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

A 超喜歡Sound of silence這首歌,特別是首頁上放的這個版本,經典得無以復加。晚上學唱了好幾遍,無奈聲線確實不濟太多,聽起來判若云泥。但是,that’s funny…另外一首,when we stand together,賽季初的時候阿森納出了個很感人的視頻,背景音樂便是這歌,很讓人熱血沸騰的歌詞和旋律。

B  又聽了幾遍Sound of silence,寂靜得連外面的雨聲也沒有了,窗戶上方的雨棚傳來斷斷續續的滴答聲。真真是寂靜之聲啊……穀雨這個節氣,其實已經過去了十多天,而廣州的雨季,似乎才剛剛開始。一下雨,溫度一下子降了好多,不過相當舒適。唯一的不便是不能戶外運動,希望假期時能有一兩個晴天,出去騎騎車也好。

C  下午和妹妹打了個電話,說了點家裡的事情。有些東西真是很無奈,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做,似乎也只能這麼一步一步走,苦笑著搖搖頭,該怎樣還是怎樣。事情應該總會好起來的吧,至少不會太糟。有些時候,誠心地拜拜神也是非常必要的。畢竟,就算很努力去盡人事了,還是會不斷忐忑著天命到來。

D  Just try your best. 願今夜的你好夢。

E….James Cameron is awesome….

回南

每天醒来,呼吸着粘乎乎的空气,开窗望去,迷蒙蒙的一片。楼道里到处是水,到办公楼,从地板到墙壁,只要是瓷砖铺的地方,也都是水。达达乐队唱的那首歌,说的不就是这个么,“那里总是很潮湿,那里总是很松软;那里许多琐碎事,那里总是红和蓝……”虽然听到最后半句,觉得他们唱的是台湾,但看看前半句,真真回南天的真实写照。

而且这阴阴的天气持续了起码十多天了。感觉白云蓝天大太阳都是很久远的事情。甚至前几天在楼梯滑倒,将手机摔将出去,都似乎是好久以前了。潮湿让人的感觉迟钝,昨天晚上踢球的时候,看着雾蒙蒙中的球场,所有人似乎都提不起激情来。不远处的楼盘正在加班建造,照明灯光穿透雾气,亮得晃眼。这一次转投学生队踢,坑爹地连输好几场,错过好几次进球机会。一对一也过不去了,仅在最后一场收获一个单刀进球,代价是突破时挨了霸气外露的徐主任一脚。

球没踢爽,但和总司令的夜宵吃爽了。这年头,找个酒友也成了件奢侈的事情。司令是我的老乡,比我大不到一岁,今年博士毕业,而女儿已经快两岁。其实也是个性情中人,爱踢球,爱看球,爱吹水,更爱吹牛。真心希望他以后去厦门工作,这样回家路过的时候还可以找出来喝喝酒,看看球,再有时间就去厦大的演武场踢上几脚球。也算是人生乐事一桩。

周末回家一趟,参加哥哥的婚礼。想着大哥身边终于有了个相顾看的人,我心里放心不少,相信父母更如此想。这桩喜事最要感谢的人是大表姐和小妹,我几乎是没有参与过。回家的时候买了辆电摩,让哥去县里载了几回嫂子,也算是用在了刀刃上。过年回家时拍的照片,全家福什么的,来广州之后就都放着,懒得整理出来,最后让小妹接手了去。想想日后若是有机会写个回忆录,或者是自传体小说,这些照片上的场景,应该都很有写头吧。

有了kindle之后,看书方便了很多。于是又沉迷到小说中去了。在微博上曾看到一则李嘉诚的成功之路,就是看很多的书,社会经济科技传记等等,但是不看小说。我则正好相反,看小说看得不亦乐乎——看来在起跑线上咱就已经落后了。把余华的几本小说看完了。《在细雨中呼喊》、《许三观卖血记》、《兄弟》,加上很久以前看的《活着》,都是些看完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书。把那许多人的人生过了一遍,想象着历史洪流和涓涓细流中的嬉笑怒骂,到头来看着自己,似乎又老了几岁。望望远处,叹口气,苦笑两下,自以为看透了不少,感觉良好。

然后周末又把冯唐的《不二》看完了。不愧是一本黄书加奇书。冯唐也不愧是医学博士出身,对人体的生理构造和反应都有极深的造诣。在不断的冲动和平复中看完这本书,最终意犹未尽,却也有种莫名的空虚——有异曲同工之妙,你懂的。六祖慧能的故事在去丹霞山南华寺游览的时候听导游说过,但在冯唐笔下,一个全新的以佛门为背景,性与理参酌其中,充斥着各种感官刺激的故事跳跃性地展开。以我现在的境界,实在只能满足这种感官刺激了。这本书,与之前看的《欢喜》之类的,根本是截然不同的路数。诸位看官,实话与你们说,还是看《欢喜》好了,所谓《不二》,其实很二。

