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几天没更新,一打开却提示带宽超出限制。虽然不是很懂,但打开邮件找到老薛的地址,马上就看到得升级主机了。交了点银子,继续用着。这一亩三分地似乎也没多少人看,但堆的东西多了,总会被各种搜索引擎抓取到,流量超出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本来计划今天去麦里浩径徒步的,希望三天把全程走完,虐一虐自己。然而差不多一整晚失眠,九点钟疲惫地醒来,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想想拖延的稿子,想想临近尾声的英超球赛,想想滑动门要播放的电影,最终还是决定不折腾了,留待过两周再去走个两天的腐败线吧。看着昨晚装好的背包,把帐篷和衣服拿出来,剩下的就是昨天买的一大堆食物,除了三个苹果和三瓶水,其他都是些体积小、能量高的东西,牛肉干和巧克力,甚至还有两块压缩饼干。原本是想着吃三天的,当然路上应该补给点不少,走到哪吃到哪,吃完了差不多没钱了就撤。

一个人走就是特么的自由!

然而最后还是没有享受到这种自由。昨天又接了一个杂志的约稿,说要5月13号前发给她,想想手头还有两篇稿子一直拖着,这五一还是静静呆着码字比较现实。我爱码字!码字最高!——如果稿费能涨一点就好了。

昨晚上跟两个哥们去看了富力的比赛。也是很久很久没到越秀山看球了,更新之后的球场变成了一片蓝,草皮也好了很多。开场40秒扎哈维就进了球,我们都以为富力要轻松拿下,然而贵州队狠狠地打了我们的脸。没想到这赛季在越秀山的第一场比赛就输成这样,也没想到我们竟在同一侧球门看到了三个进球,隔壁客队球迷区锣鼓喧天,欢声雷动。最后的比分1:3,富力为准备不足和年轻付出了代价。不过富力球迷还是挺可爱的,中场休息时居然点亮手机手电筒,唱起了海阔天空,唱到声音沙哑,然后又开始唱光辉岁月……当然,比他们歌声更大声的是大屏幕播放的广告……

既然更新,就写一下那天晚上在小区里遇到的一个小孩吧。现在还时不时想起他。话说我也并不是很讨小孩子喜欢的人,对于小孩我也没啥热情。那天是晚上十一点多吧,刚从办公室回来,正要上楼的时候,一个小男孩问我:“叔叔,你是不是住那栋楼,能不能陪我上楼?”我看他指的是小区里比较远的那栋楼,而我住的楼就在大门口。当然,对于这样的要求我是不能拒绝的,毕竟这么晚,一个小屁孩刚补习回来,月黑风高的,还是有点危险。不过,当他说家在九楼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懵了,但机智的我马上想到其实可以从楼顶走回我住的楼,然后回到我住的七楼。好吧,咱就带你上楼去。

爬楼过程自然是平淡无奇。到了门口,连拍了好几次,男孩的哥哥还是没来开门,我怀疑是不是里面没人。这一幕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个深夜,三四点的样子,隔壁的妇人回来,显然没带钥匙,也没带手机,于是拍着门大声叫自己的孩子出来开门。深更半夜的,就这么叫了足有半个小时,本来睡得好好的我,生生失眠了大半夜。

这次倒是没等多久,男孩的哥哥开了门,男孩进了门。我开始往楼顶走,突然想到怎么连一句谢谢也没得到……

楼顶地形复杂,顶层住户早已进行了圈地运动,各种栏杆,各种铁网。抬头看看,星星不多,最亮的还是那颗木星。找了个地方坐了一会,把麦包包——几乎每天经过都会买早餐的面包店——买来的两个菠萝包吃了一个,看了看周围一片城中村里还很多的灯光,望了望远处已经熄灯的小蛮腰。

世界还挺安静的。

春梦

挺同意豆瓣上一篇影评里写的这段: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任丘(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279559/

