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大奖] 海洋2.0: 拯救”生命之源”的行动

早就应该把这个转来了。><

========================================


[TED大奖] 海洋2.0: 拯救”生命之源”的行动

 

By Yvette Wang • Dec 8th, 2009

=============节选部分内容=============


为了了解人们对海洋世界的认知水平,Keynote提供了免费问卷调查的平台;为了提高人们保护海洋的意识,Razorfish协助建立了拯救海洋项目的宣传网站,Good杂志推出了关于海洋保护的专辑,著名摄影师克拉克(Clark Little)拍摄了一辑美轮美奂的海洋世界

不仅如此,在明年的4月,一次别开生面的一周TED会议将在停靠在Galapagos群岛海域的一艘船上举行。届时,所有的演讲嘉宾将围绕着海洋生态畅所欲言,其中包括海洋学家,潜水探险家,音乐家和环保分子等等。

看到这里,你是否也想为生命之源的延续贡献自己的力量呢?

也许你和我一样,对海洋充满困惑与不解,那就一起来回答Keynote的问卷,让科学家们知道海洋知识的宣传还有多么大的缺失;

也许你还是名博客,那就请你和TEDtoChina一起传播《TED愿望@蔚蓝之心》幻灯片,让更多的朋友分享你的感悟;

如果你熟悉网页制作和网络传播,以及网站开发,请和我们联络,一起制作一个传播这个TED愿望的中文网站;

也许你从事文化传播,那就请与我们一起将这抹湛蓝传递开去;

也许你已投身环保事业,那么请善用你的影响力,在保护森林,土地和飞禽走兽的同时,不要忽略了我们共同的血脉。

“我希望你们能够使用一切你能够想得到的办法,可以是创作电影、去海底探险、通过网络去宣传或者其他的途径,唤起公众的支持,让我们建立一个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以及一个个足够大的海洋生态恢复区,以此来挽救和恢复海洋资源,因为蓝色的大海是我们这个地球的心脏。“

请加入海洋2.0邮件讨论组(http://groups.google.com/group/Ocean2China),就让我们和席薇亚一起携手重建海洋生态,让生命之源重现强劲如初的脉动。

延伸阅读:

TED演讲全文汉译《席薇亚·厄尔:如何保护我们星球的蔚蓝之心

2009TED大奖专题报道:拯救地球的蓝色心脏

席薇亚·厄尔创办的深海探索基金会 Deep Search Foundation

席薇亚·厄尔的新书:The World Is Blue: How Our Fate and the Ocean’s Are One

海洋保护组织Oceana (http://na.oceana.org/

The Blue Heart Of The Planet (Part I)

克雷格·文特:DNA和海洋

TED中国粉丝团链接:http://www.tedtochina.com/2009/08/10/craig_venter_on_dna_and_the_sea/

译言网链接: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47933/53419

演讲人克雷格·文特(John Craig Venter)是一位生物学家和企业家。 TIME《时代》杂志在2000年7月將将他与人类基因组计划的代表佛兰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同时选为封面人物,又在2007年将他选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在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以下简称“国际计划”)启动八年后的1998年,克雷格·文特创办了塞雷拉基因組(Celera Genomics)公司,以商业公司的形式开展自己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并希望将研究成果申请专利,并对外界收费。2000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所有人类基因组数据不允许专利保护,必须对所有研究者公开,塞雷拉不得不将数据公开。

在2002年离开塞雷拉公司后。2005年,克雷格·文特与其他人合伙建立了合成基因組公司(Synthetic Genomics),专门以经过改造的微生物来生产替代燃料的乙醇(酒精)与氢。他的研究小組有一艘由遊艇改裝成的研究船“巫师二号”(Sorcerer II),专门研究海洋微生物。

在2005年的TED大会上,克雷格·文特讲述了与海洋有关的DNA研究故事。

演讲题目:DNA和海洋
演讲人:克雷格·文特(John Craig Venter)
演讲时间:2005年TED大会

                              

