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

挺同意豆瓣上一篇影评里写的这段: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任丘(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279559/

在张律的作品谱系里,以《风景》为分界线,之前的作品,大多关注游民的生存状态,故事基本缺失,影像语言冷静克制,基调冰冷绝望,和早期的金基德,有些许相似。之后的作品,突然变得轻盈、幽默,甚至带着几分调侃,极具生活化的场景和信手拈来的华彩桥段,在观感上,又和洪尚秀有共通之处。然而这些都只是表象,扒开形式的外衣,我们会发现,在骨子里,张律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而且完整的内核,那就是关于身份认同、乡愁以及梦幻与现实。张律的身份认同,源于他的朝鲜族身份。几十年前,他的爷爷带着他的父亲,跨越豆满江来到延边,从此,故乡变成了一个遥远的想象。其实,张律的身份认同焦虑,是有着共性的。在中国的朝鲜族人,皆是近一百年来从朝鲜半岛逃难而来,他们的根在半岛,身却在中国。他们对中国缺乏归属感,朝鲜已成炼狱,逃避尚且不及,而唯一可以接纳他们的韩国社会却视之为流民。就这样,因为历史的谬误,造就了朝鲜族人的尴尬境况。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庆州》中在中国任教的韩国教授,《春梦》中来韩国照顾父亲的朝鲜族女孩、在孤儿院长大的韩国混混、卑躬屈膝忍辱负重的脱北者,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设置,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模糊而又无奈的身份认同。身份的尴尬,由此引发出的乡愁,也就没有了具体的指代,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在《沙漠之梦》中,蒙古男子执拗的用植树来抵抗故乡的荒漠,这种螳臂挡车的行为,正是乡愁的极致体现。正因为有着明确地理位置的故乡,才会有不顾一切的爱护啊。而到了《庆州》里面,这种乡愁,又化作点点滴滴的中国文化符号。比如教授手中的中南海香烟,女主家中丰子恺的画作,还有电话中传来的歌曲《茉莉花》。可以说,身在韩国的张律,生活在同一民族族群中,却又在不经意间,把中国的元素,变做自己思乡的惆怅。在《春梦》中,张律则用《静夜思》、长白山的传说和故乡酒幕的名称,延续着这份乡愁。历史的错位,造就了尴尬的身份,尴尬的身份,反过来又孵化出纠结的作品,从这一点来看,即便将来张律在韩国混得如鱼得水,他也不会变成一位真正的韩国导演。

================================================

讲真,刚看完这部片子的时候,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好看的,比之前看的《豆满江》和《庆州》都差很多。当然,这都是个人感觉。倘若自己一个人看的话,《豆满江》和《庆州》都还是能看下去,但这一部或许看到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

这也是我看一些纪录片或文艺一些的片子必须得去放映会,有很多人一块看才行的原因……

周日看完电影后的讨论中,有个哥们说道,为了表现某种想法而牺牲叙事是否值得呢?的确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这部电影就拍得太过琐碎,很多日常而又重复的场景,故事和情节上没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地方。虽然也有些超现实的地方,有些尴尬的情景让人会心一笑,但一切似乎就是这么随意生长,没有明显的主线。

也许导演就是想表现这些角色的存在本身吧。这边还是转下刚刚那篇影评的最后一段,说得也很好。

          观看张律的作品,是不能太依靠理性思维、按照逻辑关系来思考的,而是需要去看、去品、去感受。无论你从中感受到的是美好、戏谑还是悲伤,都是影片带给你的收获。或者说,张律的电影,就像一壶清茶,初尝平淡如水,细品甘甜醇厚,后口暗香涌动,但当你真的想要向别人形容这份感觉时,却又发现语言是多么的苍白和无力。

诚哉斯言。感觉自己看的太多,想的太少,写下来的更少。以后或许应该慢下来,学会更细致地品味一些表象背后的东西。

《庆州》

说说上周日看的《庆州》。

延边朝鲜族导演张律拍的片子,总是和中国有着挣不开的关系。来自北大研究东半球政治的韩国教授——片子的男主角,中南海烟,旅游接待处中文说得不大流利的年轻姑娘,孔子后人,普洱茶,甚至街边算命老人的摊子上,也写着“奇门遁甲,阴阳五行”——奇特的是旁边写着“东洋算命”,莫非是到日本学的?