在张律的作品谱系里,以《风景》为分界线,之前的作品,大多关注游民的生存状态,故事基本缺失,影像语言冷静克制,基调冰冷绝望,和早期的金基德,有些许相似。之后的作品,突然变得轻盈、幽默,甚至带着几分调侃,极具生活化的场景和信手拈来的华彩桥段,在观感上,又和洪尚秀有共通之处。然而这些都只是表象,扒开形式的外衣,我们会发现,在骨子里,张律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而且完整的内核,那就是关于身份认同、乡愁以及梦幻与现实。张律的身份认同,源于他的朝鲜族身份。几十年前,他的爷爷带着他的父亲,跨越豆满江来到延边,从此,故乡变成了一个遥远的想象。其实,张律的身份认同焦虑,是有着共性的。在中国的朝鲜族人,皆是近一百年来从朝鲜半岛逃难而来,他们的根在半岛,身却在中国。他们对中国缺乏归属感,朝鲜已成炼狱,逃避尚且不及,而唯一可以接纳他们的韩国社会却视之为流民。就这样,因为历史的谬误,造就了朝鲜族人的尴尬境况。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庆州》中在中国任教的韩国教授,《春梦》中来韩国照顾父亲的朝鲜族女孩、在孤儿院长大的韩国混混、卑躬屈膝忍辱负重的脱北者,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设置,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模糊而又无奈的身份认同。身份的尴尬,由此引发出的乡愁,也就没有了具体的指代,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在《沙漠之梦》中,蒙古男子执拗的用植树来抵抗故乡的荒漠,这种螳臂挡车的行为,正是乡愁的极致体现。正因为有着明确地理位置的故乡,才会有不顾一切的爱护啊。而到了《庆州》里面,这种乡愁,又化作点点滴滴的中国文化符号。比如教授手中的中南海香烟,女主家中丰子恺的画作,还有电话中传来的歌曲《茉莉花》。可以说,身在韩国的张律,生活在同一民族族群中,却又在不经意间,把中国的元素,变做自己思乡的惆怅。在《春梦》中,张律则用《静夜思》、长白山的传说和故乡酒幕的名称,延续着这份乡愁。历史的错位,造就了尴尬的身份,尴尬的身份,反过来又孵化出纠结的作品,从这一点来看,即便将来张律在韩国混得如鱼得水,他也不会变成一位真正的韩国导演。

================================================

讲真,刚看完这部片子的时候,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比之前看的《豆满江》和《庆州》都差很多。当然,这都是个人感觉。倘若自己一个人看的话,《豆满江》和《庆州》都还是能看下去,但这一部或许看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

这也是我看一些纪录片或文艺一些的片子必须得去放映会,有很多人一块看才行的原因……

周日看完电影后的讨论中,有个哥们说道,为了表现某种想法而牺牲叙事是否值得呢?的确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这部电影就拍得太过琐碎,很多日常而又重复的场景,故事和情节上没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地方。虽然也有些超现实的地方,有些尴尬的情景让人会心一笑,但一切似乎就是这么随意生长,没有明显的主线。

也许导演就是想表现这些角色的存在本身吧。这边还是转下刚刚那篇影评的最后一段,说得也很好。

          观看张律的作品,是不能太依靠理性思维、按照逻辑关系来思考的,而是需要去看、去品、去感受。无论你从中感受到的是美好、戏谑还是悲伤,都是影片带给你的收获。或者说,张律的电影,就像一壶清茶,初尝平淡如水,细品甘甜醇厚,后口暗香涌动,但当你真的想要向别人形容这份感觉时,却又发现语言是多么的苍白和无力。

诚哉斯言。感觉自己看的太多,想的太少,写下来的更少。以后或许应该慢下来,学会更细致地品味一些表象背后的东西。

大雪

原來今天的節氣已經是大雪了,深冬已然來臨,儘管廣州白天的溫度還是略高,不過夜晚還是有點寒意。在這大晚上看紅魔的球,寒意竟也越來越重,莫爺馬上就要締造新的記錄了……誒,還是把最後幾分鐘看完了。沒啥說的,該幹嘛幹嘛去吧。