中间休息的时候,有几个人来问我对老龄化的看法。我的看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认为乐观主义者会比悲观主义者活得长久得多。(笑声)

 

接下来18分钟里,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我们是如何做到,从最初的阅读遗传编码,转换到现在我们开始自己编写这些编码。仅仅在十年之前的这个月,我们发表了第一个自由活动的生命体——流感嗜血杆菌(haemophilus influenzae)——的基因序列。该基因组项目原本预计需要13年,结果缩减到了4个月。现在,同样的基因组项目只需要28个小时即可完成。因此在上一个十年里,我们得到了大量的基因组序列:大多数人类病原体,数种植物,多种昆虫和哺乳动物,包括人类的基因组。基因组学发展迅速,从测序的基因组来看,十年前我们仅仅完成了三到五个,到如今已完成了数百个。我们刚刚从戈登贝蒂·摩尔基金会(Gordon and Betty Moore Foundation)获得一笔资助,作为环境有机体项目的副项目,我们将在今年完成130个基因组的测序。综上所述,阅读遗传编码的速率已经改变。

 

但我们还需看到,我们仅仅研究了这个星球表面上很少部分的生物而已。大部分人不会意识到微生物的存在,因为他们的肉眼看不见,但事实上,微生物占据了地球大约一半的生物量,而所有的动物加起来,也不过占地球总生物量的千分之一。牛津大学的人也许很少这么干假设你到了海上,喝下一口海水,请记住:每一毫升的海水里,有大约一百万的细菌和上千万的病毒。

两年前,只有不到五千种的微生物被鉴定归类,我们决定在这方面做些努力。于是我们开始了巫师二号考察(Sorcerer II Expedition)。与其他大型的海洋考察活动类似,我们尝试每200英里采样一次。考察伊始,我们在百慕大进行了测试项目,接着前往哈利法克斯,然后沿美国东海岸向南,加勒比海,巴拿马运河,穿过加拉帕戈斯群岛,然后横跨太平洋,现在我们正在穿越印度洋的过程中。工作很艰难。我们使用的是一艘帆船,某种程度上这是为了激起年轻人对科学研究的兴趣。至于实验,那是再简单不过了。我们只需要把海水采上来,过滤,用不同的过滤器收集不同体积的生物体。然后将它们的DNA提取出来,带回位于罗克韦尔的实验室,在那里我们每24小时就可以测序出数亿字符的遗传编码。通过这些工作,我们取得了一些令人惊奇的发现。

 

比如我们眼睛里的视色素,之前认为自然界中只有一到两种生物拥有与我们相同的视色素。然而后来发现,在温暖洋区的上层海水中,几乎每个物种都拥有这类光受体,并利用阳光作为能量来源和交流工具。仅仅在一个采集点,从一桶海水中我们就能发现130万个新基因,相当于50000来个新种。

 

借助来自斯隆基金(Sloan Foundation)的资助,我们已经将研究范围扩展到空气中。我们正在测算每天我们的呼吸中,究竟有多少的病毒和细菌在穿梭来回,特别是在飞机或封闭的礼堂环境中。我们使用一些简单的仪器,一天之内,就在纽约市的一个楼顶上滤出了数以十亿计的微生物。目前,我们正在对它们进行DNA测序。

 

单纯从数据收集方面,在加拉帕戈斯群岛,我们发现,几乎每隔200英里采集的样品中,都能体现出海洋中巨大的(生物)多样性。不同的温度梯度或许可以部分解释这种多样性。这里有一张基于温度的卫星图片,红色表示温暖区域,蓝色表示冷的区域。我们发现,在温暖海水中取得的样品与冷水中的样品在物种丰富度上差别很大。另一个让人感到相当惊奇的发现是,我们可以通过氨基酸的序列——不同的区域差别巨大——来推测不同的光受体感受到的是何种波长的光。还有一个或许不足为奇的现象,在幽蓝的深海中,光受体倾向于“看”到蓝光。而当周围环境中存在大量的叶绿素时,光受体“看”到的是较多的绿光。光受体(感光)的差别更大,极端情况下,它们的感光谱移向红外光和紫外光。

