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常识的秘密

来自左岸读书

=================================================

 

(一)

 

2009年3月17日,美国女记者凌志美和李丽娜在中朝边境拍摄一组纪录片时,被朝鲜边境的巡逻警察抓捕。

作为美国新闻界崭露头角的新锐,凌志美经常走访被主流传媒所忽略的新闻。

作为姐姐的追随者和同行,凌志美毫不畏惧地去到朝鲜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度,进行一次生死冒险的拍摄。

凌志美和李丽娜被捕后,朝鲜方面于6月4日起对他们进行了为期5天的审判。朝鲜称这是怀着“敌意”的非法入境,宣判她们“劳动改造”12年。

凌志美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太好。很多年前,姐姐就曾做过一次成功的“非法”拍摄。

姐姐凌志慧是美国国家地理探索频道的主持人。当时,她以尼泊尔医疗队医生助手的身份进入朝鲜,并拍摄了一部叫《挺进北韩》的纪录片。(又译:北韩探秘)。里面有不少镜头是偷拍的。

在两名女记者关押期间,朝鲜发射了所谓的洲际导弹,在靠近中国边境的地方进行了地下核试验。朝鲜把金正云的年龄从26岁改为36岁。并让全国人民唱同一首歌《脚步》。

歌中唱到:嗒嗒嗒嗒!脚步声,我们金队长的脚步声,弘扬2月的精神,前进嗒嗒嗒,有劲脚步,全国江山迎接嗒嗒嗒。

金队长就是金正云。2月的精神,就是金正日的思想。

而远在千里之外,凌志慧一直在为营救做努力,为了祈祷,她还在自己的小腿上刺了一个和平鸽的图案。更多的美国的民众则参与进来,他们组织示威和游行抗议朝鲜,要求释放两名女记者。

8月5日,加利福尼亚州伯班克市鲍勃·霍普机场,两名美国女记者凌志美和李丽娜走下专机,她们身后,是专程前往朝鲜成功完成“营救”任务的美国前 总统克林顿。此时,距她们3月17日被朝鲜扣留已经140天。两位年轻女子与在机场等候已久的亲人紧紧相拥,他们抑制不住的泪水打湿了脸颊。李丽娜的女儿 汉娜,安静地靠在妈妈怀里,重温久别之后的母爱。

朝鲜方面,也为此次跟美国打了个太极,兴奋不已。

有消息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三子金正云已被确定为接班人。朝鲜可能在9、10月份正式宣布这一消息。不过,金正日还活着,关于接班人的事情,除了血统可以肯定之外,其他也还不能完全肯定。

在朝鲜,金正日就是国家。没有他,任何系统都不能转动。

 

(二)

2007年出品的《挺进北韩》纪录的是一个人道主义救援的故事:一个尼泊尔的医生计划去到朝鲜10天的时间,给患有白内障的1000名患者带来光明。

我们在这个几十分钟的短片中,看到一个躲躲藏藏又触目惊心的朝鲜:

所有的书店里,只有一个作者的书。作者的名字是领袖;

所有的电台都是固定台,播放内容就是对领袖父子的歌颂;

大多数城市都没有自来水,医院也没有碘酒和生理盐水,就算是在平壤也会经常停电;

8岁的小孩跟南韩的同龄小孩比较,体重轻10公斤,身材矮20公分,被称为缺乏营养的一代;

因为粮食匮乏:小孩为掉在牛粪里的玉米打架。捡到了,洗了就吃;

电视台告诉民众少吃饭有利于长寿,野菜更是营养丰富。每年饿死那么多人,都是不听党的话,没有好好吃野菜造成的。

不过他们的领袖则是酷爱XO,是轩尼诗全球最大的个人主顾,有100多辆进口的豪华轿车;

……

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领袖在某个公园里坐过的椅子都被很好的封存起来。公园里除了守卫,一个人也没有。

外国人绝不能躺着给领袖的雕塑拍照,这种对领袖的不敬,没有朝鲜人会答应的。

在任何公共场所和私人场所,你都能看见领袖父子的画像。

人民在自己家里给领袖磕头。在不需要生产的工厂里歌唱领袖的伟大和英明。

…….

