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

不知道是哪個二貨開始說的那句話:傷疤是男人的勳章……看著腳上、腿上和手上為數不少的小傷痕,加上左右兩個隱隱作痛的大拇指,便不由想這“勳章”不要也罷,咱又不是軍人。突然想起那些身上紋了一大片一大片圖案的人,某種程度上這也算傷疤了。話說自個給自個頒個這麼大的“勳章”,還好意思出門?便又不由得鄙視一番。

晚上這球踢得,真是夠無語的。現在我還得改習慣,用剛恢復的左手拇指來打空格鍵,因為右手拇指接替了左拇指的傷號地位。雖然受傷的方式不一樣,一個是打籃球戳到,一個是踢球時摔倒摁到地上,但二者的傷勢卻出奇的相似。於是又得過一段只剪一邊指甲的時日。

再說回這場球,也不知老霍是怎麼找到綠翠中學這個球場的,橡膠地板夾在兩個籃球場中間,門又小,今天費了老大勁才進了兩個球,門柱門框打了有三腳吧。不過輕工戰區還是挺給力,踢得很爽。記得上次唱K的時候,老王把“唱歌的關鍵不是在哪裡唱,而是和誰唱”這句話說了兩三遍。其實踢球也是一樣的道理,和這些哥們踢球,才能踢出讓人身心愉悅的足球。丘司令據說還想和我們一起踢到四五十歲,可惜他馬上就要奔赴廈門,以後回家的路上可以找他去廈大的演武場踢上幾腳。老江是足球狂熱者,在科學網博客上幾乎每篇文章都要提到足球,他說踢球時最爽的不是進球,而是大力射門打在門框上的那個清脆的聲音。不過有了小孩之後,他也在家庭與踢球間糾結,今天看到他寫的一句,“我們要做足球的主人,而不是足球的奴隸”,著實把我雷得不輕,這踢個球怎麼弄得跟幹革命似的。特派員,名字三個字的首字母都是w,因此簡稱3W,也是球痴一枚。現在雖然身居輕工戰區海外特派員一職,但無時無刻不忘戰區事務,經常週末或節假日就蒞臨指導。3W的球風硬朗,擅長突破和大力射門。萬九兄,還記得那次我們和你們“華晨”元老隊踢五人場嗎,要是3W在場,我們肯定不會處於下風。有意思的是,那天畢業賽結束之後,在鷺園吃飯,居然聊到3W和我踢球的風格很像,其實從腳頭上,我比3W差遠了,但在技巧和靈活性上還是有稱道之處的,因此就我自己的觀感,我和他的風格還真是不像。

或者是精神氣上面的像吧,都有強烈的進球慾望,都喜歡大力抽射——踢前鋒的估計都喜歡——對我來說,球場是我表演欲最強的所在,在綠茵場上的那種自信,那種相信自己還有點才華的感覺,以及擔當、協作、鼓勵等等與隊友的互動,當然還有各種不給力帶來的懊惱,挫敗感其實只是一時,但美好時刻則會一再回味。這也許是沒踢過球的人永遠也體會不到的東西。

球隊聚餐那天是端午節,徐boss請客,啤酒也就放開了喝。丘司令喝得過頭了,“閉嘴”之聲不絕於耳。這也算一個真性情的人了,祝他一路順風。

其實還是懷念當年球隊出去和其他學校、研究所踢球的日子。這是在中山醫那個球場,研二時候的畢業杯,還和植物園、地化所、生研院等踢了比賽。記得某場貌似是對地化所,開始沒多久就在中場進了個超遠射門,那場好像整個隊進了九個球,我戴了帽子。現在每週一場所裡學生職工加船隊的球,踢得十分沒勁。

還是繼續戰鬥在輕工好了……

六月

@似乎停留越久,就越不想去做什么。但还是要做些什么,不然心里老是会有愧疚感。现在回顾下上个月的那些事儿,并不是按着时间顺序来,从语文学的角度,这种叙述方式可以称为“乱叙”。