 

为了对我们采集的所有基因进行评估,我们把所有的数据汇总。其中包括到目前为止考察所得的所有数据,总共2900万个基因,代表了地球上超过一半的基因数据。我们把这些数据放入基因家族中,试图回答:我们是否发现了已知基因家族的新成员?或者发现了新的基因家族?结果表明,我们找到了50000个主要的基因家族,但我们从环境中获得的每一个新样品都以线性方式添加到这些新家族中。因此,我们正处在发现地球生命及其组成成分和基础基因的最初阶段。

 

当我们审视所谓的进化树时,可以看到人类就在最右上方的角落里,与动物界排在一起。它们总共拥有约2900万个基因,我们只掌握了其中大约24000个。如果把所有的动物算在一起,我们与它们之间分享着少于30000,但很可能达到12000个以上的基因家族。我认为,这些基因不仅仅是进化设计的元件。我们要从“基因中心观点”——或许回到理查德·道金斯的理论——而非“基因组中心观点”的角度来思考,后者是对这些基因元件进行不同的构造。

 

合成DNA,人工合成DNA的能力与DNA测序在某种程度上是同步发展的。过去十年或二十年,DNA测序变得越来越快速和廉价。有关合成基因组的想法是我们在1995年,测序第二个基因组即生殖道支原体(mycoplasma genitalium)的基因组的时候产生的。我们还制作了很不错的T恤,上面写着“I heart my genitalium”(我爱惜我的生殖器)。这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微生物,却拥有约500个基因。嗜血杆菌(Haemophilus)拥有1800个基因。我们提出疑问,如果一个物种需要800个基因,另一种只需要500个基因,是否可以用更少的基因组成一个微小的可运作生命系统?

 

于是我们开始做转座子的突变发生。转座子是小的DNA片段,随机地插入遗传编码中。如果转座子插入到基因之中,就会扰乱基因的功能。因此我们找出所有能够接受转座子插入的基因,称为“非必需基因”,并为它们做了一张“地图”。但是,环境对此的影响非常关键,我们只能根据环境中确实存在的条件来定义必需或非必需的基因。我们还试图做一个更加直观的研究,即比较13个相关生物的基因组,找出它们的共同之处,于是就得到这些重叠的圆圈。我们发现这13生物中只有173个基因是相同的。如果忽略掉一个细胞内寄生物的话,这个基因库还能扩展一些;当我们审视核心的一组310个基因时,基因库扩大更多。因此,我们认为可以将基因组从最少500个基因扩展或者缩小——取决于你看待它的角度——到300400个。

 

证明这些想法的唯一途径就是用这些基因人工构建一个的染色体,而且我们必须用基于表达框的方式来达到这一目的。大片段精确合成DNA是非常困难的。我的同事汉姆·史密斯和克莱德·哈奇森研究出了一种新方法,可以在两星期的时间里合成一个具有5000个碱基对的病毒,而且从序列和生物学特性上百分之百精确。这是个相当令人振奋的实验:我们只需将合成好的DNA片段注入细菌中,突然间,DNA开始引导病毒颗粒的生成,接着这些病毒反过来杀死了细菌。这并不是第一个合成的病毒——某种脊髓灰质炎病毒已在一年前制造出来——却是唯一一个具有百分之一活性的病毒,花了三年时间才合成成功。这是Phi X-174结构的动画。这是软件为自己构建硬件的活例子,也是我们在生物学上的新想法。

 

有人立即开始担心生物战争的威胁,不久前我也在参议院委员会和另一个由美国政府成立,旨在评价这一领域的特殊委员会上作证。我觉得,重要的是将事实牢记在心,而非人们对事件如何发生的想象。基本上,任何现在已经测序完成的病毒,其基因组都能被合成。人们马上会被埃博拉病毒或者天花病毒所惊吓,但实际上DNA本身并不会导致感染。安全部门真正应该担心的是“设计者病毒”(designer viruses)。世界上只有美国和前苏联曾经花大力气研究生物武器。如果这些研究真的已经终止,那么未来人为制造出破坏性病毒的几率是微乎其微。