前天跟老法買的小黑今天終於送到了,明天開始去增城培訓的幾天里,也可以繼續工作了。其實也早該買筆記本了,有時候出門或回家沒有本本實在不好過。今年翻了那麼多譯文,寫了這好多篇約稿,年底是應該犒勞一下自己了。可是大將軍、Denis老哥、科長還有boss,你們的錢看來得過一陣子才能還了……

昨天心血來潮查看了一下編輯資格考試的成績,居然一門139一門148,有驚無險地通過了……看來這個考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難。沒買參考書,就是把近十年——沒錯2003年的我也找到了——來的真題打印后看了一遍。真正複習的時間也就十天左右,主要是考前一周每晚上都跑中大圖書館泡館,還真沒有辜負那一周,尤其是某一天泡館中在圖書館後門丟失的那輛折疊自行車……由此造成的不方便一直延續至今……

說到圖書館,上週去廣圖時居然發現《冰與火之歌》有了第五卷可以借,不過只有上和下 。翻了下第四卷,發現好多似乎都沒看過。於是把第四卷中、下和第五卷的都借了回來,從鐵民選舉國王開始看起。下週回來后再去看下,最好把中、下兩本書都借回來。誒,一入這個坑,一時半會是爬不上來了……

週三追隨政委去征戰了一次,踢得如魚得水,恍惚有香川打德國球隊的感覺。要不是前鋒不給力,估計助攻數能超過七個了。自己進了三個球,最後一個球是來球彈起來之後直接凌空射門,球掛左上角入網,一霎那間讓我想起了范大腿上賽季的那個最佳進球。不過射門之後太過專注觀察球的軌跡,結果落地的時候右腳腳踝崴了一下,當時就失去了跑動能力。下場休息了一陣,感覺並不是很嚴重,至少比上次在籃球場踢小場時崴傷輕多了。接著又踢了一陣,感覺還好,完全沒想到第二天腳踝還是腫了。艱難地走去上班,找老曹借了瓶雲南白藥噴霧劑,用了幾天,現在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下週末可以重返球場了。

看球看得已經快放棄治療了,還是踢球能給我點安慰……

最後,X230的背光鍵盤令我相當喜歡。

芦荟

晚上踢了一场很是沉闷的球,几次机会都没把握住,收获零进球。不过踢完球兄弟们一块喝酒吃大排档还是挺爽的。传说的珠江纯生原浆味道也不错,很爽口,也不上头。回来的时候去了趟原来住的地方,将那几盆芦荟搬了过来,这场搬家也差不多算画上了句号。

好多天没有人浇水了吧,有几个叶子已经变黑了。当然,还不及我第一次见到它们时的惨状。那应该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吧,阳光正好,正寻思着找几个花盆来养几株植物。于是打开了房间的窗帘和玻璃窗——因为朝南阳光猛烈,而且靠路边,所以很少打开——发现窗台上还真有几个花盆,上面是几棵已经变黑变黄了的芦荟。

幸好当时没有把它们扔掉。浇了一些水之后,没过两天,芦荟的叶子就开始变绿,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整个就焕然一新了。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重获生机,这些植物的生长速度突然变得特别地快。没过多久,我又找了一个花盆来装,后来还剪了几个大塑料瓶,弄成小花瓶,分了几棵小苗出来。现在这些小苗也长大了,只是由于一直放在纱窗旁边,没办法自在地伸展。当然,现在它们可以想怎么长就怎么长了。

刚住进来这屋子的时候,窗台上有两棵植物,一棵是七里香,已经枯死;另一棵貌似是山茶,还活着,但比第一次见到时似乎活力减了不少。窗台空间虽小,却可以清理出不少地方用来养花。不过单是看着这几盆芦荟,或许还要再整出两个花盆来才行。有空还是得去花鸟市场再逛一逛。