电影的情节也并不复杂。似乎有种看纪录片的感觉,记录一个人在庆州度过的两天一夜。当然,看到最后,你会觉得这两天一夜,真的就是平常的两天一夜吗?回忆,现实,幻想,似乎都交织在一起。影片开始时设置了好多伏笔,在慢慢的推进中,有巧合出现,有意外出现。对白不多,却又让人觉得并不枯燥。

庆州是古代新罗王国首都金城所在地,感觉上和西安有点像,当然两个小山包组成的王陵跟西安的各种陵墓没法比。到了庆州之后,崔贤似乎也进入了一种舒缓的节奏,有点随遇而安。或许是喝茶给予的平静吧。茶馆女主人在丈夫去世后酗酒了一段时间,也是在寺院大师的指点下开始喝茶,后来又经营起了茶馆。种满绿植的庭院中,小小的鱼池和正在晾晒的黄茶,木门和石子路,一切静谧而美好。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东西。正如一开始就提到的,三个哥们到庆州游玩,在茶馆里喝茶时看到墙上贴着的一张男女野合的春宫图。画得粗糙,稚气,却也耐人寻味,“喝完茶后来一发”。我觉得那时候倒茶的女子就是后来的茶馆主人,也就是女主角。因为后来当她和他在房间中独处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早就想到是这样”。她显然是清楚记得那张画的。

三个人看着春宫画,一男一女一鹤。另外两人打趣着,把这些和在场的三人对应起来,崔贤却没有跟着说笑。女主人进来倒茶,另两人收了笑容坐好,此时崔贤却噗嗤一声乐了。

这似乎就是整个电影的缩影啊。空气中弥漫着某种暧昧,却又都很克制,偶尔逾矩一下的时候,又显得略有些尴尬。或许这就是东方人本身的内敛吧。

另一张画便是女主人家中墙上挂着的那张丰子恺的画,茶楼的桌上摆着茶壶,窗外一弯新月。丰子恺在旁边写了一句,“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翻译成韩语之后,倒也成了一首不错的诗。

片子里还有一个主题给我印象深刻,那就是“自杀”。自杀的哥们,抱着女儿自杀的母亲,自杀的丈夫。虽说这确实是一部很轻松的片子,但还是有一些抑郁的成分在。死亡也是难以摆脱的意象啊,就像女主人家窗口望出去,就是王陵。

春分

广州是一座“落叶而知春”的城市。周末下了几天好雨,大叶榕的黄色叶子落得满街都是,颇有些北方秋天的萧瑟之感。

周六一下午和晚上都在混际playground看法语电影,连着看了一部动画长片,五部动画短片和一部喜剧电影。

「Kirikou et la sorcière」叽里咕历险记
1999年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最佳动画片大奖
小叽哩咕出生在非洲一个小村庄中,女巫卡拉巴对这个村子发出了可怕的诅咒:水源将枯竭,村民将被勒索,男人将被绑架并神秘消失。被诅咒缠绕的村民们确信“女巫把他们吃了”。卡拉巴是位美丽而残酷的女子,被听话而可怕的神物围绕着。叽哩咕要揭露女巫恶毒的秘密…

导演:Michel Ocelot
片长:70 min分钟
类型:动画
语言:Français 法语
上映时间:1998年12月09日

cinq courts-métrages 五部优质动画短片
本次展出导演Michel Ocelot的五部优质动画短片,总时长为42分钟,这五部短片分别为:三个发明家、可怜驼背人的传奇、 珠宝王子、跳舞的牧羊女、美人与巫师。

导演: Michel Ocelot
片长: 共42min分钟
类型: 动画
语言: Français 法语

「Rosalie Blum」罗塞莉·布朗
梵森玛丘对自己的生活了如指掌。虽然他处事谨慎,但生活总是充满惊喜… 他偶然遇见罗塞莉·布朗,一个神秘而孤独的女人,他冥冥之中觉得自己见过她,但是在哪呢?困惑之中,为了能进一步了解她,他决定跟踪她。但让他绝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跟踪将会成为一次充满意外的冒险之旅…
导演: Julien Rappenau
片长: 95 min分钟
类型: 喜剧
语言: Français 法语
上映时间: 2016年08月03日

==========以上摘自活动介绍==============

其实对动画片并没有太多感觉,主要还是为了晚上看那部口碑还不错的《罗塞莉·布朗》。当然,几部动画片也挺有意思的,尤其是《叽哩咕的冒险》,多么浓郁的非洲风情啊,有些画面真的很美。

