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好嘛,趁着今天有点心情,来更新一下。这个时候,这种气氛,适合写点平时忘了写的东西。

一看时间,又快有一个月没更新了。很多事情结束之后就想着写一写,比如麦径之旅,比如看的几部有意思的纪录片,比如前天早上做的一个奇怪又科幻的梦,然而这些种种,却又因为自己的懒惰耽搁了。

不过,这个月的主旋律,还是工作,工作,和工作。除了还没搞定的当期稿件,还有一篇需要提交的会议论文,需要在30号搞定。于是,拖延症晚期的我,大概这个端午节假日就在看文献和码字中度过了。明天顺道再看个纪录片吧~

先说说麦径吧。就在签注到期前的那个周末,决定还是别浪费,去一趟麦径吧。又问了下喵喵,得知她也带队去走麦径。于是,那就出发吧。

没有选择直通巴士,而是坐动车转地铁再转公交。还算顺利,动车上十五元的鱼香肉丝饭味道也还行,至少弥补了早餐没吃饱的缺憾。总之,终于在下午一点左右到达西贡。

感觉西贡是一个很有异域风情的地方,总觉得像到了东南亚。看了看路线,决定还是到麦径的起点,从第一段开始走起,然后到西湾与喵喵他们会合。

公交车到北潭涌,稍微看了看方向,开始走,也开始不住感叹香港的步道设置真是完善。不仅有麦里浩径,也有其他的休闲径和自然教育径。各种路牌指示齐全,稍微有点常识,真是想迷路都难。

麦径第一段主要是绕着万宜水库走,主要是水泥公路。实话说也够无聊的,直到在水库边树丛里发现了一头野猪!一头浑身黑色,大概是成年家猪一半大小的野猪,正在哼哼着觅食。发现周围有人正准备拿出手机拍它的时候,便又哼哼着往树林深处钻去了。看着灌木茂密,地形复杂,我决定还是不下去拍它了。

有一点好,天气不再闷热,雨也停了。走起来舒服了许多。看到了面积广阔的水库,有人在附近的水道里玩划水,还有个水上公园,许多人在划船。当然,还有一路上充满存在感的牛牛。

途中有意思的一个点是这个地质公园。景致不错,设置简单但清晰。其实应该走下去坐一坐,看看海和海那边的岛,以及岛上的石头。然而看看路线,想要五六点到达西湾已经有点难度,还是抓紧赶路吧。

这个地质公园得空再补充一下。

走到浪茄湾,已经快进入麦径第二段了。这里的沙滩很白很细很干净,也是不错的露营地点。当时还是淡季,露营的人还没有沙滩上的牛多。

路上见到了如此环境优美的福音戒毒所。

除了没有垃圾桶之外,此处往后的山路还十分难走,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开始下大雨了……然而到最后我还是没有穿上迪卡侬买的那件39元的雨衣。一来全身穿的都是快干衣物,二来那件雨衣穿起来实在闷热,宁可衣服淋湿,背包有防雨罩也不怕大雨。

西湾这个海边小村,也是个有故事的村。

exactly

艰难而漫长的爬坡,下坡之后,终于到了西湾。路上见到不少国际友人,以及国际友人与国内友人的组合,香港特色。到达沙滩的时候,正好喵喵他们正在发放帐篷。作为以往参加过他们多次活动的资深团员,我厚着脸皮蹭了一顿饭,还有其他队员分享的各种零食——这就是户外的分享精神,感恩!