@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下午,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我和老王。过几天我就将西去,另外两个师弟也将过来,使这个房间重新聚集人气。不知道下次来到这里,会是什么感觉。不知不觉六月的毕业季就这么过去了,吃吃喝喝,本也和三年前没什么不同。年岁渐长,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也成为时不时就要考虑的问题。我并不是一个感时伤怀的人,许多事情于我来说,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少年时也曾看过那许多“乘兴而来,尽兴而归”的魏晋故事,嘴上不说,其实是一直在模仿着,毕竟,心安即是归处。

@毕业典礼之后,便开始沉迷于一座超级大坑:《新宋》。话说上次看《窃明》就很意犹未尽,只不过看某坛子里那部续集《虎狼》的口碑实在不佳,这才转移阵地。说实话,正儿八经的穿越小说我也就看了这么两部——不知道《倒带人生》(Replay)算不算穿越——在这里也稍微吐点槽,《新宋》实在太像一部历史小说了,石越的生活,刚穿越没多久就已经完全融入到北宋大时代中去了,再到后面,基本就是一个古人了,现代的知识储备对他的帮助也越来越少,他更多的要靠厚黑学和人际关系学来施展自己的抱负。其实这也算是顺理成章,只是他跟现代生活割裂得太过于彻底了,行文之中讲一讲家庭、朋友、爱人等等对他的影响,应该更合理一些。对读者来说,已经看了这么多了——我连着大半个月看了五千多页的pdf和word文档——也不介意再多看一些。

@毕业典礼那晚上,大喝了一场,最后又是龙哥搀扶着我回宿舍。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醒了,挣扎着下床,刷了牙,想着还有毕业旅行。擦了把脸之后,发现自己实在是困得不行,hangover的余威未尽,去爬山是全无状态。遂又上床睡了……中午起身,不想吃饭,叫老王给带了半个西瓜,他也不想吃饭,于是两个人就分享了一个西瓜。这是我人生到现在为止吃过的最甘甜可口的西瓜!下午胃口大开,又和老王去吃了顿潮汕砂锅粥,炒了盘薄壳,甚是美味。晚上又去赤岗东打羽毛球,四个人连续打了十局双打。胜多负少,不亦乐乎!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上暴雨倾盆,到球馆的时候鞋已成舟,顺路买拖鞋一双。

@似乎那天全世界的人都去爬山和毕业旅行了。

@接着说那天,起身之后在手机上看了余华的《活着》。以前看电影的时候不觉得,待到看小说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名副其实的催泪弹啊。苦命的一家人。想起前一天晚上喝酒时小马哥的失态,停下来半晌,让鼻子的酸劲过去,揉揉眼睛。也许人生中真的是有一种叫作“宿命”的东西。

@翻过手臂,短袖口黑白分明,“脱皮大业”已然进入尾声。某年某月某日,和某师兄骑车前往珠海。烈日炎炎,虽然不时有白云去遮一遮,但半天下来,手臂和大腿已然变红,到了下午,太阳西下的时候,晒伤的皮肤已经有点又痒又疼。当然,当时最有感觉的部位还是屁股。一趟下来,根据GPS导航的估算,骑了差不多一百五十多公里。晚上六点多到达香洲港附近,就在兄昌饭店旁边的客栈歇息。有点无语的是,房间里的电视居然黑白,比较值的是可以免费打国内长途。冲完凉,到兄昌腐败了一顿,鉴定了苹果醋饮料和玻璃装的苹果汁汽水味道没有显著差别。

@长途骑车,防晒工作一定要做好。

@珠海真是一座适合骑车的城市。我们骑去了拱北,在“珠海经济特区好”的题字前转了转,然后穿越市区,路过一条酒吧街,又回到情侣路。珠海渔女前面还是那么多的人。绿道建设得很好,空气清新,天气也变成了多云,在珠海的这天骑车真是完美。中午时到了珠海校区,毕业生们在图书馆前拍照,在书山路上摆出了心形的pose。几年没来,这里的美女越来越如云了。校道的树长大了,更有了大学的感觉。本来想带师兄去东北人家撮一顿,到了那发现已然爆满,毕业季的饭局真美好。无奈只好去唐家湾,先喝了杯味道绝佳的双皮奶,又到兰州拉面吃了碗哨子面。