傷痕

不知道是哪個二貨開始說的那句話:傷疤是男人的勳章……看著腳上、腿上和手上為數不少的小傷痕,加上左右兩個隱隱作痛的大拇指,便不由想這“勳章”不要也罷,咱又不是軍人。突然想起那些身上紋了一大片一大片圖案的人,某種程度上這也算傷疤了。話說自個給自個頒個這麼大的“勳章”,還好意思出門?便又不由得鄙視一番。

晚上這球踢得,真是夠無語的。現在我還得改習慣,用剛恢復的左手拇指來打空格鍵,因為右手拇指接替了左拇指的傷號地位。雖然受傷的方式不一樣,一個是打籃球戳到,一個是踢球時摔倒摁到地上,但二者的傷勢卻出奇的相似。於是又得過一段只剪一邊指甲的時日。

再說回這場球,也不知老霍是怎麼找到綠翠中學這個球場的,橡膠地板夾在兩個籃球場中間,門又小,今天費了老大勁才進了兩個球,門柱門框打了有三腳吧。不過輕工戰區還是挺給力,踢得很爽。記得上次唱K的時候,老王把“唱歌的關鍵不是在哪裡唱,而是和誰唱”這句話說了兩三遍。其實踢球也是一樣的道理,和這些哥們踢球,才能踢出讓人身心愉悅的足球。丘司令據說還想和我們一起踢到四五十歲,可惜他馬上就要奔赴廈門,以後回家的路上可以找他去廈大的演武場踢上幾腳。老江是足球狂熱者,在科學網博客上幾乎每篇文章都要提到足球,他說踢球時最爽的不是進球,而是大力射門打在門框上的那個清脆的聲音。不過有了小孩之後,他也在家庭與踢球間糾結,今天看到他寫的一句,“我們要做足球的主人,而不是足球的奴隸”,著實把我雷得不輕,這踢個球怎麼弄得跟幹革命似的。特派員,名字三個字的首字母都是w,因此簡稱3W,也是球痴一枚。現在雖然身居輕工戰區海外特派員一職,但無時無刻不忘戰區事務,經常週末或節假日就蒞臨指導。3W的球風硬朗,擅長突破和大力射門。萬九兄,還記得那次我們和你們“華晨”元老隊踢五人場嗎,要是3W在場,我們肯定不會處於下風。有意思的是,那天畢業賽結束之後,在鷺園吃飯,居然聊到3W和我踢球的風格很像,其實從腳頭上,我比3W差遠了,但在技巧和靈活性上還是有稱道之處的,因此就我自己的觀感,我和他的風格還真是不像。

或者是精神氣上面的像吧,都有強烈的進球慾望,都喜歡大力抽射——踢前鋒的估計都喜歡——對我來說,球場是我表演欲最強的所在,在綠茵場上的那種自信,那種相信自己還有點才華的感覺,以及擔當、協作、鼓勵等等與隊友的互動,當然還有各種不給力帶來的懊惱,挫敗感其實只是一時,但美好時刻則會一再回味。這也許是沒踢過球的人永遠也體會不到的東西。

球隊聚餐那天是端午節,徐boss請客,啤酒也就放開了喝。丘司令喝得過頭了,“閉嘴”之聲不絕於耳。這也算一個真性情的人了,祝他一路順風。

其實還是懷念當年球隊出去和其他學校、研究所踢球的日子。這是在中山醫那個球場,研二時候的畢業杯,還和植物園、地化所、生研院等踢了比賽。記得某場貌似是對地化所,開始沒多久就在中場進了個超遠射門,那場好像整個隊進了九個球,我戴了帽子。現在每週一場所裡學生職工加船隊的球,踢得十分沒勁。

