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和鲨鱼的血肉史

      鲨鱼是一类令人着迷的动物,从古至今,人们对鲨鱼的兴趣一直十分浓厚。不过,当我们向前追溯,寻找与鲨鱼有关的历史档案时,就会发现很多记录其实看起来没有多少科学性,而更多的是充满了血腥和贪欲。比如,我们会看到捕鲨用的鲨鱼枪,和被制成皮革的鲨鱼皮。

  更近的历史时期,《大白鲨》(Jaws)一书的作者向我们描述了鲨鱼作为可怕怪物的一面,这种误解令许多人对鲨鱼恐惧不已。随着技术发展,我们获得了许多在水下活动时保护自己免受鲨鱼攻击的方法,包括对鲨鱼无害的电子驱赶器,取代了鱼叉和猎枪。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历史,回顾人类与鲨鱼的爱恨关系。

通过水下摄影了解鲨鱼(Understanding Through Underwater Photography),1917年秋通过水下摄影了解鲨鱼(Understanding Through Underwater Photography),1917年秋

  通过水下摄影了解鲨鱼

  鲨鱼身上笼罩着太多误解。在1917年一篇试图消除部分误解的文章中,它们还曾被优雅地称为“深海之狼”。当人们害怕某些东西的时候,那种恐惧有时会使他们无法看清真相,正如《美女与野兽》中发生的故事一样。就鲨鱼而言,真相依然会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例如,借助先进的水下摄影技术,我们现在知道,与当时流行的观点不同,鲨鱼在攻击时其实并不会翻身,从而能更容易地用它们“朝后的下颚”撕咬。如果你遭到攻击,这样的事实显然不会带来什么安慰。人类对鲨鱼也同样危险。这篇文章描述了一个能“大规模捕捉并杀死”鲨鱼的“聪明方法”:在船的一边装上几个旋转的轮子,每个轮子带着一个巨大的、装有诱饵的鱼钩,鱼钩与一条长长的绝缘电线相连。这篇文章中还给出了一位老太太与鲨鱼的合影,颇令人玩味。图片的说明文字写道:“奥托·耶格夫人在棕榈滩捕获的一条重达800磅(约合363公斤),长度超过12英尺(约合3.65米)的鲨鱼。它是用鱼竿和鱼线捕到的,但必须用大口径步枪将其击毙。”文章没有给出更多的背景材料。

鲨鱼皮革,1917年11月鲨鱼皮革,1917年11月

  鲨鱼皮革

  在面对鲨鱼这样富有价值的对手时,人类总是有一种自以为是的满足感。这一次,人们把战利品穿在了脚上,并用堪称“嗜血”的语言来描述鲨鱼皮:“我们现在可以高枕无忧地看着这些海中虎狼,通过降低我们的生活成本来赎清它们的罪恶。鲨鱼不再是我们难以和解的敌人。它是我们的奴仆,将为我们提供难以计数的数百万英尺的皮革。”为了把战利品变成可穿戴的皮革,新鲜的鲨鱼皮首先被放在盐水中浸泡8天,再用盐腌上3到5天,然后叠放在糖或面粉桶里。接下来是对它们进行鞣制,包括将它们浸泡在水中,用熟石灰和盐酸熟化,上油,着色,抛光,漂白,用脱脂牛奶揉搓,最后一步显然能使它们变得“非常柔软”。

巨大的鲨鱼牙齿,1937年5月巨大的鲨鱼牙齿,1937年5月

  巨大的鲨鱼牙齿

  在一张1937年的漫画中,绘画者表示巨齿鲨“可能是曾经存在过的最大生物”,其一副巨牙中间“有足够四人桥牌的空间”。由于巨齿鲨已经灭绝,因此它们永远没有机会对这样的揶揄提出抗议了。