@从珠海回广州是坐大巴。本来想坐歧关车,却发现到南校的班车得夜里十一点多才能到,而且学生多,行李多,不一定能有位置放单车。得赞一下歧关车的候车室,环境还真是不错,上面就是糖水店,下面候车的座位,还有电源和无线网络。见识了一番歧关车的拥挤之后,我们当机立断,骑去了香洲汽车站,买了票,强行通过安检,接着被收了每辆单车五十块钱的托运费。下午六点多到了广州,阴天,打雷,过了解放桥走滨江路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回到所里,冲洗一番,几个人又去兰州拉面馆吃饭……偶遇一老师,最后他请客。

@一个星期之后,手臂开始脱皮。现在基本脱皮完成,还是很黑。

饭点了,未完待续吧

最后的战役

昨夜写thesis写到凌晨三点半,居然困意不甚浓。看了看,算上参考文献什么的也快一百来页了,当然光物种名录就十来页,还有摘要、结论和展望这几段没写,想来这两天也能搞定。答辩应该在月底弄完吧,然后呢,好好筹划一次旅行,或者单车,或者结伴自助。

要去次北京。

两个月来的写文时光,其实大部分是在刷微博了,确切的是看得多刷得少。也挤出饭后和睡前的时间看了几本书,多是小说,看完之后想说的几句都会发上豆瓣。最近看《窃明》,对袁毛公案又多了些以往不曾知道的认识,再上sc寻找相关的帖子,争论不休攻伐不止,似乎愈来愈扑朔迷离。

暂时放放,回过头来再把那本《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看完吧。最近宅得太久,忽觉得自己有点自闭了。不爱打电话,也没什么短信,TM也常常关着。或许跟这段时间的阴郁天气有关。好天的时候还是会骑车出去转转,拍两张图。还有好久没踢球了,中午睡个好觉,晚上去踢一场。

就这么办!

sayonara

本来想静下来好好写一下大学四年,那些最开心的事,最郁闷的事,最温馨的事……不过一开始思考,不禁就发笑了。

其实生活远远不是这几个形容词那么简单的。那些人,那些事,像放电影般从脑子里飞过,套阿甘的话讲,生活就像是一次次的PCR,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会P出来什么结果。

呵,最开心的时候,

在黑石顶打那个破篮球的时候我是最开心的;和几个哥们骑着破单车冲进厦门的时候我是最开心的;黄杨山上的歌声,还有教学楼顶的杀人游戏——不想列举了,其实是太多,列举不来。有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句关心的话,都会让我感到莫名而强烈的幸福。

不想写太多,脑子里乱乱的。下午去中东玩一下球,高中时的好友还在大三奋斗时。

============================

我爱安静清新的珠海校区,虽然现在她已经变得有点陌生,

洒过许多汗水的人工草场,仿佛还听得见那时我们夺冠的欢笑;

宿舍楼下昏暗的灯光,我们聊过许多……

广州的天空下,我们在喧嚣中寻找宁静。

我爱中区大草坪,逸仙先生遥指北方;

我爱怀士堂,更多时候我们叫她小礼堂,思想的波澜在这里激荡;

曾经留下过最多足迹的南院北院,还有马文辉堂,

以后或许再看不到我的身影~~

老同学来的时候,我总忘不了说:

走,咱们去珠江边散散步吧——

北门广场,一向都是那么富有活力,

多年之后,应该还会记得那时和朋友们对着珠江夜景,聊着人生理想,身后传来合唱声的情景……

看球看到凌晨,叽叽喳喳的鸟鸣不再刺耳,

而显得如此的可爱和动人。

SAYONARA,最爱的图书馆中央花园,

SAYONARA, AND I WILL BE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