還是繼續戰鬥在輕工好了……

閒狗持續憂傷

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更新了吧。左手大拇指還疼著,打字的時間久了就有點感覺。不過除了不能自己給自己剪指甲外,似乎對生活也沒什麼太大的影響。但這一點在晚上遛狗的時候被證實還有待商榷,豆豆——也不知某人是怎麼想到起這個名字的,老讓我想起在北京時候那個被班裡人呵護的家教小孩——出門心切,拽了一下,我下意識甩了下手,感覺大拇指疼得簡直要飛出去……還是得休養一段時間。籃球,該死的運動……

打不了球,就要找機會踢球。下午終於去輕工踢了幾腳,感覺渾身都像生鏽了一樣,咯咯吱吱的,渾不似從前的敏捷。所裡的人顯然除了週日踢芳村之外,對足球就再沒什麼熱情。運動一下感覺明顯好多了,這幾天熬夜看球,也應該出來戶外放鬆一下。下午六點多的時光,已經沒有了白天的悶熱,微風吹拂,坐在草地上,看一群菜鳥把球踢來踢去,嘲弄幾句,也是不亦快哉的事兒一件。

但對那條一直在屋裡呆著的小狗來說,生活就可謂閒出鳥來了。養了幾日,每日見到我就打轉,時不時就過來用深情的眼神看著我。誒,我知道你想出去,可是外面又有啥好玩的呢?再說,我也木有那麼多時間陪你哇。晚上洗完澡,看時間九點半,正準備坐下來看幾集《單身毒媽》,豆豆又走了過來,又是打噴嚏又是甩尾巴的,得,咱下去遛遛吧。於是就還是下去在周圍轉了一圈,剛出小區鐵門時那迅猛的架勢把幾隻貓嚇了一跳,雖然豆豆的身形比他們還小。出了門,豆豆照例在門口附近的那棵樹下撒了一小泡尿,其餘時間就是不停地嗅着各種物事。幾乎每個路過的女生都會說,哇,只狗咁細個…..路過還是法庭門口,幾個大媽也興致勃勃地指點了一陣。

在樓下的活動桌坐了一會,瀏覽了下廣州日報,一回頭就見到黑板上寫著讓住戶管好自家的小狗,不要讓它們隨便屙屎拉尿。話說豆豆現在的習慣是拉在洗手間門口,還好改了在客廳撒尿的習慣。過幾天某人領回家,估計又要花幾天時間調教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將豆豆牽上房間,果然沒一會就很滿足地睡覺去了——當然也是我自個看美劇不理她。豆豆有一點還是值得稱道的,就是看球的時候她也不睡,硬是要一次次地走過來騷擾一下,其實我們吃的是薯片,香是香,可你吃得了麼?

於是我也算養過吉娃娃的人了……

穀雨

A 超喜歡Sound of silence這首歌,特別是首頁上放的這個版本,經典得無以復加。晚上學唱了好幾遍,無奈聲線確實不濟太多,聽起來判若云泥。但是,that’s funny…另外一首,when we stand together,賽季初的時候阿森納出了個很感人的視頻,背景音樂便是這歌,很讓人熱血沸騰的歌詞和旋律。

B  又聽了幾遍Sound of silence,寂靜得連外面的雨聲也沒有了,窗戶上方的雨棚傳來斷斷續續的滴答聲。真真是寂靜之聲啊……穀雨這個節氣,其實已經過去了十多天,而廣州的雨季,似乎才剛剛開始。一下雨,溫度一下子降了好多,不過相當舒適。唯一的不便是不能戶外運動,希望假期時能有一兩個晴天,出去騎騎車也好。

C  下午和妹妹打了個電話,說了點家裡的事情。有些東西真是很無奈,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做,似乎也只能這麼一步一步走,苦笑著搖搖頭,該怎樣還是怎樣。事情應該總會好起來的吧,至少不會太糟。有些時候,誠心地拜拜神也是非常必要的。畢竟,就算很努力去盡人事了,還是會不斷忐忑著天命到來。

D  Just try your best. 願今夜的你好夢。

E….James Cameron is awesome….