鲨鱼——海洋中的水牛,1943年9月鲨鱼——海洋中的水牛,1943年9月

  鲨鱼——海洋中的水牛

  在战争期间,钓鲨鱼是一项获利颇丰的活动,特别是在“德国占领挪威后切断了我们的主要鱼肝油来源”。不过,这真的是我们应该关注的点吗?当研究人员发现鲨鱼肝油的维生素含量更高时,我们的这些担忧都可以放到一边。我们开始把这些鱼肝油发给飞行员,帮助他们提高夜间视力。就像古老谚语中的水牛一样,鲨鱼的其他部位也不会被浪费。鲨鱼皮被制成皮革,如前文所述;鲨鱼牙齿和脊椎骨被制成时髦的珠宝;鱼翅被制成鱼翅羹;鲨鱼肉被制成肉罐头或变成肥料;医生还会用脑垂体来制作免疫血清。当鱼肝的价格达到每磅10美元,鲨鱼尸体剩余部分也能卖钱时,许多渔民开始往海里丢下挂着鱼钩、长达300米的铁链,经常一条铁链就能捕上来6到10条鲨鱼。“它们大部分已经溺死,但偶尔会有一条虎鲨在上船时还十分有斗劲,必须用一根铁棍来制服它。”

自家组装的鲨鱼枪,1949年1月自家组装的鲨鱼枪,1949年1月

  自家组装的鲨鱼枪

  当鲨鱼不是渔民有意捕捉的猎物时,它们被困在渔网之中时会造成很大麻烦。有时候它们会摧毁渔网,把所有落网的鱼都放出来,让渔民眼睁睁看着快到手的钱又流回了海里。勤勉的渔民对鱼叉和猎枪都不大满意,于是结合了二者的有点,创造出了“鲨鱼枪”。这种枪只有在与目标直接接触的时候才会发射,因此“弹无虚发”。一个管道减速联轴器将一把12号猎枪的外壳固定在位,再装上一个带有弹簧、两头削尖的枪头,鲨鱼枪便配置完成。当与鲨鱼接触时,枪头向后退,击中猎枪外壳的撞击帽,从而发射出去直击鲨鱼的肚子或脑袋。

被镜头记录下来的人鲨之战,1950年8月被镜头记录下来的人鲨之战,1950年8月

  被镜头记录下来的人鲨之战

  约翰·芬顿(John Fenton)在一次深海潜水中对一台水下电影摄像机进行了测试,并在过程中获得了值得在银幕上呈现的珍贵画面。他遇到了一条易怒的护士鲨,觉得拍打它的脑袋应该挺好玩。这条鲨鱼转过头来咬他的手臂,幸运的是只咬到衣袖,而芬顿也做出了反击,用一把刀子杀死了鲨鱼。好消息是,这台摄像机工作正常,并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被鲨鱼咬到的概率,1958年7月被鲨鱼咬到的概率,1958年7月

  鲨鱼咬人的概率

  让我们来解答一下所有人心中的那个疑问:鲨鱼会攻击人吗?问题的答案或许不太讨人喜欢,没错,它们确实会攻击人。当然,伴随这个答案而来的是很多的注意事项。哈佛大学的比尔·施罗德(Bill Schroeder)的研究破除了许多人,包括一些轻装潜水者一直持有的观点,即鲨鱼本身对人类毫无威胁。“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为公众熟知的鲨鱼都会攻击人,”施罗德博士说,“大部分物种不会。甚至不是所有被公众认为是食人鲨的种类都被科学家视为危险物种。但是,我们总是会见到一些反面角色。”在这些反面角色中,最为令人忌惮的便是大白鲨。在澳大利亚悉尼附近的海滩,大白鲨的出现已经让那里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除了人类,一些奇怪的东西也会被大白鲨吃进肚里,包括海狮、马肉甚至一整只脖子上还戴着项圈的纽芬兰犬。虽然有着这些警告性的文字,但在一篇文章中,作者还是向读者保证,他们“在任何美国海滩上被鲨鱼咬到的机会是非常非常低的”。