 

我认为两年内制造出单细胞生物是可能的。而真核细胞,则有可能在十年内实现。我们可以区分开进入人工染色体中的不同表达框和不同基因,这使得我们能够构建数十个不同的结构。关键是,如何把其他的(基因)放进来?我们以这些片段开始,然后通过同源重组将其组合到染色体中。

 

这是一种名为耐辐射奇异球菌的生物,它能在三百万拉德的辐射剂量下保持活力。在暴露辐射约1224小时,其染色体几乎完全破碎的情况下,它还能将自身的染色体重新组装起来。这种生物在地球上几乎无处不在,甚至由于人类的活动,它们也可能在外太空活动。这是玻璃烧杯在约50万拉德辐射下的情形,玻璃开始燃烧,爆裂,而位于烧杯底部的微生物仍然是不亦乐乎。这就是实际情形的图片:上面是经过170万拉德辐射之后的染色体,几乎已经支离破碎。下面是24小时之后,同一个DNA自动重组的结果。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些生物能够做到的,也许我们还能找到数以千计——如果不是数以万计的话——的物种也同样能够做到。这些基因组合成之后,第一步就是移植到另一个没有基因组的细胞里。

 

我们认为,合成细胞将具有巨大的前景,不仅仅是在理解生物学基础上,而且很可能帮我们应对环境和社会问题。例如,我们测序的第三种生物,詹氏甲烷球菌(Methanococcus jannaschii),它生活在相当于水沸点的高温中,以氢作为能量来源,靠捕获周围环境中的二氧化碳为自己提供所需的碳。我们知道,通过许多不同的途径,数以千计的生物能够捕获,并且依赖二氧化碳生存。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捕获大气中的碳,制造生物高聚物或其他产品,来替代从石油中工业合成得到的碳制品。有种依赖一氧化碳生存的生物,我们利用其还原能力使水分子破裂,制造出氢和氧。同样,还有许多生物代谢途径能够用来转化甲烷。杜邦公司(DuPont)和挪威石油公司(Statoil)有一大型项目,内容便是将从油气田获得的甲烷转化成有用的产品。

 

我想,一个称为“组合基因组学”的领域将很快就要诞生。因为有了这些新的合成方法,有了这么庞大的基因序列和同源重组,我们可以设计出一个能每天生产近百万个染色体的机器人。由此,就像所有生物学实验过程一样,我们可以通过屏幕进行选择,无论是要制造氢,还是制造化学物质,抑或仅仅了解其生存能力,都可以从屏幕上获得。理解这些基因的功能将变得触手可及。

 

我们正尝试改进光合作用,以直接在阳光下制造出氢。光合作用受氧调节,而我们使用的对氧不敏感的氢化酶,将完全改变这一过程。我们还整合了多种纤维素酶,这些酶可以把复杂的糖类转化成简单的糖类,并在同个细胞中进行发酵,制造出酒精。在某些大型实验室里,已经开始利用微生物进行药品生产。环境中化合物的化学性质,比最好的化学家制造出来的化合物还要复杂很多。也许未来的工程物种将成为我们的食物来源、能量来源、环境补救手段,甚至取代石化工业。

 

最后,就让我以道德和政策上的研究结束吧。我们推迟了1999年开始的实验,直到对是否应该尝试制造人工物种这一问题做了长达一年半的生物伦理学讨论之后,实验才继续进行。每个重要的宗教都参与其中。这其实是项很奇怪的研究,因为许多宗教领袖都以他们的教义、经文作为法律,而且不能在其中找出禁止制造生命的条文,所以,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唯一根本性的担忧是在生物武器方面,不过,只有开始进行这些实验之后,我们才能找出从事这一切真正是为了什么。

 