上面第二张海报是动画短片《发明家》,讲述发明家一家人热爱发明,却饱受普通民众和达官贵人排挤的故事。全程用剪纸表现出来,实在太惊艳了。虽然是个悲伤的故事,结局稍微转折了一下,但还是很致郁。这并不是一个对待才华很友好的世界。

《罗塞莉·布朗》,算轻喜剧吧。也是一座小城里发生的故事,有些古灵精怪的巧合,没有令人惊心动魄的情节,却也一直会吸引你看下去。换句话说,就是一点都不闷。人生中有很多不如意,想找到合适的人,做喜欢的事,却没有那么简单。有时候,或许就顺着时间的流动往前走就行了。

当然,忘了从哪里看来的了,人生嘛,就是不断的后悔。接受这一点就好。

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车窗上挂满了洋紫荆。雨刮不停地刷着,将花瓣聚集到车窗的两边,似乎还能闻到一丝芳香。这座潮湿的城市,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关于《豆满江》

豆满江就是图们江。

昨天在中大西区的玉书之家看了这部片子。原本以为是纪录片,没想到却是剧情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关于中朝边境生活的电影。

=================================================

图们江(朝鲜语:두만강豆滿江 Duman-gang,俄语:Туманная река、图曼纳亚河,日语豆満江平假名とまんこう),在金朝元朝称“爱也窟河”,其下游段称“统门河”;明朝称“啊也苦河”,其下游段称“徒门河”;在清朝时按满语读音译作“土门江”。“土门”其实并非汉语,也不是朝鲜语。“土门”满语原称“土门色禽”(满语ᡨᡠᠮᡝᠨ
ᠰᡝᡴᡳᠶᡝᠨ
转写tumen sekiyen),土门意为“万”,色禽意思是“河源”意思就是“万水之源”。其实“土门”、“豆满”、“图们”都是一音之转[3]

朝鲜李朝新增东国舆地胜览》卷五十咸镜道庆源都护府豆满江(图们江):“女真语谓万为豆满,以众水至此合流,故名”。后来中国方面改用与原来读音相近,但没有意义的“图们”来作为这条河流的译名;而朝鲜半岛方面则使用“豆满江”这个名称[4]。这里的民族有崇拜水精的习惯:金蛙王努尔哈赤也与此河有关。[5]

地理

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东南部,全长505公里,其中490公里为中朝边界,最下游15公里为俄朝边界[6]。图们江流向东北又折向东南,其干流流经和龙龙井图们珲春四市。图们江在珲春市敬信镇防川村土字牌(东经130度42分,北纬42度17分处)出中国境。[7]

在中朝边境的一段,河的北岸是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南岸是朝鲜咸镜北道两江道[7]

图们江流域年降水量约500〜700mm,年降水量最多的一次为1140mm,最少的一次为260.3mm[7]。根据哥伦比亚大学翁寒松实地观察,图们江目前枯水严重,即使在水量最大的夏季,也只有平底小舢舨可勉强通行[8]。不过,据媒体报道,2016年9月图们江遭暴雨洪灾,造成朝鲜133人死亡,395人失踪,另有107,000居民被迫离家转移

===========以上转自维基百科=================================

当昌浩从房顶上一跃而下的时候,姐姐在医院的手术室里不断呼喊着他的名字。医生出来跟爷爷说,你不是说她是哑巴吗?搞错了吧?

姐姐很美,很善良。那个脱北者吃饱喝足之后,听到她打开的电视机里传来了“金将军永远在我们心中”的声音,跑过来痛哭流涕,颓然跪下,脸因为喝了半瓶酒而变得通红。姐姐过去拉着他的肩膀,想把他扶起来。他的头转了过来,眼睛放光,停了几秒后猛然扑了过去。

这是整个片子中最让人不适的片段。

昌浩跳下去的原因,是因为从朝鲜跑过来的男孩要被警察带走,无法帮他们村的球队参加比赛。两年没有赢过球,这大概是昌浩心中最在意的事情,甚至不惜从房顶上跳下,尽管这也不能阻止那个男孩被带走。

警察的到来,是接到了另一个男孩的举报,那是昌浩的好朋友。忘了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爸爸在村子里开杂货店,有一台货车,时不时会在货车里带一些朝鲜人过来,给他们一些衣服,让他们远离那个饥荒的国度。这当然是非法的,于是最后他被警察带走了。