《大白鲨》一书的作者不再认为鲨鱼是邪恶的,1995年3月《大白鲨》一书的作者不再认为鲨鱼是邪恶的,1995年3月

  《大白鲨》作者的观念改变

  使鲨鱼成为人类最大的恐惧来源之一的罪魁祸首,或许就是《大白鲨》一书的作者彼得·本奇利(Peter Benchley)。由这本书改编而来的电影,以及那首令人心跳加速的歌曲,都将永远与大白鲨的攻击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本奇利已经不再认为鲨鱼是如此邪恶的动物了。在《大白鲨》出版几年之后,他在巴哈马潜水时遇到了一条大白鲨。二者相遇时有一方被吓得不轻,但不是本奇利,他说:“那条鲨鱼也呆住了,然后,突然,疯狂地,不可思议地,那条鲨鱼转过身去,排空了肠子,消失在一大片恶心的棕色云雾中。”虽然本奇利声称自己为写书而做的研究反映的是时代的认知,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时,我们已经知道已知368种鲨鱼中,只有10到12种会与人类发生冲突,而且它们的攻击往往是意外——从水下看冲浪板上的人确实很像一只海狮。此外,多年来的把大白鲨描述成人类敌人的做法(包括这篇文章中提到的许多例子),最终使数以百万计的鲨鱼死于非命。“每次鲨鱼攻击人类的记录,都对应着超过400万条鲨鱼被人类毁灭。”

驱赶鲨鱼的装置,1997年6月驱赶鲨鱼的装置,1997年6月

  驱赶鲨鱼的装置

  随着技术发展和人性的进步,我们开始意识到或许有更好的阻止鲨鱼攻击的方法,而不是杀死数百万条鲨鱼。穿上POD(防护海洋装置)吧。由镍镉电池供电的两个电子发射器连接到潜水员的气瓶和脚蹼上。开关按钮绑在潜水员的胸口或腕部,一个LED灯用来指示电源开启或电池电量过低的情况。装置启动时,电子发射器“在潜水者周围向各个方向产生一个延伸12到20英尺(约合3.6米到6米)的低压电场,并借助咸水的天然导电性”。我们不知道电场能使鲨鱼难受到转身离去的确切原因,但科学家认为,关键可能在于鲨鱼吻部用来探测低压电信号的微孔,它们能探测到鱼类的心跳,帮助鲨鱼进行捕猎。

特洛伊鲨鱼,2005年6月特洛伊鲨鱼,2005年6月

  特洛伊鲨鱼

  法宾·库斯托(Fabien Cousteau)是著名探险家雅克·库斯托的孙子。在拍摄一部关于鲨鱼认知能力的纪录片过程中,为了捕捉到“更纯粹的行为”,他在一个机器大白鲨内部待了100多个小时。“我希望它们会这么想‘嘿,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从澳大利亚来的傻瓜表亲!’”库斯托说道。这一方法似乎挺有效的。利用这台鲨鱼形状的潜水艇——被机智地称为“特洛伊”(Troy)——库斯托成为了第一个拍摄到一条雌性鲨鱼攻击另一条雌性鲨鱼画面的人。

原文:https://www.popsci.com/science/article/2012-08/archive-gallery-man-v-shark

鲨鱼到底会不会得癌症?

鲨鱼到底会不会得癌症?

近日,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一条大白鲨的下颚上出现了一大块肿瘤;此外,他们在一条短尾真鲨的头部也发现了肿瘤。根据发表在《鱼类疾病杂志》(Journal of Fish Diseases)上的论文,这条大白鲨嘴巴上的肿瘤长、宽均大约为30厘米。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已经在至少23种鲨鱼身上发现了肿瘤,包括上面提到的两种。早在1853年,科学家就在一条团扇鳐(学名:Raja clavata)的尾巴上发现了一个长30厘米的带蒂纤维瘤。论文作者之一蕾切尔·罗宾斯(Rachel Robbins)说:“研究所传达的一个主要信息,就是在鲨鱼中发现了越来越多肿瘤形成的证据,这与鲨鱼不会患这种疾病的流行观点是相对立的。”