目前,斯隆基金会已经资助了一个相关的多机构研究,以确定这些实验给社会带来的风险和益处,同时也为科学团队——好比我们自己——在这一领域开展研究制定规则。在潜心研究的同时,我们正努力成为一个良好的榜样。有许多复杂的议题,除了生物恐怖主义,它们其实都很简单:我们能否设计出生产清洁能源的工具,从而彻底变革发展中国家的能源生产模式?而这样的新生产方式,将会通过各种不同的简单的步骤来完成。非常感谢。

TEDGlobal2009

昨晚的网络慢得让我有种想把电脑砸掉的冲动,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毕竟不是自己的,赔不起。今天的网速还可以,TEDtoChina 可以访问了,卫报可以访问了,TED.COM也可以访问了,哦耶!!

送上来自TEDtoChina的报道:TEDGlobal 2009

==========================================================

从今年开始,TEDGlobal会议将于每年的7月在英国牛津举行。今年的TEDGlobal会议的开幕时间为7月21日,会议持续4天,至7月24日结束。此次TEDGlobal会议的主题是“透视本质”(The Substance of Things Not Seen

环视四周,我们可以看得到各种肉眼可见的事物:如建筑、人群、自然。但也有很多事物是不为我们的眼睛所注意的,这就是一些隐形的力量,如社会习惯、生物链、文化框架以及各种经过编码的信息,而这一切都是联系社会的纽带,也是驱使组织以及个人前进的发动机。当我们将这种种隐形的事物加以显像的时候,它们往往可以为我们提供独特的视角,去认识个人与他人的关系以及个人与整个世界的关系。

在TEDGlobal会议期间,以下的问题将会成为与会者思考的问题:

  • 什么是有成就的人生?
  • 我们生活在哪一个宇宙上?
  • 生命是不是一个数学等式?
  • 生活之动力来自何方?
  • 谁在定义新的地区政治地图?
  • 如何观察那些肉眼看不到的事物?
  • 我们可否设计出用来呼吸的空气?
  • 恐怖主义带来了哪些经济冲击?
  • 我们需要对宗教信仰行为感到害怕吗?
  • 大城市如何才能有效的运作起来的?
  • 地球上最秘密的地方是怎样的?
  • 现代犯罪的最本质特征是什么?
  • 太阳能驱动的飞机也能上天吗?
  • 音乐有何力量?
  • 生物多样性也能存到银行里吗?
  • 大脑是如何构建出心智的?

详细的会议流程请看这里。TEDtoChina届时将对会议全程进行跟踪报道,欢迎大家关注。

=====================by Tony Yet============================

事实上,这次大会已经在推特(twitter)上实时文字直播了两天了,请接着关注。网络直播地址:twitter.com/tedtochina

 

数据之美~~~

来自cnBeta的《数据之美》()()(

海量而又枯燥的数据,经过各种数据图形化工具的加工之后,变得如此美丽。例如这张用Narratives 2.0做的贝多芬第五交响曲:

意外地发现了TED Sphere,将TED大会演讲视频以3D形式展现在一个球体上,可以从内部和外部来观察球体,并通过红色箭头找到语义关联的视频。

可直接点击。

珍惜&TEDxSYSU

在居庸关拍到的一只小虫,烈日下趴在城墙上一动不动。知道是什么虫的回个评论哈~~

更多看图说话看这里

昨天晚上开始,腰背就有点酸痛,不知道是坐太久了,还是昨天踢球前天踢球太猛——好像也没踢多久啊……

收到Oliver的邮件,才知道TEDxSYSU的活动马上就开始了(介绍请看这里),实在佩服Tony他们,敢想敢做,“本次TEDx活动是亚洲第一个校园TEDx活动,也是在中国大陆最早举行的TEDx活动”,希望这次活动成功,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和参与TED的活动。

========================================================

在环球时报(6月5日)上终于看到那两篇有关新物种发现的文章,内容大致没改,但段落排列和小标题改了好多。不过改的不错,当一名编辑还是需要挺好的文字组织能力的。

接下来,继续dotsub和译言的翻译,再整理几篇有关海洋的文章来,准备“蔚蓝之心”的上线。希望一切顺利。

TED开放翻译计划简介

TED开放翻译计划简介

by Tony Yet

 

