。而对任何一个学科来说,深度学习就意味着在概念与概念之间建立千丝万缕的联系,你面对是一个互相交缠的学科架构。你也许还能”记得”三天前学的知识点,但即使如此,这些知识因为隔了三天,被激活的程度远远不够。因此,在学习新知识的同时,你不会那么顺利地将旧有的知识和新的知识联系起来。
举个极端的例子吧,拿一篇文章,每天让你看一段,然后隔了三天之后让你复习前一天看的段落,之后再看下一段。到最后一天你也把整篇文章看完了,甚至可能对对文章的细节掌握得很清楚,但你对文章的理解肯定不如一口气看完的人,更不用说复习时浪费的时间了。
话说回来,没人能够不停地学习直到把一本书学完。我们的时间有限,也都需要休息,况且睡眠本身就是学习和记忆的一个重要加工过程。但密度不够高的学习会使学习的效果大大降低,故持续的注意力是精通任何学科的关键。这背后的原因是生理层面的,《The brain that changes itself》这本书介绍了大脑的可塑性:学习不但会改变神经元之间连接的强度,还会改变整个头脑的架构,甚至改变基因的表达。而掌握一门学科的本质正是改变大脑的神经结构。书中提到每个神经系统都有一个”关键期(critical period)”,在这段时间内其可塑性是最高的。当我们做一件事,需要启动一段特定的神经元连结时,这些神经元会释放一种叫BDNF的物质,来加强这段神经元连结。BDNF会激活下橄榄核(nucleus basalis),这是大脑中让我们集中和保持注意力的部分,一旦它被开启,我们就能集中注意力,并让吸收的信息改变我们的神经结构。而一旦神经元连结已得到加强,这时为了使其稳定,大脑的可塑性就会被关闭。因此,只有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才能打开并保持大脑的可塑性。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每天都花至少一段大块时间(至少1个小时)才能真正精深地学好一样东西。如果是隔了很久的时间进行简单地复习,你的旧有神经元连结没有被充分地激活,这时学习这一领域的新的知识,也难以在新旧知识之间产生深刻的连结。
事实上,每天都学习某个领域的知识只是最低的要求。在《advice for a young investigator》中Cajal提到:”大脑的极化(cerebral polarization)或持久的注意力(sustained concentration)–即稳固地将我们所有的能力投入到一个研究对象中,为期数月甚至数年…… 一个人必须完全的投入……利用所有清醒的时间,不管是休息之后的沉思,集中注意力时神经细胞所获得的高强度心智活动,或是有关科学的讨论中……这种大脑的极化会使我们有精细的判断,提升我们的分析力….”
这种大脑的极化使我们的思考更为有效得多,因为我们的头脑已经完全被所学的东西所重塑了。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的专家级技能在外行看起来有些神乎其神。在《The brain that changes itself》中也提到,新生的老鼠大脑对应听觉的部分是没有区分化的,其皮层只有两大区域,一半对高音有反应,另一半对低音有反应。而当在老鼠的”关键期”不断播放高C的声音,在一段时间后,只有一小部分的神经元会对高C起选择性的反应。同样的事情发生在D, E, F调上。在经过训练后,原来的两大区域变成许多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对不同的音调起反应。这时大脑已被区分化了。《Flow》这本书中也提到一个实验,证明当我们集中注意力时,实际上需要花费的脑力更少(以大脑皮层被激活的程度算)。这是因为头脑的极化和注意力的集中使我们的头脑变成了一个过滤器,所有其他不相关的频道都被过滤了,精神只集中于当前最相关的信息上。
因此,除非大脑被重塑和极化,否则学习总是只停留在肤浅的层面。而要达到深度的学习,长时间持续地极中注意力是唯一的方法。前面已经说了,按我个人的经验,至少每天要投入1个小时的学习,这只是最低限度的要求。但即使要做到这一点,也要求你系统、持续地学习。如果你学得太多、太杂,对每个领域又缺乏一定时间的专精,那么不管多少年过去,你也许什么精深的内容也学不到手。

暗时间

刘未鹏的博客更新较少,但都是精品。

======================================

暗时间

来自 思维改变生活

如果你有一台计算机,你装了一个系统之后就整天把它搁置在那里,你觉得这台计算机被实际使用了吗?没有。因为CPU整天运行的就是空闲进程。运行空闲进程也是一天,运行大数据量计算的程序也是一天,对于CPU来说同样的一天,价值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脑也是如此。

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可以无形中比别人多出很多时间,从而实际意义上能比别人多活很多年。我们经常听说“心理年龄”这个词,思考得多的人,往往心理年龄更大。有人用10年才能领悟一个道理,因为他们是被动领悟——只有在现实撞到他脸上的时候才感到疼,疼完了之后还是不记得时时提醒自己,结果很快时过境迁抛之脑后,等到第二次遇到同一个坑的时候早忘了曾经跌过跟头了,像这样的效率,除非天天摔坑里,否则遗忘的效率总是大过吃亏长的记性。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则能够在重要的事情上时时主动提醒自己,将临时的记忆变成硬编码的行为习惯。

每个人的手表都走得一样快,但每个人的生命却不是。衡量一个人生活了多少年,应该用思维时间来计算。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一个人从生下来开始就呆在一个为他特殊建造的无菌保护室里,没有社会交往,没有知识获取,度过了18年,你会不会认为他成年了?