唯一有点缺憾的是,花了七十多港币买了三罐啤酒和一支水,然后整个团队居然没有人陪我在海边喝罐啤酒……

多年以后,我肯定还会清晰地记得那三罐有点苦涩的青岛啤酒,还有被我的帐篷封堵住洞口,半夜随着潮水召唤不断想钻出来的那只螃蟹。

谷雨

几天没更新,一打开却提示带宽超出限制。虽然不是很懂,但打开邮件找到老薛的地址,马上就看到得升级主机了。交了点银子,继续用着。这一亩三分地似乎也没多少人看,但堆的东西多了,总会被各种搜索引擎抓取到,流量超出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本来计划今天去麦里浩径徒步的,希望三天把全程走完,虐一虐自己。然而差不多一整晚失眠,九点钟疲惫地醒来,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想想拖延的稿子,想想临近尾声的英超球赛,想想滑动门要播放的电影,最终还是决定不折腾了,留待过两周再去走个两天的腐败线吧。看着昨晚装好的背包,把帐篷和衣服拿出来,剩下的就是昨天买的一大堆食物,除了三个苹果和三瓶水,其他都是些体积小、能量高的东西,牛肉干和巧克力,甚至还有两块压缩饼干。原本是想着吃三天的,当然路上应该补给点不少,走到哪吃到哪,吃完了差不多没钱了就撤。

一个人走就是特么的自由!

然而最后还是没有享受到这种自由。昨天又接了一个杂志的约稿,说要5月13号前发给她,想想手头还有两篇稿子一直拖着,这五一还是静静呆着码字比较现实。我爱码字!码字最高!——如果稿费能涨一点就好了。

昨晚上跟两个哥们去看了富力的比赛。也是很久很久没到越秀山看球了,更新之后的球场变成了一片蓝,草皮也好了很多。开场40秒扎哈维就进了球,我们都以为富力要轻松拿下,然而贵州队狠狠地打了我们的脸。没想到这赛季在越秀山的第一场比赛就输成这样,也没想到我们竟在同一侧球门看到了三个进球,隔壁客队球迷区锣鼓喧天,欢声雷动。最后的比分1:3,富力为准备不足和年轻付出了代价。不过富力球迷还是挺可爱的,中场休息时居然点亮手机手电筒,唱起了海阔天空,唱到声音沙哑,然后又开始唱光辉岁月……当然,比他们歌声更大声的是大屏幕播放的广告……

既然更新,就写一下那天晚上在小区里遇到的一个小孩吧。现在还时不时想起他。话说我也并不是很讨小孩子喜欢的人,对于小孩我也没啥热情。那天是晚上十一点多吧,刚从办公室回来,正要上楼的时候,一个小男孩问我:“叔叔,你是不是住那栋楼,能不能陪我上楼?”我看他指的是小区里比较远的那栋楼,而我住的楼就在大门口。当然,对于这样的要求我是不能拒绝的,毕竟这么晚,一个小屁孩刚补习回来,月黑风高的,还是有点危险。不过,当他说家在九楼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懵了,但机智的我马上想到其实可以从楼顶走回我住的楼,然后回到我住的七楼。好吧,咱就带你上楼去。

爬楼过程自然是平淡无奇。到了门口,连拍了好几次,男孩的哥哥还是没来开门,我怀疑是不是里面没人。这一幕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某个深夜,三四点的样子,隔壁的妇人回来,显然没带钥匙,也没带手机,于是拍着门大声叫自己的孩子出来开门。深更半夜的,就这么叫了足有半个小时,本来睡得好好的我,生生失眠了大半夜。

这次倒是没等多久,男孩的哥哥开了门,男孩进了门。我开始往楼顶走,突然想到怎么连一句谢谢也没得到……

楼顶地形复杂,顶层住户早已进行了圈地运动,各种栏杆,各种铁网。抬头看看,星星不多,最亮的还是那颗木星。找了个地方坐了一会,把麦包包——几乎每天经过都会买早餐的面包店——买来的两个菠萝包吃了一个,看了看周围一片城中村里还很多的灯光,望了望远处已经熄灯的小蛮腰。