TED开放翻译计划已于近日启动,这一计划之核心在于通过志愿者的努力,实现知识的跨语言交流与传播,同时也借助翻译这一媒介,把TED的理念推广到全世界。TED官方其实早在08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组织英文字幕的工作,并且通过Facebook招募了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翻译志愿者,“让一部分人先活跃起来”,调动起了整个社区的活力,到今年5月正式发布的时候,已经有40多个语种的300多个翻译。并且随着平台的开放,越来越多的人也将加入进来,形成一个tribe,就像Seth Godin所说的,只要有1000位非常热忱的参与者,草根人群也是可以作出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来的。TED开放翻译计划之成功,也将取决于你我的努力。

下面是我做的一个幻灯片,简单的以图像化的形式描述了整个TED翻译计划,大家不妨看看:

TED Open Translation Explained

View more presentations from Tony Yet.

 

目前TED开放翻译计划已经涉及了42种语言,翻译完成的TED演讲达325次,由1010个翻译者参与了这一计划。下图显示了最多翻译成果的语种。

◎ 读者如何使用TED翻译成果
TED开放翻译计划才刚刚开始,无私的志愿者们贡献的成果现在已经可以受惠于全球非英语系的读者。对于读者来说,现在登录TED网站,只要点击顶部导航条上的“Translations”,就可以到翻译频道的主页面。在这个页面正文的顶部区域,可以从“Find talks in your language”这里找到各个语种的翻译成果。
Translations Talks in 中文” 这个页面展示了翻译完成的中文简体的TED演讲,今后请大家及时刷新这个页面,浏览最新的翻译成果,请大家广泛传播这个URL地址:
http://www.ted.com/index.php/translate/languages/chi_hans
从上面的已翻译完成TED演讲目录页,点进去可以浏览每个演讲翻译后的页面,可以观赏配有翻译字幕的演讲,同时,点击演讲简介那里,也可以看到翻译字幕的全文。

 

 

这是《韦德戴维斯讨论濒危文化》演讲的翻译字幕的全文的局部截图。

 

◎ 期待中文译者参与TED开放翻译计划

目前TED开放翻译计划正式发布时显示的TED中文翻译还很少。TEDtoChina实际上已经完成超过200篇的TED演讲摘要介绍,以及约40篇的全文翻译。由于TED开放翻译计划采用dotSub为翻译协作平台,因此TEDtoChina完成的全文翻译,目前尚未显示在该系统中。

我们会在近期组织部分志愿者,根据TEDtoChina提供的全文翻译,在TED开放翻译计划上进行字幕翻译的工作。有兴趣的朋友,请和我们联络,我们会提供详细的指导,协调以及各种帮助。

我们也鼓励有兴趣的中文译者踊跃参与这一计划,虽然TED开放翻译计划采用群体协作的翻译模式,允许每个译者只翻译局部的字幕,但是,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向翻译计划提出翻译整个全文字幕的请求。翻译全文字幕的译者将在自己的Profile页面上列出自己的翻译成果。

 

这是在ted翻译计划主页上展示的活跃翻译者,其中来自北京的Emma Gon翻译了7篇英文TED演讲为西班牙语。

 

参考阅读

译言文章:《TED引入社会化翻译》译者:罗佳岿

译言文章:《TED 推出字幕版视频,全球招募志愿译者》译者:tsaizb


要有诗

才能表达一些情感。

Here is a poem read by Helen Fisher at TED 2008. You can feel the sorrow when she was reading this poem.

===================================================

 

Fires run through my body — 
the pain of loving you. 
Pain runs through my body with the fires of my love for you. 
Sickness wanders my body with my love for you. 
Pain like a boil about to burst with my love for you. 
Consumed by fire with my love for you. 
I remember what you said to me. 
I am thinking of your love for me. 
I am torn by your love for me. 
Pain and more pain. 
Where are you going with my love? 
I’m told you will go from here. 
I am told you will leave me here. 
My body is numb with grief. 
Remember what I’ve said, my love. 
Goodbye, my love, goodbye.
-anonymous Kwakiutl Indian poem

================================================================

 

演讲的全文翻译在这里

==========================================

what is love? i don’t know…..but i am trying to figure it out….