天黑黑

甲:轉眼四月就到底了,歐冠的半決賽已經打完,恆大下一場亞冠還要過幾天。再過一個多月,歐洲杯也將開幕,一段不斷掙扎去上班的日子開始了。作為一個普通得有點二逼的球迷,過去這近一個月實在是過足了球癮。看了幾場中超,天體的人浪&越秀山的霸氣;半夜裡爬起來看了幾場歐冠和英超。掉鍊子的紅魔,你們本可以讓懸念早點結束;鐵血的車子,一如既往是捍衛地球尊嚴的最強大力量。下週,五一小長假,除了看球,還有什麼更好的活動呢?

乙:上午弄了好一陣子,終於把博客的控制權弄回來了。兩個php文件居然被改得面目全非,好不容易改過來,試一下卻毫無反應。問了幾個人,卻都說能打開,只能苦笑這辦公室的網絡不給力了。下午的時候終於可以打開博客,馬上把wordpress版本更新,數據庫密碼換掉。也許對那些黑客來說,下次再黑也是手到擒來,吾只能自求多福了。人就是這麼賤,擁有的時候不懂得珍惜,也不打理也不更新,撂著長草;等到找不到地方寫東西的時候,又跟丟了魂似的。不過也不知是得罪了何方神聖,這也沒多長時間,mindcandle就遭了兩劫,希望事不過三吧……

丙:最近開始看《單身毒媽》,實在是部好劇。有些三俗,有些溫馨的口水劇,不得不說女主相當迷人。《權力的遊戲》第二季也出來了,情節發展好拖沓,看來還是先去看看書好了。在kindle上看了幾本書,《西方偽科學種種》相當不錯,這本應該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的書描寫了許多盛行於西方世界的偽科學代表事件和人物,從亞特蘭蒂斯到外星人,從金字塔到探礦的棍子,最多的還是那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醫療手段,相比之下,中醫的理論和手段突然顯得靠譜很多……這真是本很有意思的書,那些自以為掌握真理,痛罵科學界的“偽科學家”——每看到這些人做的事情就讓我不厚道地想起“民科”這個詞——真是很難理解他們怎麼會如此堅定地相信那麼無稽的事情。偏執也許能夠造就天才,但也可能將他毀滅。看著這些啼笑皆非的人和事,再想想現在盛行的種種亂象,包括書店裡還經常看到的《水知道答案》這些,令我不住想起一句話:

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笑劇……

丁:據說四月的廣州,是不斷在白晝與黑夜之間不定期切換的廣州。確實如此,估計五月份也會來那麼幾次吧。大雨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在天體看的那場恆大對貴州的比賽,坑爹的草地池塘,一直不斷呼喊助威的球迷,最後幾分鐘還在齊聲唱著《海闊天空》,歌聲夾雜在迷霧般的空氣中,撲面而來,渾身的毛孔隨之一凜。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上一次應該是在電視裡看到恆大球迷在全北淚流滿面的畫面。

大雨瓢潑的時候,總是想著衝到雨裡去裸奔應該挺爽的……

戊:陽光總在風雨後。於是今天就出太陽了。下午下班的時候,走在路上,突然感覺風的溫度真的很舒服,心裡頓時開闊了許多。有些事情,其實早已經看得出來,只是不願意去相信,徒增了許多煩惱;總覺得應該去做點什麼,但其實又有什麼好做的呢?吃頓好吃的,看場好球,更新篇博客,想想下一篇稿子,讀上一段有趣的文字,聽首給力的歌——搜狗電台隨機播放出《軋車》,這是故意的麼——最重要的,運動一下,衝個痛痛快快的熱水澡。

The world is just awesome!