从江那边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村子里有人羊丢了,有人挂在屋外的明太鱼没了,但最让孩子们愤怒的还是亲人们因为这些人而受到的伤害。昌浩拿着棒子走到江边,给爬上岸来的人一头一棒,他们闷声倒下。

废弃的房子里有一些逃过来的小孩,这边的孩子会给他们东西吃,带他们踢球,昌浩和郑真便是这么认识的。但在一系列事情发生之后,招待他们的便变成了砖头和木棒。

然而,昌浩和郑真的友谊并没有破裂。人性的善念是如此复杂,却又如此顺理成章。

电影的情节发生在一个很小的村庄,折射出来的却是两个仅有一江之隔却完全不同的世界。

金色梦乡

从上个月开始到现在,把堺雅人主演的李狗嗨,半泽直树和Dr.伦太郎 三部剧都看完了,中间还看了两部电影,偷钥匙的方法 和 金色梦乡。最喜欢的还是 金色梦乡,有点日剧式的温情和无厘头,跟好莱坞类似题材的电影完全不是一路,准备找原著小说来看看。

现在想想,或许是电影中背景音乐的缘故,让人在观看时并没有太过紧张的感觉——好莱坞电影就特别擅长用配乐来制造紧张感,让你停不下来。本身电影名字就来自于披头士的歌曲,披头士成员的相聚和分开也都与片中角色暗合。真正信赖的人之间,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彼此都有的那种默契吧,比如按电梯的手指,比如晴子去换电池,比如宅急送同事那句“够摇滚”,还有青柳母亲收到的那张字条“痴汉都去死”。无论是父母,朋友,那个被救的明星,还是刚刚认识的人,被逼到绝境的青柳所能依靠的只有他们的信任,所幸雅人叔也确实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永远都是那副连眼睛看起来都在笑的表情。

这样一个既内敛又阳光的人实在是太令人着迷了——虽然我是如假包换的直男。

当然,香川叔我也挺喜欢的,特别是 偷钥匙的方法 里面的那个角色。金色梦乡 里香川叔换了发型,忽然有些不太适应。

每日回顾之0316

Isn’t it interesting that the same people who laugh at science fiction listen to weather forecasts and economists?
Kelvin Throop III

美好的周末又要远去了,重头戏放在最后,希望一会的双红会能有个好的结果。说到足球,today is not a lucky day,已经好久没受伤的右脚踝又受伤了,好消息是在受伤前进了一个球。与我同病相怜的还有超哥,早早受伤下场,回来还去新海医院拍了片子。希望下周可以恢复上场,到时还是带上护踝好了。

啊!赤岗的这个球场,你到底是有多恨我的脚啊!

昨晚和clover去墨剑馆看了部颇为搞笑的武士片,《武士畅想曲》。1998年的片子,导演是拍MTV出身,果然许多片段活脱脱的就是不错的MV。片子从头到尾充满了各种无厘头,十分适合笑点略低的我。唯一不满意的一点是,片子为啥要拍成黑白的,莫非是为了突出那些人被KO时的红色屏幕?anyway, 如果拍成彩色的话应该更好看些,个人观点。

看那部电影之前的下午,去了广图,还书借书然后写了一点答应百科探秘的稿子。进馆的时候差点被吓到,门口居然排了一百多米的长队。人真是相当的多。不过队伍前进的速度也蛮快,也没等太久。还书借书之后,上了七楼找位子,没位。最后在六楼找到唯一的空位,在周围一大波复习考试的大人小孩中一边上网,一边码字,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

《必需品专卖店》已经看了一半多,争取下周看完。昨天跟小猫聊天时说到《追风筝的人》,这貌似是不久以来第二个人跟我聊到这本书了。看来好书都是经久不衰啊。

每日回顾之0307

跟一朋友聊了聊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感叹了一会各人生活态度上的差别。不过,看得出来她还是对生活充满了期待和热情,尽管时不时会发一些牢骚,也有这样那样无奈的事情。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本相吧,缓缓流动,有时候甚至可说是随波逐流,哪里来那么多的激情和曲折?心态宽和一点,心平静气地去理解别人的想法,便这么走下去了。

本来想做下新浪的稿子,可链接总是打开得很慢,便放弃了。间或看了场中超和CBA的半决赛。鲁能还是一如既往地踢得难看,CBA到了第四节本来可以很精彩,裁判却莫名其妙地做了几个判罚,直接改变比赛进程。最后九秒钟居然还停表了,场上球员们还在蒙头使劲投三分呢……滑稽的一幕。