认为时间对每个人是均等的是一个错觉,认为别人有一天,我也有一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如果你正在学习一门专业,你使用自己所投入的天数来衡量,很容易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投入了不少时间,然而其实,“投入时间”这个说法本身就是荒唐的,实际投入的是时间和效率的乘积。你可以“投入”很多时间在一件事情上面,却发现毫无进展,因为你没有整天把你要做的事情,要学习的东西常驻在你的大脑中,时刻给予它最高的优先级。你走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做梦的时候心心念念想的就是这件事情,你的CPU总是分配给它,这个时候你的思维时间就被利用到了极致,你投入的时间就真正等于了实际流逝的时间,因为你的CPU是满载的。

如果你有做总结的习惯,你在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总结自己在某某领域投入了多少时间,建议千万不要粗略地去计算有多少天下班后拿起书来翻看过,因为这样你也许会发现书倒是常翻,但领悟却不见得多深,表面上花的时间不少,收益却不见得那么大。因为看书并记住书中的东西只是记忆,并没有涉及推理,只有靠推理才能深入理解一个事物,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部分推理的过程就是你的思维时间,也是人一生中占据一个显著比例的“暗时间”,你走路、买菜、洗脸洗手、坐公车、逛街、出游、吃饭、睡觉,所有这些时间都可以成为“暗时间”,你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时间进行思考,反刍和消化平时看和读的东西,让你的认识能够脱离照本宣科的层面。这段时间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日积月累将会产生庞大的效应。

能够充分利用暗时间的人将无形中多出一大块生命,你也许会发现这样的人似乎玩得不比你少,看得不比你多,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比你走得更远。比如我就经常发现一些国外的牛人们为什么不仅学习牛逼,连“业余”玩儿的东东也都搞得特牛逼,一点都不业余(上次在《How We Decide》上看到斯坦福的一个牛人,理论物理学博士,同时是世界扑克大赛的前六名保持者,迄今累计奖金拿了六百多万刀),你会奇怪,这些家伙到底哪来的时间,居然可以在不止一个领域做到卓越

程序员们都知道,任务切换需要耗费许多额外的花销,通俗地来讲,首先需要保存当前上下文以便下次能够顺利切换回来,然后要加载目标任务的上下文。如果一个系统不停地在多个任务之间来回倒腾,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在上下文切换上,无形中浪费很多的时间。

相比之下,如果只做一件任务,就不会有此损失。这就是为什么专注的人比不专注的人时间利用效率高得多的原因。任务切换的暗时间看似非常不明显,甚至很多人认为“多任务”是件很好的事情(有时候的确是),但日积月累起来就会发现,消耗在切换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另外,大脑开始一件任务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时间来“热身”,这个时间因人而异,并且可以通过练习来改变。举个例子,你看了一会书之后,忽然感到一阵无聊,忍不住打开浏览器,十分钟后你想起来还要继续看书,但要回复到当时理想的状态,却需要一段时间来努力去集中精力,把记忆中相关的知识全都激活起来,从而才能进入“状态”,因为你上了十分钟网之后这些记忆已经被抑制了。如果这个“热身”状态需要一刻钟,那么看似十分钟的上网闲逛其实就花费了二十五分钟。

如果阅读的例子还不够生动,对于程序员来说其实有更好的例子:你写程序写得正high,忽然被叫去开了一通会,写到一半的代码搁在那儿。等你开完会回来你需要多久能够重新进入状态?又或者,你正在调试程序,你已经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把与这个bug可能相关的代码前前后后都理解了一遍,心中构建了一个大致的地图,就在这时,呃,你又被叫去开了个会(:D),开完会回来,可想而知,得花上一些时间来回想一下刚刚弄清的东西了。

迅速进入状态的能力是可以锻炼的,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至少可以缩短到3-5分钟。但要想完全进入状态,却是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实现的。所谓完全进入状态,举个例子:你看了3个小时的书,或者调试了半个小时的程序之后,往往满脑子都是相关的东西,所有这些知识都处在活跃状态,换言之你大脑中所有相关的记忆神经网络都被激活了,要达到这样一种忘记时间流逝的“沉浸”状态(心理学上叫做“流体验”),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情。而一旦这种状态被破坏,无形间效率就会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倾向于创造大块的时间来阅读重要的东西,因为这样有利于“沉浸”进去,使得新知识可以和大脑中与其相关的各种既有的知识充分融合,关联起来,后者对于深刻的记忆非常有帮助