经过10天的忙碌,尼泊尔医生完成了所有的手术,其中一些治疗仪器是进口的,有一台还是美国制造。

尼泊尔医生说手术很好,没有病人感染。他对治疗结果充满信心。

终于到了拆线的日子,所有的病人都被安排坐在一个大礼堂里。

医生给坐在第一排的拆线,医生把她头上的纱布打开。她睁开了眼睛。

医生说“你用手按一下我的鼻子。”

她用手按了医生的鼻子。

她的父亲在一旁叫她。她听见了,看见了父亲,两个人抱头痛哭。

他父亲喋喋不休地说:“感谢伟大的领袖!”

父亲牵着女儿的手,来到礼堂的最前面,礼堂前面挂着领袖父子的画像。他们对着画像鞠躬,泣不成声。

第二个病人,也看见了。她才30多岁,因为失明,没有办法出嫁。

她看见了领袖的画像,发誓说:要回到盐厂,好好报答领袖的恩情。

更多的病人都看见了,他们哭着匍匐台下,声嘶力竭地发誓:自己的家人,要永远效忠领袖,千秋万代!

一位重见光明的老者走到领袖的像前,顿足捶胸:

伟大的领袖,我们一定要跟美帝斗争到底。把全世界的美国人,都消灭干净!

……

(三)

2009年6月24日,朝鲜官方通讯社朝中社称:“如果美帝国主义者发动另一场战争,朝鲜军队和人民将一举把侵略者从地球上抹去。”

五角大楼发言人莫瑞尔反问说:“用什么?”

7月21日朝鲜《劳动新闻》刊发的一篇文章,指导朝鲜公民在面对自然灾害时的行为规则。文章作者指出,朝鲜公民应该记住,在发生例如大地震等自然灾害时,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护朝鲜领导人的肖像、画像以及领袖半身塑像等艺术作品。

在2006年朝鲜遭遇洪水灾害时,朝鲜中央通讯社曾报道,朝鲜东部的一名林业研究所官员在房子被泥石流袭击时,因奋力抢救领袖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肖像而英勇牺牲。还有一名矿工手拿着金正日的肖像画爬上屋顶,并将画像交给前来抢救的矿工们,自己却与房子一道被洪水冲走。

朝鲜中央通讯社评论称:“像这样激动人心的事迹在洪水肆虐的灾区随处可见。朝鲜人民深明大义,为了领袖,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

…..

7月份以来,为了与那些“以美国为首的一切反动派”斗争到底,政府要求大家捐献铁制品。全国运动的口号是:1人捐出一颗子弹、10人捐出一颗炮弹、1000人捐出一枚导弹。

有报道称,为了完成任务,朝鲜人民下班后纷纷出去拣废铁。为了完成任务,朝鲜小学生们将吃饭的勺子也捐了出去。现在朝鲜人见面打招呼都互相问:“你今天捐了几颗子弹?”

(四)

有天晚上,我在饭桌上闲谈:现在,朝鲜的官员一个月的薪水相当于2元人民币。

妈妈说:那不是比我们以前还惨?

我说:朝鲜现在也在拣废铁,造子弹。

妈妈说:那不跟我们以前大炼钢一样?

妈妈说的以前,是大跃进时期。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我的存在还只是一种可能性。

我长大后,看电影《活着》里面有个场面印象很深:生产队长让福贵把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捐出来、砸烂了炼钢。不过,余华在小说里的用词不是“炼钢铁”,而是“煮钢铁”。