看了集新的《生活大爆炸》,Raj这个角色已然毁了…… 然后看了部韩国片《火车》。作为一部悬疑片,虽然没太多惊喜,但也算是水准之作了。看完片子很好奇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上豆瓣一看原来是这样的:

本片根据日本作家宫部美雪的同名原著改编,“火车”来自佛教用语,指载着作恶亡灵前往地狱的冒火的车子。《观无量寿经》云:“人以恶应堕恶道,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俱至,必有火车来迎。”

囈語

#1    非常喜歡夜裡奔跑的感覺。春天的廣州,已經是夏天的感覺。昏暗的中大校道人來人往,偶爾還會遇到剛下課從教學樓噴薄而出的人流。這種喧囂,與玉泉路科院那一圈路迥然不同,沒有暗香浮動的玉蘭花,只有延綿不絕連成一片的榕樹和白千層。其實更喜歡一個人跑步的感覺,先是中速跑上一圈,約莫兩公里,然後歇一下,做幾個引體向上;接下來再跑一圈,變速跑,將整個路程分成一段一段,起跑,加速,衝刺,減速,等心跳和呼吸降下來,稍事休整,再次起跑,加速,衝刺……唯一缺少的是mp3和一個好耳機。懷念那時候跟浩鳥借的索尼耳機,戴著每天清晨在科院和高能所跑兩圈,竟把《飄》和《德伯家的苔絲》英文版聽完了——當然,是縮寫版,全書可聽不下來。

#2    說到mp3,原來那個小小的飛利浦gogear,剛從原來宿舍拿回來,那天晚上就被我二二地放在褲兜里,接著扔進洗衣機,等到要睡覺的時候才突然想起,拿下來一看,居然,不能用了!!

#3    晚上看了部早有耳聞的片子,intouchables。很耐看的片子,也許每個人都有自以為無法被觸及的一面,直到遇到某個人,也惟這個人能讓你想去依賴,覺著他做的都可以接受,無論多麼無稽多麼不可理喻,因為你能從他身上看到人性真實的一面——雖然不大習慣,但如果沒有了,人生立刻變得索然無味。

來源於真實生活的劇情片才是好的劇情片。人生的奇妙之處就在於,無論兩個人來自多麼不同的世界,也許就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心靈裡某些地方就會被無意觸動,繼而在朝夕相處中,從一次次交談、一起吞雲吐霧、一次次爭執與妥協、一個個心有靈犀的幽默等等之中,兩個人才成為真正的soul mate.

#3.1   還有,鬱悶的時候坐上飛機,飛到山上,綁上滑翔傘,在空中淡定地俯瞰,狂放地大笑……tm的這才叫生活啊!! 片中不少搞笑的片段,上圖是其中最喜感一幕,說這話的人後來自己塗鴉了一幅,賣出了一萬多歐元……

#4    昨晚上遠赴黃埔,與幾個高中同學,及某同學的家里人一塊吃了頓飯。杯具地發現一點,高中這群同學,留在廣州的似乎都是女生。好久沒有見面了,發現自己越來越不能和女生交流了,看她們三個女人一台戲,我就做做看戲的,偶爾玩笑幾句,似乎也還過得去。回到住處的時候,時間已是十點四十,這路上的時間估計有兩個半小時了……黃埔,還是太遠了些,你們以後多來市區逛逛才是王道。