得了肿瘤的大白鲨。图片来源:Scientific American

2004年发表在《癌症研究》(Cancer Research)杂志上的一篇综述称,对鲨鱼软骨能治疗癌症的迷信已经使一些患者放弃了其他有效的治疗方法。另一方面,对鲨鱼软骨的需求也导致鲨鱼的捕杀数量不断增加。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报告,在已知的软骨鱼类(包括鲨类、鳐类)中,已经有六分之一的物种面临灭绝的威胁。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大白鲨和短尾真鲨患上肿瘤?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过去20年来,有关海洋动物,特别是海洋哺乳动物中出现恶性肿瘤的报告一直在不断增加。这不禁使人担忧,工业污染物或人类活动是否已经成为这些海洋动物中癌症发病率增加的主要因素?研究中指出,白鲸中早已有癌症的记录,而在一些靠近铝冶炼厂的海域中,癌症已经成为白鲸第二大致死原因。

鲨鱼不会得癌症的说法,以及后来关于鲨鱼软骨可有效对抗人类癌症的传说,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两个研究;之后在1992年,一本名为《鲨鱼不会得癌症》(Sharks Don’t Get Cancer)的书出版发行,其后电视节目对这本书又进行了宣传,使这种说法更加深入人心。许多替代医学的从业者接受了这一神话,从而导致众多癌症患者转向鲨鱼软骨素等没有科学依据的疗法。值得一提的是,这本书的书名与其内容并不吻合,在书中作者指出鲨鱼确实会得癌症,只是患癌症的概率极低——当然这其实是毫无依据的,现在我们还没有关于鲨鱼癌症发病率的详细数据。退一步说,即使鲨鱼患癌症的几率确实很低,也不能说明鲨鱼制品就能用来治疗癌症。

除了鱼翅汤之外,对鲨鱼软骨的需求也导致了鲨鱼数量的急剧下降。一份2013年3月发布的研究报告称,人类每年杀死的鲨鱼大约是1亿条。据统计,目前鲨鱼软骨制品产业每年的盈利额约为2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是以非处方药和含有鲨鱼软骨成分的维生素片进行销售。“现有的科学证据并不支持服用鲨鱼软骨制品——被作为饮食补充剂售卖——可以作为癌症、骨质疏松症或其他疾病的有效治疗手段,”美国癌症学会的网站上写道,“尽管有些实验室和动物实验表明,鲨鱼软骨中的某些成分具有减缓新血管生长的能力,但这些效果并没有在人体实验中获得证实。”【2】

没有确证的鲨鱼的癌症发病率

多年以来的研究已经表明,鲨鱼与其他许多脊椎动物一样,都会出现良性和恶性的肿瘤,而且肿瘤出现的部位与其他生物,包括硬骨鱼类、啮齿动物以及人类都很类似。甚至在一些更原始的无颌类中也发现了肿瘤。尽管鲨鱼软骨制品的销售商一直坚称鲨鱼极少罹患癌症,但实际上鲨鱼中患癌症的比例并没有确实的数据。在软骨鱼纲中发现的癌症病例较少,很可能是因为它们大部分是大洋性的鱼类,其生活环境中的致癌物质本身含量就极低。事实上,大洋性的硬骨鱼类中也极少发现癌症;而在近海的硬骨鱼类中,由于它们主要以受污染水域的底栖动物为食,其皮肤和肝脏中出现流行性肿瘤的几率能达到50%以上【3】。

软骨鱼类中极少记录到癌症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患病的鱼类很难到达研究者的手中。大洋中本来食物就很稀少,患病的鲨鱼在被人类捕捞到之前,很可能已经被其他掠食者捕食了。不过,造成软骨鱼类癌症病例如此稀少的最主要原因,可能是我们还没有对它们进行详细的、系统的调查。相比之下,对硬骨鱼类的详细调查已经获得了一大堆癌症的例子。值得一提的是,在各类报告中出现的大约150种流行性肿瘤,都出现在内陆或近岸水域,没有一例来自大洋性鱼类。

软骨中的抗癌物质

尽管直接服用鲨鱼软骨制品已经被证明对治疗癌症毫无用处,但鲨鱼软骨中确实含有一些能够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和癌细胞入侵的物质。从30多年前开始,科学家就已经在许多动物——包括小牛、鲨鱼等——的软骨中提取抗血管生成因子。与这些动物类似,人类的肿瘤也很少侵入到软骨中。一些观点认为,软骨中的胶原酶抑制剂可以抑制癌细胞的扩散;而软骨本身质地较坚固,血管较少,并不是适合癌细胞生长的理想环境。