妈妈说:大跃进,饿死了好多人。你外婆就是得了肝腹水死掉的。外公喝几口糖水就能活下来,外婆就不行。

那时,外公家里还过得好,每到过年的时候,家里还能杀两头猪。后来,就不行了。好歹家里没有被划为地主。但是,还是一样,慢慢就没有吃的了。

妈妈从小有点挑食,外婆从来偷偷把米留给她吃。久而久之,几个下地干活的哥哥们不高兴了。外婆常对妈妈叹到:妹娃子,可惜你生在乡坝头了。

后来,妈妈14岁的那年,就离开了家。跟着亲戚出门修路,几年后,偶然的机会遇到工厂招工,拣了条活命。

妈妈进了厂,第一个月的工资是15块钱,寄了10块回家。她自己用5块钱。她中午的午餐,经常就是一把胡豆。

外婆亏欠的身体终于顶不住了。外婆死后1月半月,妈妈才知道消息,她哭了一整夜。第二天,寄了当月的15块钱回家。外公用妈妈寄回去的钱,把外婆安葬了。

妈妈说,她还算好的。你爸爸小时候,情况还要糟糕。他们读书的时候,还要自己带米去学校。很多时候,连米都没有煮熟,就抓起来吃。来不及了,上课的时间到了。

我在饭桌上闲聊朝鲜,儿子在一边大块夹肉。妈妈说:那不跟我们几十年前一样吗?

妈妈说,那个时候,很多人也是同样被饿死。我们现在吃的,比地主还要好。

(五)

让我们稍微跳开一下,滚动地球仪,来到美国。

这个月的13日,美国一位名叫达蒙-韦弗的11岁小学生在白宫对奥巴马总统进行专访。

韦弗:“你能帮忙改善校园午餐吗?”

奥巴马:“事实上我们正在考虑使学校的午餐变得更健康,因为很多学校的午餐放了太多的炸薯条。”

韦弗:“我建议每天的午餐都应该有炸薯条及芒果!”

奥巴马:“这对你来说也许是美味的,但却不一定能确保你健康和强壮。”

韦弗:“我特别喜欢芒果!”

奥巴马:“你喜欢芒果?我也喜欢。但是我不确定每个学校都能有芒果。”

韦弗:“我注意到作为总统你经常受到一些人的侮辱,对此你有何评价?”

奥巴马:“作为总统我受到了什么?”

韦弗:“经常性的侮辱。”

奥巴马:“哦,你是说人们对我说一些刻薄的话?你知道,当你成为总统时你必须要承担很多事情。”

(六)

最近,我在读梁文道的《常识》。阅读的过程,充满了愉悦和好奇的情感。很多问题和想法,从来没有变得如此清澈透明。

不过,在阅读之外,我突然意识到:为何很多常识,我们并不清晰?

我觉得可能有这样几个原因:

【1】常识一开始就错了

教导常识的人,会故意教导错。

朝鲜人的效忠领袖的常识,在今天的中国人看来,如此的愚蠢和可笑。不过,我们也曾经半斤八两。

朝鲜人不爱国吗?他们也是饱受外族侵略,他们在领袖的带领下打败了外敌,最后,他们则匍匐在领袖的脚下。

他们每个人都被洗脑了,要么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或者知道了也不敢说。

美国白宫的工作人员的小孩可以摸奥巴马的脑袋。我不知道,朝鲜有没有小孩可以摸金胖子的脑袋?(当然罗,这个问题还可以这样问:有多少国家的小孩可以摸自己国家元首的脑袋?)

在朝鲜,不要说摸脑袋了。胆敢说错一句话,都是反革命,如果叛逃,等待的则是一家人被关押到集中营。

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被反人类的暴君所劫持。恐惧就等同于信仰。

领袖教的是什么常识,他们得到的就是什么常识。

朝鲜人民算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人民有三种。一种叫公民,一种叫屁民,还有一种连屁都算不上。

【2】人很难真正有意识地反省自己的过去

观察任何一个事物的发展过程,需要时间和空间的距离。

比如说,我们看见了朝鲜如此,才会想到我们也曾经如此。我们看见了美国如此,才会想到我们也可能如此。

真正的常识总会有机会显现出来,不受蒙蔽:

看了朝鲜,你会庆幸生在中国。看了一个国家全力营救自己的公民,你会觉得世界还能如此美好。

【3】常识是不简单的

那些千秋万代的声音和时代,离我们还并不遥远。但很多书面的东西,已经在漂白后,变得模糊不清。

人们不知道常识,并不是没有常识。而是被轻易抹掉或遗忘。

在一个常识稀缺的时代,我觉得每一个18岁以上的中国公民,都应该看看这本《常识》。

历史如影随行,现实历历在目。

谁能说昨天发生的事情,今后不可能反复?