时间不早,睡觉去也。

welcome home

中午十二点五十的大巴,广州至诏安。天气阴,刚刚下了一阵子雨,有点凉。

家里应该也差不多这样吧,带件厚外套回去总归是没错的。

都想不到买什么东西回去,两手空空,回去看看需要添置点啥再买吧。

在外这么多年,有时候还真有点“反把他乡当故乡”的感觉……

前天的午夜,一个人骑着车,沿着珠江最经常走的路线转了一圈

消失了绚烂的灯光,寂寞了路边的游人,

“深情”望去,满眼都是你和我的影子……

——插播:这个句子无耻地引用自天下足球那段“海布里的国王时代”,原句是这样的“32岁的亨利深情望去,满眼都是自己22岁时的影子”……

午夜的二沙岛寂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还能看见正在收拾吉他的音乐艺人

还记得我们一起听过的歌吗?

别墅区的灯光许多都还亮着

使我不由想起某次也是午夜时候走在厦大白城的海滩

看到别墅的落地窗后面,几个人正在喝茶聊天的情形

广州大桥依然是车流汹涌

转进过来,那些一线江景的小区之内又是 不一样的安静

还真有人摆了桌子出来,一群人在那里喝着洋酒,时不时发出放肆的笑声

路过元旦前夜一起坐过的石凳,我们都说了些什么?

广州真是一座让人眷恋的城市,够华丽,也够庸俗;够纯粹,也够丰富

这里充满了各种色彩,都带着热烈的温度

这是一种和家乡完全不同的感觉……

但无论如何,家总是要回去的

只有在那里,才能获得真正的平静

南国书市…

其实是叫“南国书香”的……

午睡起来,跟阿曾老何等一伙人出发去琶洲会展中心。本来还想到7仔拿几张书展的地铁票,没想到一早就派完了。也是,这都是第三天了,不被抢完就怪了。更没想到的是广州人对书市的热情这么高,到了地方一看,人山人海,由于人太多一开始还不能进展厅。排了一会队才放行,又挤了一阵才进入宽敞的展厅内部。

楼上是入口,楼下是出口。这都第三天了,人还这么多。进去之后组织就分散了,各逛各的,也自由些。

许多出版社都摆出了摊位,新华书店的教辅吸引了不少家长和学生。令我称奇的是,书展就书展吧,里面还设了许多的小店,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齐全,竟然还有现场做棉花糖的,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到戏台下看戏的情景。

许多台湾、香港出版社的扉页上都贴着张“主权声明条”……

熙熙攘攘,不过在各出版社的展位没看到什么喜欢的,倒是在香港联合书店的展区逛了好一会,淘了几本或十块或五块的旧书,败了一本台湾人翻译的《阅读地图》,390新台币,花了一百三多RMB买下,看来还是贵了。繁体竖排,说实话看得真累,以后可以催眠用。

归来,新的开始

· 上午去Hatton那里,帮他搬了几箱衣物书籍。哥们业绩突出,被调到深圳去鸟,就此结束了与我在广州“相依为命”的生活。这日子选得也很及时,昨天下午我刚从实验一号下来,踏上广州地面。感觉很平静,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在海关走了个过场,路上大巴折腾了一番,到达所里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五点。此时的广州,满是夏季雨季的气息,后来才知道之前已经下过几轮大暴雨,暨大那边校门都被淹没,成为东方的威尼斯。在码头的一场雷阵雨就把我吓坏了,搬家公司的货车竟然是没有顶棚的,淋坏了几个纸箱子,幸亏几本书和衣服没被淋到。

· 到所里,把东西放下,就跑小北门去剪了个发。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看到龙应台来中大开讲座的海报和横幅,刚好是晚上七点,带着一部叫《目送》的影片。想想还是算了,就还有一个多小时,想来也没票了吧。学生活动还是很多,电影、讲座、各种比赛,学五那边还有义务医疗服务。过马路的时候,遇到一帮同学,看样子正要去下馆子打牙祭。好久没见他们,觉得怎么所里的女生都变漂亮了?

· 晚上想去打打羽毛球,N久没有摸球拍了。手臂还酸酸的,想是昨天搬东西用力太猛。

· 睡觉时发现枕头已经发霉了,还好凉席和被子没事。有个备用的枕头,太低,转个头就不舒服。把床重新铺了一下,擦了一遍。没有空调的日子,只能吹着电扇。早上很早就醒了,有点冻。今天把以前买帐篷送的一个睡袋拿出来了,当被单盖。

冷夜独行

周末闲来无事,去到老沈住的“单身公寓”处,喝喝板栗炖鸡汤,看看国产大片《风声》,顺便磕了两颗巧克力,嗯,C’est la vie

十二点出来,和浪潮一起走了一段,在怡乐路“分道扬镳”,左拐一路向东。午夜的新港西路行人少了很多,车流却一点不减。马路上洒了水,空气很清新,一点不似广州。气温不是很低,走几步竟感觉有点热了,不过风一吹来还是有点冷。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有点冷,但还不会发抖。