世界还挺安静的。

享乐的陷阱

周六在广图8楼看书,桌对面一位穆斯林小哥用一个架子一边看书,一边在旁边的平板上写字,看起来甚是方便。回来后在淘宝上搜了一下,果然找到同款,下单后今天(周二)就到了。晚上回来摆在桌上,放上那本《上瘾五百年》,一边看书一边在本子上打字,很有码字工的感觉。

对,码字。从现在开始要增加码字量了。虽然天天都在和文字打交道,还经常翻译大段大段的英文,但是要自己写点东西,却往往下笔无言。很佩服那些辛勤的写作者,不光是种种奇思妙想,种种令人拍案叫绝的情节转折,还有行文中对语言的运用之妙,或不厌其烦,或精简无比,都令我时不时在想,这到底都是怎么写出来的……

然后很多写作指南、写作心得都告诉我,最重要的就是开始写。每天都写,写满一千五百字,两千字,这样你的写作能力才能提高。无他,唯手熟尔。

当然,于我而言,想要写出很有文学性的东西来恐怕不太现实。以前写过的最有文采的文字,估计就是高中时参加作文比赛时写的一首关于乔丹的诗了。前一阵还看了许多有关科幻写作的东西,幻想着依靠写科幻卖版权,实现财务自由的梦想。然而,始终没有想到什么有趣的idea。有时好不容易想出来一个,却发现早就被人写过。

当然,还是经常会看到写得很烂的科幻小说,许多热门的科幻电影,内容其实也很不堪。时常会想,这段要是让我来写应该如何,这一场景应该怎样才会更好。可惜这些想法都一闪而过,没有记录下来。或许我该学习卡尔维诺的写作方式,对某个事物有所感悟就写下来,将各式各样的描述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文件夹里。最终,把相关的内容撷取出来,整理一下,就变成了一本耐人寻味的书。

这样的描述不一定要写实。可以专注于想象,尽可能地想象,无远弗届地想象,不用担心与现实脱节的问题——身处一个魔幻现实的时代,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前几天还翻了一下丰子恺先生写的《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很恬淡的文字,种种生活中的感悟,突然让我回想起来最初写博客的时候。也是时不时描写一下生活里的各种趣事,那种描白的写法,有时读起来也让人觉得舒服。

P305

P312

但是,文笔上跟丰子恺还是远远不能相比的。他那些个性鲜明的画,透着生活的练达与智慧,也与他的文字互相映照。有时你还会看到他在书中用到一些很不常见的词或字,比如“鹣鹣鲽鲽”,初看到很觉得新奇,由比目鱼也猜到了这个成语的意思。得空查了一下,便更了解自己所知的粗浅——换另一个朋友看到或许就觉得稀松平常了。

于是说了半天,还是没有进入正题,也就是未来的写作方向的问题。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本挺耐读的书,《上瘾五百年  烟、酒、咖啡和鸦片的历史》。这种历史+科学的普及读物一向是我的最爱。之前看的一本《致命元素  毒药的历史》,也是类似的风格,有空得再看一遍。

最近还在想,应该再把詹姆斯·伯克的《轮回》(Circles)和《双轨》(Twin Tracks)两本小书拿出来仔细研读,或许可以模仿一下他的写法,讲一些生物学史的有趣故事。或许不仅于此,还可以做一些非虚构的尝试。

集腋成裘,积少成多,先从最简单的素材积累开始吧。

乍暖还寒

我徒然学会了抗拒热闹,却还来不及透悟真正的冷清。—— 《四喜忧国》张大春 著

这个时节的广州,气温和雨水的变化总是让人捉摸不透。还好春天已经来临,也不会太冷,空气污染指数也没有高到不能去跑步的程度。早上起床的时候,看到时间已经八点半多。起来刷牙洗脸之后,准备出门时看了下手机,居然还不到八点。于是又退回来,热了杯牛奶和几个包子,顺带看了一集《纸牌屋》。感觉人生又多赚了一个小时一样……