梁文道对一个一个的时代现象进行去伪存真的剖析,提醒和告诫我们:问题的根本在哪里?

前进,还是倒退?自由,还是奴役?

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回答的问题。

 

有关美国和诺贝尔奖

出海归来,见枣报复活,欣欣然不知所以。特转一篇唐昊的好文,志之。

===============================================

唐昊专栏:诺贝尔奖为何总是美国独大?

几天前,诺贝尔奖颁发了。照例有一多半获奖者是美国人,除了文学奖之外,其他奖项几乎都有美国人独享或分享;也照例在中国掀起了新一轮的讨论,质疑为什么没有中国人获奖。说实在的,这样的情景每年都要重复一次,让人感觉是中国人对诺贝尔奖比美国人在乎多了。至少在美国的媒体上,这个消息是可以让人忽略不计的。

记得几年前有次听资中筠女士说,美国最大的成功秘诀是人力资源优势的充分发挥,那时对这一点还没有充分的体认。现在在美国的大学教书教了一段时间,不得不说,我完全承认这个论断。美国的教育制度威力极大,既能培养人才,也能辨识人才,更可以让你“不得不”成为人才。

一直以来有种误解,认为我们国家的义务教育优于美国,而美国的高等教育优于我国。原因也很简单,美国的孩子在上大学之前主要就是玩,绝不会像我们的孩子那样为了高考而拼命读书。实际上不但美国,整个西方世界的学生在初级教育和高中阶段是相当轻松的。这导致美国学生的基础知识确有弱于中国学生之处,许多方程公式他们就没有中国学生搞得清楚。不过这种义务教育虽宽松,但绝非质量很差。笔者五年前到英国一所中学里听课,发现教历史的老师竟是牛津大学博士毕业;而美国的中学老师也同样需要经过严格的考验才有教书的资格。在有水平的老师指引下的宽松的环境,是个可以培养创造力的环境。

同时他们还有机会在大学里“恶补”知识上的不足。说他们的知识是“恶补”回来的一点也不过分。对学生来说,美国的中学和大学就像天堂和地狱一样的对比(在中国也是同样的对比,只不过要反过来),学生的繁重课业远非国内大学所能想象。平均每学期每个学生要选课四门以上,每门课每周要上三次,每次一小时。看起来也不是很吓人,但主要的负担是在课堂之外。作业和测验多到可怕,就连政治学这样的课平均每月都要测验两次。再加上不定期的小论文、读书笔记、理论展演、期末考试、期末论文,仅仅一门课就要阅读上百万字,乃至几百万字的著作和资料,这一切当然需要在三个月之内完成!而有的学生一学期选课就达到五门!在这样的学校里,个人时间表永远是紧张的。经常看到学生匆匆忙忙走来走去,从一个课堂跑到另外一个课堂。没有午休的概念,熬夜更加不是问题。我就经常收到学生半夜两点钟用EM A IL交给我的作业。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繁重不是学校硬派的,而是学生“自找”的。大学二年级前,都不会分专业,学生凭借自己的兴趣去选课修学分,为自己的学业生涯做规划,当然,每个新生都有自己的导师帮助他们。这样看起来,所谓选课、做作业,无非是他们自己找罪受,也就没什么可抱怨的了。我所在的学校在弗吉尼亚还算不错的大学,当然学费也不便宜,学生大多是本州中产阶级的子女,人手一车,经常出去玩,学生活动也很多。不过这一切都不耽误他们用功学习。