在开发抗癌药物的过程中,合理的步骤是对这些抑制癌细胞的物质进行鉴定、纯化并了解其特性。其中涉及的问题包括:这些物质产生作用的关键特征是什么?它们有没有什么潜在的毒性?它们发挥作用的有效路径是什么?如何控制?它们到达目标组织时需要多少剂量才会发挥作用?它们对那些癌症最具效力?对于鼓吹鲨鱼软骨制品能够对抗癌症的人来说,他们忽略了这些严格的步骤,只是简单地采用直接食用原材料的方法。十几年来,有无数的人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无数的鲨鱼惨遭毒手,但众多对鲨鱼软骨抗癌效果的评估研究中,没有一项表明鲨鱼软骨的直接提取物能有效地抑制癌细胞。

另外的思考

鲨鱼软骨制品被吹捧成抗癌药品的整个过程,实际上是现代社会应对伪科学的一大失败案例。类似的案例,在以后的日子里层出不穷,在使一些人钱袋子鼓起来的同时,也造就了无数无辜的受害者。随着传播手段越来越发达,许多伪科学观点变得越来越无孔不入。很多人仅仅是受到好奇心驱使,在有意无意间也参与了谣言的传播,而没有考虑到其后面严重的社会和生态问题。或许唤起公众理性的思考,才是应对这类流言的最有力武器。

左:鲨鱼肾脏部位的恶性肿瘤;右:鲨鱼软骨内的肿瘤。图片来源:【3】

本文编译自Scientific American:Sharks Do Get Cancer: Tumor Found in Great White

参考文献:

  1. Sharks Do Get Cancer: Tumor Found in Great White
  2. Sharks Can Get Cancer: Tumor Found In Great White Shark For First Time Ever
  3. Shark Cartilage, Cancer and the Growing Threat of Pseudoscience

鲨鱼会得癌症吗?

鲨鱼会得癌症吗?

以下内容主要翻译自Christie Wilcox 的博文:Ocean of Pseudoscience: Sharks DO get cancer!
网页地址:http://scienceblogs.com/observations/2010/09/ocean_of_pseudoscience_sharks.php
配图是linki加上去的。

a、答案是肯定的,鲨鱼会得癌症

大白鲨。
来自: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1118609/Sharks-humans-risk-ocean-millions-killed-year-say-experts.html

b、“鲨鱼不会得癌症”是一个传播非常广的流言,我已经忘了最早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说法,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前,对此还没有清晰的概念。无数的鲨鱼因为这个流言被捕杀,其软骨被制成各种药片,卖给绝望的癌症患者。

c、流言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Henry Brem和Judah Folkman发现软骨能够阻止组织内新血管的生长。“血管生成”(angiogenesis)是恶性肿瘤的关键特征之一,因为细胞的快速分裂和生长需要大量的营养物质。不过这一发现并没有引起轰动,“血管生成”是癌症潜在疗法中常见的目标。

d、Brem和Folkman开始在软骨中寻找抗血管生成的化合物。他们推断,既然所有的软骨都没有血管,那软骨中必然存在能阻止毛细血管生成的特殊信号分子,或者酶。他们把幼兔的软骨嵌入到实验动物的肿瘤组织旁边,发现肿瘤生长完全受到抑制。后来的研究发现小牛的软骨也具有抗血管生成的作用。再后来,有位叫Robert Langer的研究者用鲨鱼软骨重复了幼兔软骨的实验,发现其确能抑制血管向肿瘤的生长。Langer认为鲨鱼全身骨架皆为软骨,因而更具有医用价值。差不多同时,佛罗里达州的Mote海洋实验室里,一位名叫Carl Luer的科学家注意到鲨鱼似乎很少生病,尤其是癌症。他将护士鲨暴露在高浓度的黄曲霉素B1(致癌物)中,发现它们没有患上癌症。