要充分利用暗时间,不仅要能够迅速进入状态,另一个很重要的习惯就是能够保持状态多久(思维体力)。《The Psychology of Invention in the Mathematical Field》上有一段关于庞加莱的思考习惯的介绍,很有代表性。庞加莱经常在去海边休假或者在路上走的时候在脑海中思索数学问题,很多时候解答就在这些时候忽然闪现。虽然我和庞加莱是没法比的,但是常常也在路上想出答案,这真是一种愉悦的体验。

能够迅速进入专注状态,以及能够长期保持专注状态,是高效学习的两个最重要习惯。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包括我自己),工作了之后,要处理的事情一下多出了很多,不像在校园,环境简单,生活单纯,能够心无旁骛地做一件事情而不被打扰。工作之后的状况就是,首先需要处理的事情变多,导致时不时需要在多个任务之间切换;另一方面,即便能够把任务的优先级分配得比较合理,也难免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心中忽然想起另一件事还没做的焦虑来,因为没做完的事情会在大脑中留下一个“隐藏的进程”,时不时地发个消息提醒你一下,中断你正在做的事情。

因此这里就涉及到最后一个高效的习惯:抗干扰。只有具备超强的抗干扰能力,才能有效地利用起前面提到的种种暗时间。抗干扰能力也是可以练习出来的,上本科那会经常坐车,所以我就常常拿着本大部头在车上看,坐着看或者站着看都可,事实证明在有干扰的环境中看书是非常锻炼专注能力的一个办法:D 另外,经常利用各种碎片时间阅读和思考,对迅速集中注意力和保持注意力都非常有帮助。记得很久以前TopLanguage上大伙曾经有次饶有兴趣地讨论“马桶时间”的利用,包括在卫生间放个小书柜。(估计很多同学心有戚戚焉吧:D)

有关汉语

在sonicbbs看到个讨论老外学汉语的帖子,回帖更不错,转来分享。

=========================================

当一个人听不懂另一个人在说啥的时候,他会怎么发牢骚呢?各国群众纷纷表示:

英语:“It is Greek to me!”(“简直就是希腊语!”)
南非语:“Dis Grieks vir my!”(又是希腊语)
拉丁语:“Graecum est; non potestlegi.”(还是希腊语)
葡萄牙语:“E grego para mim.”(继续希腊语)
波兰语:“To jest dla mnie greka!”(仍然希腊语)
但是波兰语也有另一种说法:“To jest dla mnie chinszczyzna!”(汉语)
荷兰语:“Dat is Latijns voor mij!”(拉丁语,这是最常用的一种说法,另外倒霉
的还有汉语和西班牙语)

那么被大量群众围观的希腊语又是怎么来表示这个意思的呢?
希腊语:“μου φαινεται κινεζικο”(“听着就跟汉语似的”)

然后汉语开始惨遭围观:
希伯来语:“Nishma c’moh sinit!”(“它听起来像汉语!”)
罗马尼亚语:“Parca e Chineza!”(“看着像汉语!”)
俄语:“Это для меня китайская грамота.”(“对我来
说这就是个汉语文献。”)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To je za mene kineski.”(“对我来说这是汉语。”)
据说汉语还被另外的语言围观了,但是找不到具体说法,包括:爱沙尼亚语,弗勒芒语,
匈牙利语,瑞士德语,塔加路族文

还有些语言同时围观了汉语和其他语言:
芬兰语:“Onpas Kiinalainen jutuu!”(“这都什么汉语似的玩意儿啊!”)
芬兰语:“Se on minulle taytta hepreaa.(“这对我来说就是希伯来语。”)

希伯来语也经常被围观:
法语:“C’est de l’hébreu pour moi.”(“对我来说这是希伯来语。”)

德语和捷克喜欢围观西班牙语:
捷克语:“To je pro mne Spanělska vesnice.”
德语:“Das kommt mir spanish vor.”

那么西班牙语围观谁呢:
西班牙语:“Para mi es chino.”(又是汉语……)

意大利语围观土耳其语:
意大利语:“Questo e turco per me.”

土耳其语围观阿拉伯语:“Anladimsa arab olayim.”(“我能听懂的话我就是阿拉伯
人了。”)
阿拉伯语围观波斯语:“Kalam ajami.”(“对我来说像波斯语。”)
波斯语围观土耳其语:“Turki gofti?”(“刚才你说的是土耳其语?”)

然后有一些语言实在不知道围观谁才好了,就:
保加利亚语:“Tova za mene sa ieroglifi.”(“我看这些像象形文字。”)
丹麦语:“Det er det rene volapyk for mig.”(“对我来说这纯粹是沃拉普克语。
”这句话太强了,我去google了一下才搞清楚:沃拉普克语(Volapük)是人工语言较成
功的第一个,是世界语的先驱。)

最后是最强大的一个说法:
汉语:“简直就是听天书!” 只有上帝才能制服汉语了……

from http://sonicbbs.eastday.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22&Page=1&TopicID=295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