这样勤力的学生逼得老师也必须要认真负责、全力以赴。一般来说,一个老师每个学期有两门课就忙得团团转了。几乎每个未获终身教职的青年老师都抱怨负担太重,没时间做研究,但一转眼又专心致志地辅导学生。这些人真的是在认认真真地搞本科教育,培养出那么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点也不稀奇。如果老师和学生这样的勤奋都没有结果的话,那才是见鬼了。

同时,这里的学生都有机会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平均每班15-20人,超过25人的课堂会被认为无法提供互动的机会,不利于培养学生创造性,因此极不提倡。有时面对空旷课室里的十几个经常举手回应的学生,我就感慨自己在中国经常给两三百人的大班上课,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的情景。特别是在扩招之后课更多、学生更多,根本没办法像我刚开始在大学教书时那样细致地辅导学生,更加不可能给他们布置那么多的作业,自己也批不过来,想想就累得要死。不过我想,等我再回去给中国的大学生上课的时候,一定会给他们狠狠地加码,也给自己狠狠地加码,看看大家究竟能不能“累死”。

经常有人说美国抢劫了全世界的人才为己所用。但我想,在某种意义上,不是它把全世界的人才都抢过来了,而是它为这些人才提供了使他们成功的条件。没有这些人,美国不会如今天这样强大;同样,如果没有美国,这些人也很难取得他们今天的成就。就连这次获奖的唯一华裔高锟,也是早早就离开了大陆的教育体系,在香港和英国接受教育。实际上8位曾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几乎都是在海外接受的教育,没有一个是大陆的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前两天和一历史学老教授探讨美国的移民问题。他觉得美国的学生有点粗鲁,并很羡慕中国自孔子以来的尊师重教传统,认为这样能让学生学到更多知识。当然,他不会明白,在现在的中国的学校里,说了算的可远远不是教师。可以说,诺贝尔奖美国一家独大,多是教育制度的成功,这个国家应该获得诺贝尔人力资源制度奖。

话说回来,并非所有获诺奖的美国人都当之无愧。这次诺贝尔 “和平奖”授予奥巴马简直莫名其妙。不错,奥巴马是天才的演说家、备受关注的总统,但问题是,政客好像都是粉笔做的,他们的话随时可以擦掉不算(语出我的某个中国学生)。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值得称道的事业之前,委员会的颁奖算是对奥氏的期待?还是想帮助境况不佳的获奖者渡过难关?开个玩笑,我倒是觉得他更有资格赢得诺贝尔生物学奖———他以一个黑人在白人社会的成功证明了人种无优劣,有优劣之分的只是制度。如果我们国家也能承认这点并开始追求好的制度,让教育本身成为校园的主题,让创造天赋自由发挥,让踏实肯干的人获得回报,以中国的人力资源之丰富,得他百八十个诺贝尔奖应该不成问题。

==============================================

linki注:唐昊,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是政治发展理论、中美利益集团政治等,《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新京报》、《市民》杂志等多家媒体的专栏作家及时评撰稿人。

有关美国独立日

今天7月4日,又是美国的独立节了。每年的这一节日,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美利坚合众共和国 ——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自从1776年以来,二百三十三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女神手里的火炬光芒 ——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曾经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中国曾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马克·吐温、惠特曼、爱默生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砖制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民国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民国,甚至在红朝,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砖制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废墟上建立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民主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美国的援助。在过去,科学增长了我们的力;在今后,民主将会润泽我们的心。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上面文章原为延安《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社论,《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此次贴出,作了些许与时俱进的改动。)