上班的路上看到杜鹃花开了,想着这几天应该可以去中大赏花了吧。到了三、四月份,中大里面又会迎来许多拿着长枪短炮的观鸟爱好者。有时候在qq空间上看到赵老师放出来的那些鸟的图片,便怀念起当年在博物馆抄写鸟标本卡片,以及和狮子在校园里拿着望远镜观鸟的情形。一晃已经好多年了,赵老师也早已退休,图书馆后门那棵树上的猫头鹰也生了两个雏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据说每天睡觉前回想一下当天的收获,或者是盘点几个开心的事情——最好是写下来,很有助于保持快乐的心态。这样的每日回顾有点像布拉佛斯的无名之辈,每天晚上都会跟慈祥的人讲一天中学到的三件事情。这些事情或大或小,可以是新的技能,也可以是别人的嬉笑怒骂。慈祥的人真是有大智慧的,生活中的种种小事,每天能学得三样,人生便感觉有意义起来,每天都能保持新鲜感和好奇心。

其实当初弄这个博客也有点这个意思,时不时记录一些所得所想。只是时间日久,自己也慵懒下来,更新的时间间隔逐渐变长。加上有时候被黑一下,或者服务器挂掉,便难以为继了。每天记录一下做过的事情,就从现在开始吧——估计以后会出现许多较短的、类似季羡林日记的小文。另,如果晚上因为写稿等事情拖得太晚的话,第二天补记亦可。

昨天做的几件事情:

给《小学生学习报》写了两个简单的稿子,内容分别是生物荧光鱼类和攀岩的虾虎鱼。前者是国家地理的一个新闻,后者是之前给《奇趣百科》——昨天上午刚好收到了杂志——写的稿子。

在京东上给一位怀孕之中、略显抑郁的朋友选了几本书,分别为《天真的人类学家》(奈吉尔·巴利著,何颖怡译)、《老舍作品集》(套装全二册)、《公寓导游》(张大春著)、《一个人的好天气》(青山七惠著,竺家荣译)和《空山灵雨》(许地山著)。其中《公寓导游》没有看过,但之前看了张大春的《四喜忧国》,感觉不错,这本应该也不会差。《老舍作品集》里面的许多文章都已经看过,文笔没的说,喜欢老北京味的幽默。《空山灵雨》和《一个人的好天气》有点像,都是平淡中细细品味,让人感觉意犹未尽的书,如同一杯清茶。《天真的人类学家》,一本非常有趣的书,刚刚看完了旧版的pdf,来自台湾的译者功底还算不错,也做了许多考证——作为一个科普新闻译者,我深深了解翻译这类文章的难度——加上原书本身写得就很好看,所以一开始读就简直停不下来!

说到译文,得吐槽一下湖南科技出版社2011年出的几本托马斯·刘易斯的名作,买了其中两本:《细胞生命的礼赞》和《脆弱的物种》。看了没几页就已经无力吐槽了,这翻译得简直不忍卒读啊……不知道是译者的水平问题,还是外包给其他人去翻译了……

说回回顾环节。最后一件事情是在京东上买了一双亚瑟士的跑步鞋。根据我的跑步习惯和跑量,最终选了一双入门级的鞋。写着是MAVERICK2,也不知是不是…… 希望穿着舒服吧。新赛季,早睡早起多跑步!

 

回家之前

回家过年之前来写一下吧。

从来没在这么接近过年的时候还在广州待着,第一次见识到平时人潮喧嚣的城中村变得冷冷清清,偶尔几个人,或一两辆载客电动车经过。上楼的时候看到有户人家正在撕去年的春联,准备贴新的上去,忽然想到今年过年没机会在家自己写春联贴春联了。明天,除夕,下午的高铁,回到家估计是晚上七点多了吧。吃个年夜饭,去奶奶那里坐一坐,然后睡一觉,起来便是周一了。

