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斯里兰卡

本来想把题目写成“西游南亚佛国——美丽的斯里兰卡”,最后还是觉得一个朴实点的标题更适合我的风格。其实在斯里兰卡只停留了五天,中间一天旅游,两天逛街,除了浮光掠影、走马观花之外,实在是很难有深刻的发现。不过也足够了,这个国家风景美丽、民众热情,即使经过多年的战乱和偶尔发生的恐怖袭击,这里的人民还是那么的乐观,平和。

把旅行过程中的见闻贴上来,还是“语录体”。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

·正在看林达的《我也有一个梦想》,讲美国种族关系历史的。虽然,斯里兰卡人和美国黑人在外貌上还是有很大差别,但是,单从肤色上看,斯里兰卡人也是够黑的。上午靠港,把厕所封了,整的生活大大不便。靠港完,几个工人上来船上,搜刮了很多茶叶和烟下去,手里衣服里装得满满的。船上的人估计从没见过这阵势,都不知所以。之后再有人上来,就被几个船员挡着,然后再带到会议室接待。人是一个接着一个,有警察,有官员,也有卖烟酒的商人,还有一些不知道干嘛的也想上来,可见这里的民风真的不怎么样啊。船员们甚至想出了把楼梯吊起来的办法。

·中午吃完饭,过了不一会,补给品送到。于是就帮船员们把蔬菜啊,水果啊,调料啊,面啊什么的送到餐厅去。晚饭的时候试了一下当地的“酸辣酱”,话说味道还不错,够酸,不是非常辣。抬进来的一箱富士苹果,仔细一看,原来是中国产的。

·晚上,护照和通行证送了过来,于是几个人就一起出去逛了逛。比较让人感觉心里不安的一点是,大街上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站着。刚出了港口边检,就有许多人围上来,开三轮的,卖东西的,介绍某些场所的。还有个哥们特别热情,一直跟着我们,说个不停。开始我还不知道他的身份,觉得挺烦的,华雪后来给了他一包凉茶,想让他走。不过他还是跟着我们。后来跟他聊天,才知道他是在码头工作的工人,今天还帮助我们抬了蔬菜上船——不过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跟他用很broken的英语聊了一条街,渐渐觉得他还是可以信任。他说科伦坡的中国人很多,中国产的手机很流行,但这里的物价比中国还贵,在他印象里似乎中国是个物价极其低廉的地方。逛了几个店,看到很多印度式的服饰,头巾啊衣服啊什么的。他说这里印度人很多,特别是有很多泰米尔族的;他还说中国人是斯里兰卡人的朋友,但是有些人第一次来不习惯,似乎觉得他们太过热情——这点我是相当理解的——不过过几天情况就好多了。不管怎么说,我是会记住这位黑黑瘦瘦的老者的,看上去他是个好人。

·很郁闷的一件事是在买电话卡那里。一个阿三开的铺子。花了800卢比,最后买了张SIM卡,加100卢比的话费,只能打十分钟。后来听说其实只要充值进去就行了,就这么浪费了700卢比的钱。Okay,这里说的其实都是刚哥的钱,我是很对不住他的,因为主要的谈话都是我,也是前面说的那位哥们介绍来这个铺子,而他一直跟我聊的天,所以也算是我介绍来的。话说回来,这次是我自己没有沟通清楚,没有把买电话卡跟充值两回事分开,导致了这一损失,所以我现在还在郁闷,所以把最后一听金威啤酒解决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

 ·斯里兰卡康提圣城一天游。早上说要六点半出发,结果拖到了七点车才来。坐车差不多三个小时,经过城区、村庄,过了几座桥,越来越往山地深处,开始看到满目的绿色,丛林、稻田一片接着一片。来了一个会说中文的导游,五六十岁年纪,口音比较重,不过应该还算中文学得不错的吧。十点多些到了一个公园,参观了一个利用大象粪便造纸的工厂,实际就是一个小作坊。大象粪便中纤维含量高,也不怎么臭,就是造出来的纸还是比较粗糙,此外还有相框啊绘画啊工艺品什么的。揣着五十美金,看着标价,最终还是没买什么。然后就是看一群大象从店门口的大路走过,往前面的溪流去“冲凉”。见到一大群白皮肤的老外,原来斯里兰卡的旅游业是名不虚传的。还见到两位讲国语的游客。路边的小店不停招揽,有的会说“你好”,有的还问我“Hong Kong?”。Of course not…