e、Dr. I William Lane立马从Langer和Luer的研究中嗅到了商机,并为口服鲨鱼软骨能治疗癌症不断造势。他于1992年出版了《鲨鱼不会得癌症:鲨鱼软骨如何救你命》(Sharks Don’t Get Cancer: How Shark Cartilage Could Save Your Life)一书,很是畅销,“60分钟时事杂志”(美国知名电视节目)甚至因此为他做了个专题,介绍其癌症新疗法。专题中描述了Lane和古巴的一些医师、病人在墨西哥进行的临床实验,实验不仅非随机,而且手法粗劣,但结果却相当好。Lane于1996年又与人合著了《鲨鱼还是不得癌》(Sharks Still Don’t Get Cancer)一书。

f、Lane从此开始了捕鲨和制药的事业,他的LaneLabs公司时至今日还在销售软骨药片。但他并不孤独,许多公司都在销售鲨鱼软骨药片和骨粉,作为癌症替代疗法或营养补充。1995年世界鲨鱼软骨产品市场估计在三千万美元以上。

Dr. I. William Lane
1922- 2011

来自http://www.lanelabs.com/

g、过去十年,北美鲨鱼数量下降了80%,而软骨公司为获取原料平均每月捕杀超过20万尾鲨鱼。据估计,哥斯达黎加的一家美资的鲨鱼软骨工厂,每年就杀死了280万尾鲨鱼。与其他鱼类相比,鲨鱼生长缓慢,根本无法抵挡如此严苛的渔业压力。除非全世界范围内的捕捞量大幅下降,否则,一些鲨鱼种类可能还未被发现就已灭绝。

h、为了一个毫无疗效的药片竟造成如此的生态灾难,难道人类错得还不够吗???WTF!


印度尼西亚某海港,渔民和鲨鱼

来自:http://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1118609/Sharks-humans-risk-ocean-millions-killed-year-say-experts.html

i、鲨鱼软骨并不能治疗癌症,就是小白鼠的癌症也不行。现在至少有三份随机的,FDA(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局)认可的临床实验——分别在1998年,2005年和2007年(2010年出版)——得出了这一结果。服用鲨鱼软骨粉或提取物对各种癌症均没有治疗效果。鲨鱼软骨作为癌症疗法并非未经检验或未被证实,而是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事实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在2000年介入,对Lane罚款一百万美元,并禁止他宣传自己的产品,或任何鲨鱼软骨衍生产品,能够预防、治疗或治愈癌症。

j、以一个子虚乌有的神话来赚那些绝望的、不放过任何希望的患者手里的钱,已经不能只用无耻来形容了。

k、即使我们没有在鲨鱼身上发现癌症,也不能证明鲨鱼不会得癌症。对“低癌症发病率”的错觉更可能是来自对鲨鱼疾病研究的缺乏。几乎没有人系统研究过鲨鱼的癌症或其他疾病。即使存在研究发现确实发病率很低,也不意味着鲨鱼能对癌症免疫。鲨鱼为大洋鱼类,其生存环境污染很少,与陆地和近海生物相比,它们致癌的风险要低得多。而且,要发现一头患癌症的鲨鱼并不容易,进实验室之前,患病的鲨鱼或许早就成了其他鲨鱼的口中餐。

l、2004年,夏威夷大学的Gary Ostrander博士和同事们发表了一份《低等动物的癌症名录》(Registry for Tumors in Lower Animals),记录了在软骨鱼类身上发现的42种肿瘤,其中包括至少12种恶性肿瘤和贯穿全身的肿瘤。2种鲨鱼患有多发性肿瘤,表明它们在基因上易感染癌症或曾暴露于高浓度的致癌物中。甚至在鲨鱼软骨中也发现了肿瘤

m、关于“鲨鱼不会得癌症”的流言已然被击破。但时至今日,仍有无数的人坚信这一观点。甚至美国国家水族馆都在推特上发过“水里一定有些特别的东西。鲨鱼是已知的从不会患上癌症的物种”这样的话,而且居然还被史密森学会转发了!普通民众被误导还情有可原,但一家致力于传播知识的大型非赢利机构也犯下这样的错误,实在是说不过去。