节选来自一五一十部落的吴澧

晚上的公选课作业~~

  咔咔,一个中午炮制出来~~

从《逍遥骑士》看哈雷文化

1969年的《逍遥骑士》(Easy Rider)是美国历史上一部非常经典的公路片,反映了青年人对那个动荡变换年代的迷茫与宣泄,也成为“嬉皮士”文化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符号。在这里,我不想再重述《逍遥骑士》与凯鲁亚克《在路上》的精神合拍,不想谈论毒品,性放纵,嬉皮士音乐,也无意探讨影片莫名其妙的结局;我只是被影片中威风八面的哈雷摩托深深吸引,由此一窥美国文化中很传奇的一部分——哈雷摩托文化。
    1902年,在威斯康星州米尔沃基市郊的一个汽车库里,哈雷和戴维森兄弟以一种法国摩托为基础,手工“攒”出来自己的第一辆摩托车。第二年,他们就去注册了“哈雷-戴维森摩托车公司”。 在此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哈雷摩托伴随着一代代年轻人成长,老去,成为美国的一个真正的奇迹。用布什的话讲,它制造的“无与伦比的美国摩托车”征服了全世界。
    在《逍遥骑士》中,夸张的高高的车把,闪亮的排气管,震耳欲聋的轰鸣,还有上面长发披肩奇装异服戴着黑墨镜的骑士——这一切恐怕就是大多数人心目中骑哈雷的人的形象。早在1954年,马兰·白兰度就主演过《野性骑手》(The Wild One),叛逆的摩托党人通过屏幕,让全世界的人熟知,同时也给哈雷摩托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带来一批又一批的拥趸。
    仔细看一下这种叛逆——摩托——哈雷的联系,不得不提一下上世纪40年代赫赫有名的“地狱天使”。在大萧条时期和二战期间,哈雷摩托与美国军方合作密切。军火工业使哈雷摩托度过了危机,也使哈雷摩托在美军中有了一批铁杆fans。1946年,被称为“地狱天使”的一支著名的美军航空兵大队被解散了,失业的飞行员们穿上带有飞行员徽记的皮夹克,跨上军用哈雷摩托车,“我们被出卖了。我们曾经是英雄,但如今谁也不需要我们了。”醉醺醺而又怒气冲天的军人进城寻衅闹事,惊醒了昏昏欲睡的美国社会,也使全美国人感到恐慌。1947年,“造反派”们在加利福尼亚的两个小城,接连数日骑着哈雷摩托车在大街上呼啸穿行,随心所欲地闯入商店和咖啡馆,砸烂橱窗,捣毁店堂。市民们惊恐万分,纷纷躲进家中,不敢出门。国民卫队只是在消防队的帮助下,借助高压水枪才制止住这场动乱。
     紧接着,时代周刊刊出大幅照片:一名酩酊大醉的青年骑在哈雷摩托车上,周围是一大堆空酒瓶。好莱坞紧随其后,《野性骑手》出炉了。令哈雷公司比较郁闷的是,哈雷摩托的形象后来经常和流氓、匪徒、无赖联系起来。这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那些桀骜不驯的骑手:在他们心目中,只有驾驶哈雷摩托的才能称为“摩托车手”,甚至出现了私下“修理”那些骑非哈雷摩托的人的“黑规矩”。哈雷摩托车手们在路上一看到不顺眼的杂牌摩托,便立刻把它抢夺下来,用绳索套在自己的摩托车后,拖着它在大街上兜风取乐,然后往车上撒尿,再把它吊到树上,过些日子甚至干脆浇上汽油付之一炬。
    这或许对理解《逍遥骑士》中旁人对两骑士的敌意有所帮助。虽然骑士们不想妨碍任何人,只想追求自己的自由,只想穿自己想穿的衣服,骑自己想骑的哈雷;但在别人看来,哈雷摩托和奇装异服便意味着流氓、无赖,似乎不打一打就难解心头怒气,甚至拿起猎枪轰上一次也心安理得。自由,真的不是没有代价的!    有人说,“哈雷是车迷心中的麦加,是一柄穿越时空的自由之剑,神圣而无处不在。骑哈雷的男人,可以世故,但不世俗,可以沧桑,但不沉沦;可以激情,但不做作,抑或是一种成功,但不受名利禁囿。谈及美国,你会想起金门大桥、自由女神、世贸中心或者蓝色牛仔裤,但你绝不能不想起哈雷。哈雷古拙的外形,缤纷的装饰,如涛的轰鸣,在如今这个精致而功利的时代,越发特立独行,优雅袭人。”
    车迷们说的有点肉麻了,但生命中有个麦加,有个精神的寄托也是很不错的。哈雷摩托金属的外观和震撼的轰鸣声表现出一种雄性的张力。只要在路上,哈雷摩托还有哈雷摩托上面的人,都会吸引周围所有人的目光;车手们也在他人的注视下展现着他们的奔放,张扬,和对自由的追赶。
    哈雷摩托另外一个迷人之处在于,世界上没有两辆相同的哈雷摩托。哈雷玩家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风格,经济条件等等对自己的哈雷摩托进行改装,每个人都拥有一辆独一无二的哈雷。从当年哈雷和戴维森开始,似乎每一个人看着哈雷摩托,心里都有一种想把它改一改的冲动。车把不好使,换;颜色不够靓,漆;总之,你可以发挥你最大的想象力,将哈雷摩托改到极致。玩家们的摆弄也帮了哈雷公司不少忙,例如在珍珠母颜色的喷漆中加入一点金属粉末,使哈雷摩托车呈一种特有的金属光泽,便是车手们首先想出来的。
    哈雷摩托的DIY,从大了说,反映了美国人崇尚自由,崇尚个人主义;往小了说,就是这帮人骨子有就有不安分的血液,喜欢标新立异,动手能力又强。在改装过程中新换的配件价值往往超过哈雷摩托原来的价格,而哈雷摩托族往往还有自己独特的装备,皮夹克,弹性紧身衣裤,皮靴等等,均价值不菲——所以,这种常常重400多公斤的大家伙,还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得转的。