 

一起来分享TED

今天又有朋友问我TED是什么,我说,TED就是一场聚会,一群有想法的人聚在一起,互相交流、分享自己的经历、故事和idea。其实我关注TED的时间并不长,了解也只是皮毛。三联生活周刊上曾有篇文章介绍了TED演讲录,写得很好,要了解TED,可以先看看这篇文章。

==========================================

这些人的“非比寻常”之处不仅在于思想学识、个性风度,更在于他们各有一段不寻常的旅程和故事,未必像吉尔·泰勒那般惊心动魄,但或者妙趣横生,或者感人至深,各有动人之处。在18分钟时间里,把自己思考了一辈子的问题说清楚,还要说得有趣,给听者不仅心智上的启发,还要情感上的刺激,绝不简单。我印象最深的是非洲作家克里斯·阿巴尼,那么大块头的一个黑人,一开口却让人如此心折,恨不得立刻去读他的书。他出生于尼日利亚,16岁写出第一本小说,曾因参加学生运动数度入狱,数次面对死刑。他批评西方在非洲叙事上的片面性,认为非洲作家应该用自己的诗歌和叙事寻找非洲的“心”,以理智、以头脑对待非洲的问题,而不只是伤痕累累的悲情控诉。他强调故事的重要性,说:“我们知道我们是谁,不是通过新闻,而是通过故事,通过小说、电影、杂志和流行文化,这些激发我们想象的东西才真正塑造了我们。”

“我的心愿是,把地球上最有趣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让他们的思想互相撞击,彼此呼应,再生长出新的的生命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TED的现任主人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说,“我相信,思想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

节自《TED演讲录》,陈赛

=========================================

豆瓣TEDTalks小组也介绍得很好,还列出了许多传播TED演讲的方法。其实TED演讲的模式很简单,完全可以在中国复制这样的模式。这学期中科院这边搞了个“我show论坛”,就有些这样的味道,虽然还是偏科技和学术,人文气息稍有欠缺,却已是大大的进步。很期待在TED上能够见到中国人的身影。

=========================================

 

TED是英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三个单词的首字母缩写。它是由Chris Anderson创立的一个基金会做的,每一年的三月在美国汇集众多科学家、设计师、文学家、音乐家等领域的杰出人物,在TED大会上分享他们关于科技、社会、人的思考和探索。许多TED演讲的视频可以在其官方网站上观看。 

“让思想长上翅膀”——TED的题中之义 

著名的音乐人Bob Geldolf在TED2008上发言,有一句讲到TED:“人类的进步要靠一些“非理性”的人。理性的人看到世界是什么就是什么,“非理性”的人则坚持要努力去改变它。而我自己就是一位“非理性”的人。假如要我说TED是什么,我会说,TED本身就是一班“非理性”的人的聚会。” 


参考网址: 

TED官方网站:http://www.ted.com 
TED中国粉丝团:
http://www.tedtochina.com/ 
译言TED小组(译者导航亦见于此):
http://www.yeeyan.com/groups/show/ted 
TED官方博客(每周都会放出新的TEDtalks):
http://blog.ted.com/ 
TED大会的维基百科页面:
http://zh.wikipedia.org/wiki/TED%E5%A4%A7%E4%BC%9A 
TEDtalks YouTube频道:
http://www.youtube.com/user/TEDtalksDirector 
tedtalks on twitter: 
http://twitter.com/tedtalks 
A taste of TED: 
http://ted.streamguys.net/site/taste.html 
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一篇介绍TED的文章:
http://tr.im/28oi 
TED演讲录(《三联生活周刊》的一个专题报道): 
http://www.lifeweek.com.cn/2008-12-24/0000123596.shtml