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好嘛,趁着今天有点心情,来更新一下。这个时候,这种气氛,适合写点平时忘了写的东西。

一看时间,又快有一个月没更新了。很多事情结束之后就想着写一写,比如麦径之旅,比如看的几部有意思的纪录片,比如前天早上做的一个奇怪又科幻的梦,然而这些种种,却又因为自己的懒惰耽搁了。

不过,这个月的主旋律,还是工作,工作,和工作。除了还没搞定的当期稿件,还有一篇需要提交的会议论文,需要在30号搞定。于是,拖延症晚期的我,大概这个端午节假日就在看文献和码字中度过了。明天顺道再看个纪录片吧~

先说说麦径吧。就在签注到期前的那个周末,决定还是别浪费,去一趟麦径吧。又问了下喵喵,得知她也带队去走麦径。于是,那就出发吧。

没有选择直通巴士,而是坐动车转地铁再转公交。还算顺利,动车上十五元的鱼香肉丝饭味道也还行,至少弥补了早餐没吃饱的缺憾。总之,终于在下午一点左右到达西贡。

感觉西贡是一个很有异域风情的地方,总觉得像到了东南亚。看了看路线,决定还是到麦径的起点,从第一段开始走起,然后到西湾与喵喵他们会合。

公交车到北潭涌,稍微看了看方向,开始走,也开始不住感叹香港的步道设置真是完善。不仅有麦里浩径,也有其他的休闲径和自然教育径。各种路牌指示齐全,稍微有点常识,真是想迷路都难。

麦径第一段主要是绕着万宜水库走,主要是水泥公路。实话说也够无聊的,直到在水库边树丛里发现了一头野猪!一头浑身黑色,大概是成年家猪一半大小的野猪,正在哼哼着觅食。发现周围有人正准备拿出手机拍它的时候,便又哼哼着往树林深处钻去了。看着灌木茂密,地形复杂,我决定还是不下去拍它了。

有一点好,天气不再闷热,雨也停了。走起来舒服了许多。看到了面积广阔的水库,有人在附近的水道里玩划水,还有个水上公园,许多人在划船。当然,还有一路上充满存在感的牛牛。

途中有意思的一个点是这个地质公园。景致不错,设置简单但清晰。其实应该走下去坐一坐,看看海和海那边的岛,以及岛上的石头。然而看看路线,想要五六点到达西湾已经有点难度,还是抓紧赶路吧。

这个地质公园得空再补充一下。

走到浪茄湾,已经快进入麦径第二段了。这里的沙滩很白很细很干净,也是不错的露营地点。当时还是淡季,露营的人还没有沙滩上的牛多。

路上见到了如此环境优美的福音戒毒所。

除了没有垃圾桶之外,此处往后的山路还十分难走,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开始下大雨了……然而到最后我还是没有穿上迪卡侬买的那件39元的雨衣。一来全身穿的都是快干衣物,二来那件雨衣穿起来实在闷热,宁可衣服淋湿,背包有防雨罩也不怕大雨。

西湾这个海边小村,也是个有故事的村。

exactly

艰难而漫长的爬坡,下坡之后,终于到了西湾。路上见到不少国际友人,以及国际友人与国内友人的组合,香港特色。到达沙滩的时候,正好喵喵他们正在发放帐篷。作为以往参加过他们多次活动的资深团员,我厚着脸皮蹭了一顿饭,还有其他队员分享的各种零食——这就是户外的分享精神,感恩!

唯一有点缺憾的是,花了七十多港币买了三罐啤酒和一支水,然后整个团队居然没有人陪我在海边喝罐啤酒……

多年以后,我肯定还会清晰地记得那三罐有点苦涩的青岛啤酒,还有被我的帐篷封堵住洞口,半夜随着潮水召唤不断想钻出来的那只螃蟹。

出发去HK

待会出发去香港,参加这个MaD2011的大会。timetale已经出来,排得满满的,用阳光半岛的话说,尽量啦,心有余力也有余就行了。

活动完了,找找老同学,逛逛西洋菜街,就差不多了。具体情况,请关注任天而动的微博。

昨日街头

上周六,去南都看先锋光芒放的纪录片——回到广州,这是我参加的为数不多的文化活动之一——《同学》。

================================================

插播《同学》 Classmates
纪录片/普通话/203分钟/2009年
    
导演/制片/摄影/声音/剪辑/音乐:林鑫
     
影片简介
      二十多个同学的回顾,追溯了三十年的个人历史;一个个随机截取的普通日子,对应着自然和生命的四季。1978年,当这些大都是矿工后代的同学,从陕西铜川三里洞煤矿中学毕业时,他们即将展开的人生之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步。沉浮在大时代的变革中,有着太多的理想失落与妥协,也有着不屈不挠的挣扎和坚守。三十年后,林鑫再次走近当年的同学们,记录了他们当下各自不同的生存状态和生命历程。平淡中的安逸、喧嚣中的孤独、富足后的厌倦、贫困里的无奈,都一一绽放在这群鲜活的生命中,成为这一时期中小城市大多数普通人生活的一个缩影,同时也辉映着这样一个高歌猛进的时代。

摘自先锋光芒发来的邮件
============================================

由于光碟问题,只看了前面一个片段。折腾了半天,最终给我们放映了一部介绍粤语流行曲的《我的黑胶时代》。之前有放映过,所以好多人走了。片子挺长,不过一边听着似曾相识的旋律,一边感受广州和香港的粤语文化,有种说不出的舒坦。也许是在广东呆久了,耳濡目染,对这里的语言风俗,生活节奏等都已习惯,也渐渐喜欢和融入了这种氛围。借由此片,也了解到许多当年香港乐坛的传奇故事。片中对两位早早离我们而去的歌手,梅艳芳和张国荣,作了许多介绍。都是性情中人哪,可惜~~~

《我的黑胶时代》,梁永斌侃侃而谈。原本以为他只是一位电台主持人,没想到他竟还是央视《同一首歌》的主持人。挺喜欢他的说话风格,尤其是粤语。

听到一首来自林子祥的《昨日街头》,“独自逛于街中 每天都不厌倦 童年未觉孤独 喜欢在长路转”,亲切的歌词和缓慢优美的旋律。莫名的,突然感觉仿佛自己也是生于斯长于斯,对那些街巷、球场、雪糕、鸡粥等等都很熟悉。这是种回家的感觉。不像现在的广州,到处都在打地基、架高楼。就像片中一位女士所说,广州看上去似乎很脏、很乱,却又让人觉得生活方便而又舒坦。这样“乱糟糟”的广州或许才是真正的广州,假若到处都规划得跟天河那般,广州和其他都市又有什么分别?

不过有时候,真的像歌中唱的一样,童年终究会过去,“当初一切尽改变 现有一切也变迁  试问谁来关心思考为明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