打电话回去,才知道小侄子已经回家了。这个早产的小家伙,现在还经常哭啼着,希望度过这段脆弱多舛的时期之后,他能平平安安地健康长大。

这几天已经无心工作,但有时还是得去办公室办一些事情,如开录用证明,找领导盖章之类的。前几天搞什么网站备案的事情,很着急地要好几份备案材料,时间还很紧迫。快递过去三天了,不知道那些材料收到没有。原本以为网站停了之后活就干不了,结果还好马格泰克那边弄了个临时的网站,于是系统还是可以接着用。就是许多外审专家按原来的地址登不了审稿系统,接了好几个询问电话。

其实编辑这个工作还是自由度蛮大的,如果没什么太急迫的事情,每年远可以出游或回家待一阵,工作就远程办公即可。当然,这份工的缺点也很明显:薪水低且上升空间不大。有时想想自己现在也真是小富即安了——虽然其实并不富。接下来一年,继续翻译,继续写稿,继续书和电影,最重要的,好好爱护身体,一直踢球下去。

说到踢球,这次回家准备带双战靴回去。一中那么好的球场不知道能不能上去玩一玩,但是厦大的上弦场是一定要去征战一下的。这一年好像是几年来踢球最多的一年,也是踢得最开心的一年。或许正是踢球,冲淡了生活中许多其他的不愉快。受伤了好几次,左脚脚踝去年在篮球场踢小场时扭到,休养了好几周。今年右脚脚踝也受伤了一次,第二天直接都不会走路了。值得纪念的是,右脚这次的受伤其实是在一次精彩的射门进球之后。那个球让我想起了范大将军上赛季的那个最佳进球,能有这种联想,受这点伤也值了。

这两星期没有球踢,稿子也写得少,空闲时间基本都奉献给电影了。看了一大波韩国犯罪电影,拍的水平还真不赖,甩国产片好几条街。虽然有些片看着硬伤实在多了一点,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的话,看着还是蛮过瘾的。昨晚上看了个希区柯克的《惊魂记》,换换口味,也真不愧是经典的开山之作。虽然看简介的时候,“精神分裂”一词已经无情地向我剧透,但观影的时候还是让我十分投入。我不时想象影片那个时代的人看到这部电影时会有什么感受,震撼?这个词或许还不够用来形容吧。

接近三个月没有更新了,感觉生命中似乎缺失了一段。志之,自勉。

囈語

#1    非常喜歡夜裡奔跑的感覺。春天的廣州,已經是夏天的感覺。昏暗的中大校道人來人往,偶爾還會遇到剛下課從教學樓噴薄而出的人流。這種喧囂,與玉泉路科院那一圈路迥然不同,沒有暗香浮動的玉蘭花,只有延綿不絕連成一片的榕樹和白千層。其實更喜歡一個人跑步的感覺,先是中速跑上一圈,約莫兩公里,然後歇一下,做幾個引體向上;接下來再跑一圈,變速跑,將整個路程分成一段一段,起跑,加速,衝刺,減速,等心跳和呼吸降下來,稍事休整,再次起跑,加速,衝刺……唯一缺少的是mp3和一個好耳機。懷念那時候跟浩鳥借的索尼耳機,戴著每天清晨在科院和高能所跑兩圈,竟把《飄》和《德伯家的苔絲》英文版聽完了——當然,是縮寫版,全書可聽不下來。

#2    說到mp3,原來那個小小的飛利浦gogear,剛從原來宿舍拿回來,那天晚上就被我二二地放在褲兜里,接著扔進洗衣機,等到要睡覺的時候才突然想起,拿下來一看,居然,不能用了!!