·路上在一个水果店门口停了一下,吃了几个香蕉。感觉不错,挺甜,一斤100卢比。

·参观香料园。介绍了可可豆,丁香,胡椒等斯里兰卡比较出名的香料植物。负责介绍的小哥还拿出一种天然的除毛膏,在我腿上做了下试验,擦上去,十分钟后洗掉,果然毛全掉光了,效果好得很。当然,在小腿上这么一小片就此空白了,还好过一两个月还能再长毛出来。本来想买瓶丁香油回去,560卢比,可惜还是找不开,又不能用人民币,所以还是作罢。

·中午饭吃自助餐,从餐厅的窗户可以望见整个康提城的景观。白色的墙,红色的屋顶,远处的山顶上还有尊白色的巨型佛像,近处是一个面积挺大的湖,湖水碧绿。自助餐感觉一般般,好几个是放了咖喱的,有点辣,跟招牌上的“China food”有关的可能就是一盘炒粉和一盘炒饭了。不过服务态度还是不错。

·佛牙寺。穿了短裤还不让进,只好花了200卢比租了条“裙子”——这边很多人穿这样的裙子,就一条布围起来,这也是平生第一次穿裙子。用10美金拿过去的,结果只找回800卢比,原来这里将汇率定为1:100,真够黑的。进寺内参观要脱鞋,出来后拿鞋还得给钱,收了20卢比,这钱也来得够快。寺庙宏伟壮观,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建筑,而是佛堂里祈祷的人们。他们席地而坐,双手合十,或念念有词,或冥思默想,让人感到种宗教的平静的力量。和李刚到后面的一个博物馆里逛了一下,有个哥们热情地过来带我们看了看,指给我们能够拍照的地方。有把佛祖的宝座,他往门口看了看,见没人就对我们说可以拍照。他还打开几扇窗子,屋檐上有好大几块蜂窝,也一一拍下来。博物馆里的图片很多都是有关1998年恐怖爆炸后重建的,爆炸之后,这里几成废墟,仅剩下房子的骨架。不过这哥们的英语也不行,交流很成问题,常常就打着哈哈就过去了。下楼的时候要小费,给20卢比还嫌少,后来我直接给了100卢比他。

·穿裙子感觉比较怪异,不过走着走着也习惯了。赤脚走在寺院的石板上,也算是与地球亲密接触了。寺院外有好多猴子。卖项链的小贩不停向我们兜售,从300卢比到200卢比,还是没买。 今天就是想买的买不了,能买的不想买。

·参观一家宝石加工厂兼商店。先看了一段录像,了解了斯里兰卡人挖地道寻宝石的艰苦历程,不过看着宝石的价格,还是让人咋舌。看来还真是奢侈品啊,罢了罢了。

·最后是皇家植物园。植被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景观不是一般的漂亮。话说回来,国内的几大植物园都没去过,也不好对比,不过这算是我去过的最漂亮的公园了。没有太多的游人,密密的树林,宽阔的草地,鸟类众多,鸟语花香,还有许多大个的蝙蝠挂在树顶上。我们在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夫人亲手栽下的树之间拍了张合影。里面的园林确实不错,有个别致小巧的兰花温室,许多兰花正在盛开。想起沈阳的世博园,那里的树也很多,草也很绿,但总感觉人工的痕迹太多,而这里是与自然浑然天成,道路花卉房屋建筑等与周围的景观融为一体,不得不赞。

·五点多返程。九点左右到的船上,还有些剩饭剩菜,拿了一听“Oranjeboom”,据说源自荷兰,创始时间是1671。餐厅里还放着好些Tiger和喜力啤酒,看来返航的时候生活品质可以提高一些。

·明天去市区逛逛,也得买些东西了。今天有些遗憾的就是没有找几个当地人合影一下,也把导游忘了。感觉这里的人对中国人很友好,虽然经常要小费,这点还不是很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