应该买辆车,午夜——特别是冷空气南下时的午夜——的时候骑出去,听着音乐,穿行在繁忙和冷清的街道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汽车尾气,也不怕白天无处不在的公交车争道,空气也没那么污浊。就那么骑着,路过高楼和江水,像风一样自由……

@广州

那晚振兴和月亮过来,出去玩了个半钟头的桌球,接着就着烧烤和啤酒,胡乱聊了一通。碰巧竟在烧烤店里遇到海洋所的两个同学。许久不见,月亮竟已又结新欢,跟一个小师妹在一起了,真是多情种子。振兴还是老样子,话唠,blabla说个不停。喝完酒从北门走回,到了东区这条路上,空空荡荡,轻飘飘的脚步,耳边只听到风声和踩着树叶的回响。不知道拍下的照片怎么这么绿,阴森森有恐怖片的效果。

陪小兽去药店,买治失眠的药——不是给我,我现在的作息规律得很,基本跟所里工地的民工们保持一致。药店里的百合花竟然是真的,开得真灿烂,也真香。据说百合有清火安神的功效。祝兽天天好梦。

喧嚣的城市里总有些让人唏嘘的场景。鹭江地铁口附近,两个小孩正在卖艺。时不时就有路人停下来给他们一些钱。别说在广州这样的城市,就是回到老家,也经常可以看到乞讨或卖艺的人。小时候,特别是逢年过节,常有乞丐背着布袋,拄着拐杖,在村里挨家挨户地乞讨。遇到这种情况,家里人一般会给几毛钱,或抓一把米给他们。有时候看着他们离去,就在想他们是从哪里来,要向哪里去……近几年回家,似乎都不怎么见这样的了。

最近广州迎亚运,正热火朝天地整修门面。这不,新港西路两旁的楼房铁架林立,繁忙施工,要把朝马路的一面粉刷一新。有些地方施工粉尘比较大,所以弄个墙什么的挡住,上面贴个巨幅海报,如图所示。一眼看过去,我还以为是科幻电影海报,整个外星生物入侵,没想到是宣传精神文明建设的。别说,图上的这个造型还蛮有创意的,跟刚出的美剧《V星入侵》还不同,这个外星生物结合了植物花朵和头足类触手的特征,充满喜感,远胜于美剧里的那些虫子。

昨日街头

上周六,去南都看先锋光芒放的纪录片——回到广州,这是我参加的为数不多的文化活动之一——《同学》。

================================================

插播《同学》 Classmates
纪录片/普通话/203分钟/2009年
    
导演/制片/摄影/声音/剪辑/音乐:林鑫
     
影片简介
      二十多个同学的回顾,追溯了三十年的个人历史;一个个随机截取的普通日子,对应着自然和生命的四季。1978年,当这些大都是矿工后代的同学,从陕西铜川三里洞煤矿中学毕业时,他们即将展开的人生之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步。沉浮在大时代的变革中,有着太多的理想失落与妥协,也有着不屈不挠的挣扎和坚守。三十年后,林鑫再次走近当年的同学们,记录了他们当下各自不同的生存状态和生命历程。平淡中的安逸、喧嚣中的孤独、富足后的厌倦、贫困里的无奈,都一一绽放在这群鲜活的生命中,成为这一时期中小城市大多数普通人生活的一个缩影,同时也辉映着这样一个高歌猛进的时代。

摘自先锋光芒发来的邮件
============================================

由于光碟问题,只看了前面一个片段。折腾了半天,最终给我们放映了一部介绍粤语流行曲的《我的黑胶时代》。之前有放映过,所以好多人走了。片子挺长,不过一边听着似曾相识的旋律,一边感受广州和香港的粤语文化,有种说不出的舒坦。也许是在广东呆久了,耳濡目染,对这里的语言风俗,生活节奏等都已习惯,也渐渐喜欢和融入了这种氛围。借由此片,也了解到许多当年香港乐坛的传奇故事。片中对两位早早离我们而去的歌手,梅艳芳和张国荣,作了许多介绍。都是性情中人哪,可惜~~~

《我的黑胶时代》,梁永斌侃侃而谈。原本以为他只是一位电台主持人,没想到他竟还是央视《同一首歌》的主持人。挺喜欢他的说话风格,尤其是粤语。

听到一首来自林子祥的《昨日街头》,“独自逛于街中 每天都不厌倦 童年未觉孤独 喜欢在长路转”,亲切的歌词和缓慢优美的旋律。莫名的,突然感觉仿佛自己也是生于斯长于斯,对那些街巷、球场、雪糕、鸡粥等等都很熟悉。这是种回家的感觉。不像现在的广州,到处都在打地基、架高楼。就像片中一位女士所说,广州看上去似乎很脏、很乱,却又让人觉得生活方便而又舒坦。这样“乱糟糟”的广州或许才是真正的广州,假若到处都规划得跟天河那般,广州和其他都市又有什么分别?

不过有时候,真的像歌中唱的一样,童年终究会过去,“当初一切尽改变 现有一切也变迁  试问谁来关心思考为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