#3    晚上看了部早有耳聞的片子,intouchables。很耐看的片子,也許每個人都有自以為無法被觸及的一面,直到遇到某個人,也惟這個人能讓你想去依賴,覺著他做的都可以接受,無論多麼無稽多麼不可理喻,因為你能從他身上看到人性真實的一面——雖然不大習慣,但如果沒有了,人生立刻變得索然無味。

來源於真實生活的劇情片才是好的劇情片。人生的奇妙之處就在於,無論兩個人來自多麼不同的世界,也許就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心靈裡某些地方就會被無意觸動,繼而在朝夕相處中,從一次次交談、一起吞雲吐霧、一次次爭執與妥協、一個個心有靈犀的幽默等等之中,兩個人才成為真正的soul mate.

#3.1   還有,鬱悶的時候坐上飛機,飛到山上,綁上滑翔傘,在空中淡定地俯瞰,狂放地大笑……tm的這才叫生活啊!! 片中不少搞笑的片段,上圖是其中最喜感一幕,說這話的人後來自己塗鴉了一幅,賣出了一萬多歐元……

#4    昨晚上遠赴黃埔,與幾個高中同學,及某同學的家里人一塊吃了頓飯。杯具地發現一點,高中這群同學,留在廣州的似乎都是女生。好久沒有見面了,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和女生交流了,看她們三個女人一台戲,我就做做看戲的,偶爾玩笑幾句,似乎也還過得去。回到住處的時候,時間已是十點四十,這路上的時間估計有兩個半小時了……黃埔,還是太遠了些,你們以後多來市區逛逛才是王道。

天黑黑

甲:轉眼四月就到底了,歐冠的半決賽已經打完,恆大下一場亞冠還要過幾天。再過一個多月,歐洲杯也將開幕,一段不斷掙扎去上班的日子開始了。作為一個普通得有點二逼的球迷,過去這近一個月實在是過足了球癮。看了幾場中超,天體的人浪&越秀山的霸氣;半夜裡爬起來看了幾場歐冠和英超。掉鍊子的紅魔,你們本可以讓懸念早點結束;鐵血的車子,一如既往是捍衛地球尊嚴的最強大力量。下週,五一小長假,除了看球,還有什麼更好的活動呢?

乙:上午弄了好一陣子,終於把博客的控制權弄回來了。兩個php文件居然被改得面目全非,好不容易改過來,試一下卻毫無反應。問了幾個人,卻都說能打開,只能苦笑這辦公室的網絡不給力了。下午的時候終於可以打開博客,馬上把wordpress版本更新,數據庫密碼換掉。也許對那些黑客來說,下次再黑也是手到擒來,吾只能自求多福了。人就是這麼賤,擁有的時候不懂得珍惜,也不打理也不更新,撂著長草;等到找不到地方寫東西的時候,又跟丟了魂似的。不過也不知是得罪了何方神聖,這也沒多長時間,mindcandle就遭了兩劫,希望事不過三吧……

丙:最近開始看《單身毒媽》,實在是部好劇。有些三俗,有些溫馨的口水劇,不得不說女主相當迷人。《權力的遊戲》第二季也出來了,情節發展好拖沓,看來還是先去看看書好了。在kindle上看了幾本書,《西方偽科學種種》相當不錯,這本應該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的書描寫了許多盛行於西方世界的偽科學代表事件和人物,從亞特蘭蒂斯到外星人,從金字塔到探礦的棍子,最多的還是那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的醫療手段,相比之下,中醫的理論和手段突然顯得靠譜很多……這真是本很有意思的書,那些自以為掌握真理,痛罵科學界的“偽科學家”——每看到這些人做的事情就讓我不厚道地想起“民科”這個詞——真是很難理解他們怎麼會如此堅定地相信那麼無稽的事情。偏執也許能夠造就天才,但也可能將他毀滅。看著這些啼笑皆非的人和事,再想想現在盛行的種種亂象,包括書店裡還經常看到的《水知道答案》這些,令我不住想起一句話:

歷史總是一再重演,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笑劇……

丁:據說四月的廣州,是不斷在白晝與黑夜之間不定期切換的廣州。確實如此,估計五月份也會來那麼幾次吧。大雨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在天體看的那場恆大對貴州的比賽,坑爹的草地池塘,一直不斷呼喊助威的球迷,最後幾分鐘還在齊聲唱著《海闊天空》,歌聲夾雜在迷霧般的空氣中,撲面而來,渾身的毛孔隨之一凜。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上一次應該是在電視裡看到恆大球迷在全北淚流滿面的畫面。

大雨瓢潑的時候,總是想著衝到雨裡去裸奔應該挺爽的……

戊:陽光總在風雨後。於是今天就出太陽了。下午下班的時候,走在路上,突然感覺風的溫度真的很舒服,心裡頓時開闊了許多。有些事情,其實早已經看得出來,只是不願意去相信,徒增了許多煩惱;總覺得應該去做點什麼,但其實又有什麼好做的呢?吃頓好吃的,看場好球,更新篇博客,想想下一篇稿子,讀上一段有趣的文字,聽首給力的歌——搜狗電台隨機播放出《軋車》,這是故意的麼——最重要的,運動一下,衝個痛痛快快的熱水澡。

The world is just awesome!

aria

There is no pleasure in having nothing to do; the fun is in having lots to do and not doing it.

by Mary Wilson Little

 

#  这几天想了很多,却什么都不想写。时间转眼就到了十月底,一月下来,都没什么更新的。今天看到上面那句话,深得我心。让人快活的并不是无事可做,而是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却啥都不做。颇有些自嘲的意思。每天到办公室,看着大家都在电脑面前忙忙碌碌的样子,似乎总有干不完的活。我当然也是一样的状态。每天过来,刷两下微博,就下去看电镜,看了几天,发现还是摸不着要领。想看什么东西,怎么看,都还是半桶水不到的水平。于是就回来看文献了。这两天先把样品和电镜缓一缓,看下文献,起码做到心中有数才行。磨刀不误砍柴工,至理名言也。

#  买不起小白,就厚着脸皮让小熊买了个小白镜头造型的杯子送我,当是生日礼物了。拿到手的时候,发现还真是够分量,特别是装满水的时候——估计跟真镜头有的一拼,重量上。一直想找个时间出去拍一拍,但有时间的时候总是借不到相机;有相机的时候却都没空。争取一下,这周末去沙面转转。

#  是不是开了博客很久之后,总会有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写。老沈,你说呢?你的lohosry如何了?

#   妹妹,祝你生日快乐!

moving on

看来真的是到了秋天了

早晨的阳光照到了办公室里的洗手台

彻底放松了好几天

其实也无非就是吃饭,喝酒,看球,踢球,通宵看电影……

“孤单的人最怕过节”

开始恢复正常的作息

学习和工作,让生活充实

南国书市…

其实是叫“南国书香”的……

午睡起来,跟阿曾老何等一伙人出发去琶洲会展中心。本来还想到7仔拿几张书展的地铁票,没想到一早就派完了。也是,这都是第三天了,不被抢完就怪了。更没想到的是广州人对书市的热情这么高,到了地方一看,人山人海,由于人太多一开始还不能进展厅。排了一会队才放行,又挤了一阵才进入宽敞的展厅内部。

楼上是入口,楼下是出口。这都第三天了,人还这么多。进去之后组织就分散了,各逛各的,也自由些。

许多出版社都摆出了摊位,新华书店的教辅吸引了不少家长和学生。令我称奇的是,书展就书展吧,里面还设了许多的小店,吃的穿的用的样样齐全,竟然还有现场做棉花糖的,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到戏台下看戏的情景。

许多台湾、香港出版社的扉页上都贴着张“主权声明条”……

熙熙攘攘,不过在各出版社的展位没看到什么喜欢的,倒是在香港联合书店的展区逛了好一会,淘了几本或十块或五块的旧书,败了一本台湾人翻译的《阅读地图》,390新台币,花了一百三多RMB买下,看来还是贵了。繁体竖排,说实话看得真累,以后可以催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