你的台北,我的海峡

周日晚依然是movie night,看了部刚下的《一页台北》。听名字像很暧昧的“一夜台北”,实际上并不是。影片的开始就是一段很高雅的法语,没字幕不知道讲什么,然后就是诚品书店,男女主角登场,一看就知道要相遇相识最后过上幸福的生活。觉得去过的书店跟诚品最接近的,应该就是厦大边上的光合作用了,当然后者还有很多椅子,不用席地而坐,档到女生店员的路。可惜中大周围没有,都是小小的,摆满各种考试的书籍。北京路有家联合书店——应该是这名吧——不错,可惜人流量太大,跟个高雅的菜市场一样,安静不下来。 突然想起这位女主角的名字,郭采洁。之前听过她的英文歌,惊叹啊惊叹,如今一看,果然跟我心目中的形象相差无二,甚至还更好了。觉得台湾电影里这些小女生怎么都这么迷人呢,《听说》里面的陈意涵也是,当然我比较喜欢她姐姐。不过现实跟电影还是存在差距的,我想起之前看的那部《寻情历险记》,台湾导演拍的台湾人的爱情故事,纪录片,看下来,觉得只有那位导演才能算得上美女…… 台湾的国语照例是嗲嗲的,软软的,山东来的同学从心里就很排斥,真是少了人生的一大乐趣。我很喜欢电影里豹哥在酒吧里和朋友聊天的镜头,跟我和哥们吹水是一个感觉。真是同文同种啊。豹哥的国语有种独特的气质,南人北相,骨子里是闽南人的精明和果敢。相比之下小青年们就弱很多,出来混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绑架个人最后都一起打麻将吃水饺了,这都什么事儿!不过,也许就像上一段提到的那位女导演所说,台湾人有种在大陆人身上已经看不到了的气质,热情的傻傻的,别看貌不惊人,其实内心颇有魄力。所以有时候我看他们——仅限台湾电影里的他们——就觉得他们好罗嗦好傻好白痴,更多的时候是觉得他们好可爱,对人对事有时是那么执着,有时又是那么淡定,从容间有点中国人的古风。 到这突然写不下去了,本来想批判一下这个充满庸俗的时代,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我不是芬兰人——有人跑去那边学中国史,因为他们很客观,真的很客观,因为和他们无关。可是我不行,我就一俗人…..

给自己的歌

·闲来看了几部台湾的电影,《听说》、《不能没有你》、《艋舺》和《多桑》。

《艋舺》最近很火,我一直记得它的英译名是《Monga》,但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那两个字是这么拼:meng xia。早已经过了看黑帮少年故事会热血沸腾的年纪,所谓义气,所谓江湖,在名和利两个字前面往往不堪一击。也许我们永远也体会不到在巷子里拿着西瓜刀砍杀的感觉,但还是要相信,即使是陷入黑道不能自拔的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活生生的人。换帖的兄弟到头来反目成仇,但最后一刻还是相信对方想和自己拥抱。我们的文化中流淌着重情重义的基因,但基因的力量遇到现实也会无奈,表现型常常出现各种各样的偏差。记得片子里的一句话,“意义是三小,林北只听过义气,没听过意义啦”,三小,有点骂人的意义在里面,作“什么”解,反问句。“林北”,闽南话里“你爸我”的意思。也许意义这种东西,只有原本是乖乖仔的蚊子才会考虑的吧;也许和尚、志龙、白猴们偶尔也会想到,混黑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当老一辈的Geta大仔还在说着“枪是下等人的武器”的时候,他不会想到以后的世界会变得这么快,祖师爷的神威和团结一心的宗族,真真抵挡不了一颗小小的子弹。

几个年轻人的演技还是不错的。看惯了黄秋生、杜琪峰等老戏骨演的香港黑帮片,再看看艋舺,顿有一种清新之感。

《听说》,别具一格的青春偶像剧。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也是在最后才知道原来这个一直比着手语,长着会说话的大眼睛女孩原来听得见也说得出……总的来说,男主角很帅很阳光,女主角很可爱很温柔,漂亮而不惊艳,关键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这可是必杀技!女主角的姐姐也很漂亮,有志气很体贴,男主角的父母很可爱很亲和,最重要的是很开明。这是一种看了开头能猜出结局的电影,虽然我没猜出女主角原来听得到…但结局肯定是圆满的。有期《锵锵三人行》里面说到,台湾人许多都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跟他们报纸上表现出来的乱象完全不同。有时候真想以后跑台湾去生活好了,找个南部的小城,恬静地看看书写点东西,间或骑上单车环环岛,再无聊就去台北逛逛夜市看看庙口好了。塞缪尔·约翰逊曾说,“但凡谁厌倦了伦敦,他便厌倦了人生”。在我眼里,台北应该比伦敦更有趣一些吧。

《不能没有你》比较苦情,黑白画面,有点以前在南都看纪录片时的感觉。讲述一个父亲为女儿上学问题奔波的故事。在我看来,台湾民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已经是非常好了,只是由于一些法律或制度的问题才会使这一悲剧出现。说是悲剧,其实结局也算不错的了。那位父亲抱着女儿爬到天桥上一边准备往下跳,一边喊着“社会不公平啦”的镜头很震撼。有时候,当你在抱怨“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的时候,多想想那些付出更多却得到更少的人吧。

《多桑》还没看完。里面许多场景,活脱脱就是闽南村子过去生活的图景嘛。作为闽南人,看这些老片子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有一种语言的优越感….

 

末了听听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