n、再重申一遍:鲨鱼会得癌症!没有证据表明鲨鱼很少得癌症,因为根本就没人系统地研究鲨鱼的癌症发病率。

o、不管能否消灭癌症,鲨鱼的免疫系统都是非常巧妙,非常值得研究的。鲨鱼是演化史上最早发展出获得性免疫系统的一环,该系统由免疫球蛋白、T细胞受体、MHC蛋白和RAG蛋白组成。与人类不同,鲨鱼没有骨髓,而是具有两种独特的免疫器官:性腺上器官(Epigonal organ)和赖迪氏器官(Leydig’s organ)。可惜的是现在人们对这两种器官还知之甚少。对鲨鱼免疫系统的研究,有助于了解获得性免疫在高等脊椎动物中的演化,而且,如果它们确实能够抵抗癌症,那这一研究的意义就将更加重大。然而,我们每年有意无意地杀死了超过一亿尾的鲨鱼,只是为了那些毫无营养的鱼翅宴和毫无效果的癌症治疗,真正用于研究的少之又少。

参考文献
1. Brem H, & Folkman J. (1975). Inhibition of tumor angiogenesis mediated by cartilage. J Exp Med (141), 427-439 DOI: 10.1084/jem.141.2.427

2. Langer R, & et al (1976). Isolations of a cartilage factor that inhibits tumor neovascularization. Science (193), 70-72 DOI: 10.1126/science.935859

3. Lee A, & Langer R. (1983). Shark cartilage contains inhibitors of tumor angiogenesis. Science (221), 1185-1187 DOI: 10.1126/science.6193581

4. Luer CA, & Luer WH (1982). Acute and chronic exposure of nurse sharks to aflatoxin B1 Federal Proceedings, 41

5. Camhi M. Costa Rica’s Shark Fishery and Cartilage Industry. http://www.flmnh.ufl.edu/fish/Organizations/SSG/sharknews/sn8/shark8news9.htm (1996).

6. Horsman MR, Alsner J, & Overgaard J (1998). The effect of shark cartilage extracts on the growth and metastatic spread of the SCCVII carcinoma. Acta oncologica (Stockholm, Sweden), 37 (5), 441-5 PMID: 9831372

7. Miller DR, Anderson GT, Stark JJ, Granick JL, & Richardson D (1998). Phase I/II trial of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shark cartilage in the treatment of advanced cancer.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16 (11), 3649-55 PMID: 9817287

8. Loprinzi CL, Levitt R, Barton DL, Sloan JA, Atherton PJ, Smith DJ, Dakhil SR, Moore DF Jr, Krook JE, Rowland KM Jr, Mazurczak MA, Berg AR, Kim GP, & North Central Cancer Treatment Group (2005). Evaluation of shark cartilage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 a North Central Cancer Treatment Group trial. Cancer, 104 (1), 176-82 PMID: 15912493

9. Lu C, Lee JJ, Komaki R, Herbst RS, Feng L, Evans WK, Choy H, Desjardins P, Esparaz BT, Truong MT, Saxman S, Kelaghan J, Bleyer A, & Fisch MJ (2010). Chemoradiotherapy with or without AE-941 in stage III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102 (12), 859-65 PMID: 20505152

10. Vickers, A (2004). Alternative cancer cures: “unproven” or “disproven”?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54, 110-118 DOI: 10.3322/canjclin.54.2.110

11. Ostrander GK, Cheng KC, Wolf JC, & Wolfe MJ (2004). Shark cartilage, cancer and the growing threat of pseudoscience. Cancer research, 64 (23), 8485-91 PMID: 15574750

12. Flajnik MF, & Rumfelt LL (2000). The immune system of cartilaginous fish. Curr Top Microbiol Immunol (249), 249-270

害怕鲨鱼??

SOS Rethink the Shark Adverts

 人们脑海中的鲨鱼形象往往是凶猛的噬人怪物,但事实却是我们一直在以鲨鱼为食。每年人类捕杀的鲨鱼数量约为四千万条(Oceans Quiz),而去年,全世界范围内因鲨鱼伤害致死的人数只有4个——人类因用坏的烤面包机或者飞着的风筝,甚至掉下来的椅子而死的概率都比这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