末路狂花~所谓女权~

在图书馆里找了几本科普的书,

《生长和形态》,《脑的进化》看上去挺专业,

了解一下也不错。

《鱼类的爱情生活》是一个日本人写的科普书,

内容挺有趣,以后有机会做讲解员的时候可以用到。

这本书字里行间也体现出作者真的是一个超喜欢吃鱼的人,

对提到的各种鱼类的吃法津津乐道。~~

立马想起假期回家的幸福生活,

虽然不是很精致的料理,家里的鱼吃起来也是很香。~

————————-

跟题目扯的远了~

话说在图书馆里看书时忽然想到今晚还有美国电影的公选课,

马上赶到教室里,才想起是七点半的课,来早了~

今天放的是《末路狂花》,

还以为是大一时看过的那部,动作片?~

结果发现不是~~BS自己一下

电影不错这就不说了,下面咱来说说几点感触:

1、合法拥有枪支真是一把双刃剑。据说美国允许公民拥有枪支是为了保证民众有反抗反动政府的能力云云,其实现实一点说就是在美国,枪已然成为人们特别是女性保护自己的重要手段。咱没有枪,没办法体会这种安全感,但有了枪,想必也是迫不得已,这社会乱啊~~影片中女主角之一用枪保护了同伴,却也没能克制自己的冲动,杀人了。于是一场流亡开始了……

2、美国西部风光不错啊。大峡谷,凹凸不平的荒漠——上面的植被其实还不少——还有广袤的山林,两个人开着车听着音乐奔驰在那一望无尽的公路上,即使是在逃亡,也是一种浪漫。

3、好了,来说说女权。这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名词现在比较少听到了,社会在进步,男女越来越平等了嘛。两个女主角本来想一起逃离无趣的平常生活,到外面去have fun,却遇到意想不到的骚扰,于是一怒之下扣动扳机,整个世界清静了——;;我们都很同情她们,但是现实却无能为力,“law is freaky”,没有被侵犯的证据,只有你杀人的子弹。其实最关键的地方不在法律是否不利于她们,而是她们从心底想要逃离这个感觉不到任何乐趣、信任、成就还有性高潮的平常世界。塞尔玛的丈夫,在她失踪好几天后接到电话,中途还要停下来看橄榄球赛……这样的家庭还有啥好留恋。

 

废话讲了太多,暂时就到这吧。

还是得对自己说,要试着多了解了解女人,

虽然这是很难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