今天

这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星期天,看书,聊天,吃饭,踢球,下面条,然后对着央视五围观了一会中职篮全明星赛。过不了几天,这些生活内容就会从记忆中褪去,我也再不会记起布鲁克斯那销魂的助攻,以及王治郅蛋疼的三分球。下午踢球时留下的伤疤,过不了几天便会没有感觉。也许只有下次踢球时拿起球袜,看到上面隐隐约约的鞋钉印时,才会唏嘘一下。

这确实是很平常的一天。

然而今天又是不平常的。

1473年的今天,哥白尼出生了。这个商人之子后来成了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之一。传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当初版的《天体运行论》送到他床前时,他从昏迷中醒来,然后抚摸着书页去世。

1945年的今天,硫磺岛战役爆发。现代史上最惨烈的岛屿战斗,也是太平洋战争中唯一一场美军伤亡大于日军的战役。美军士兵在拆钵山上竖起国旗的画面,成为战争史上的经典。

1997年的今天,邓小平逝世。那时我在上小学五年级,全校师生在操场上默哀的情景还记得很清晰。

2008年的今天,肥姐沈殿霞走了。这是一个多么有趣,乐观和开朗的人,似乎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

2012年的今天,曼联没有比赛,皇马又赢球了;惠特尼·休斯顿的葬礼举行;广州的气温开始回升;伊朗人说要造地震监测卫星;中职篮的扣篮大赛以一次次砸铁告终……以及,这一天以后,有个人的生活会有些些不同。

leave some quotes for today:

*Man is born to live, not to prepare for life.

Boris Pasternak(1890-1960), Doctor Zhivago, 1958

*People are such great mysteries. Just when we think we have understood them, a wonderful new aspect shows in them.

Eucharista Ward, Match For Mary Bennet, 2009

* Sometimes when you look back on a situation, you realize it wasn’t all you thought it was. A beautiful girl walked into your life. You fell in love. Or did you? Maybe it was only a childish infatuation, or maybe just a brief mement of vanity.

Henry Bromel, Northern Exposure, The Big Kiss, 1991

心安即是归处

临睡前写一点,每天写一点,记录下生活,留个念想。正好刚吃完一大碗面,肚子有点撑。话说强记面店开张之后,手艺逐渐恢复,在量的控制上便有些大意。瞧,晚上又煮多了吧。和周两个人各盛了一碗,吃完,中途喝了两杯可乐,就感觉好饱不想吃了。但锅里还有好多,于是在刚才,拿来做宵夜吃了。放了两根小辣椒,汤里有点辣味,感觉不错。离家多年,口味也变得重了,有时候颇有些无辣不欢的感觉。当然,面汤的话,辣还是少放点,又不是吃酸辣粉。突然想起冰箱里还有些家里带来的虾干,看来还是下次煮面时放好了,还可以买点干贝来放,海鲜面啊,应该不错。

吃饱喝足,得谈谈人生了。想想今天谈论的问题,如何安心,如何静下心来?

话说没做什么亏心事,或者天性健忘之人,应该不会考虑这个问题吧。而大多数人却非如此,我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可语人的秘密,也时常面临种种的选择,还有对未来将去往何处的焦虑。生活得好这回事,自己看来是一样,在他人看来是另一样。而人常常在意的,偏偏又是这另一样的看法。有时候,这种看法赤裸裸得有点残酷,于是你就把自己缩起来,怀疑着自己曾经确信不疑的自信心。

但这些终究还是会过去。人要善于从别人身上收获力量,但最终要踏出的那一步,还得是循着自己的内心。

时候不早,刚好看朱自清的一本旧书,《语文影及其他》,看到其中一篇《撩天儿》,就是聊天儿,着实有趣,摘一段下来分享下:

不过不能谈话不爱谈话的人,却往往更愿意听人家的谈话,人情终究是不甘静默的。——就算谈话免不了俗气,但俗的是别人,自己只听听,也乐得的。一位英国的无名作家说过“良心好,不愧于神和人,是第一件乐事,第二件乐事就是谈话。”就一般人看,闲谈是一件乐事其实是不可少的。

看,说得多好,所以没事就出来吹吹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